走拍練習

文/圖:廖志峰
  人氣: 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電腦持續間歇性罷工,讓工作幾乎沒有進度,電腦裡風扇空轉的聲音,更是一種穿腦魔音,讓人抓狂,彷彿龐大雜蕪的資料讓電腦運轉不過來,只好開始來殺檔案洩憤。我是個不會管理檔案的人,工作上也是,把所有的常用檔案全存在桌面,直到眼花瞭亂,找不到為止。一直不敢請人整理,是一種令人吃驚的凌亂,也不敢換這台舊電腦,怕換了之後,什麼資料都找不到,關於昨日的記憶文本。

清理桌面時看到一張照片,這張照片記錄了我某時某刻經過的一條巷子,巷子中大部份的屋舍都還在,但面貌已有不同,那時巷子中還沒有那麼多家咖啡館或其他店家,老舊公寓的樓面維持一種上世紀六七O年代的風貌,沉靜,優雅,與巷外喧嘩的中山北路形成兩個同在又不同的世界。這些不是豪宅的公寓,每每讓我佇足,是因為帶有一種時間膠囊般的呼喚,穿透性極佳的欄杆,極富詩意,讓硬调的建築也柔軟了起來,好像方便路過的人和欄杆後的人對話

對於拍照這件事,我很隨興,有時純是為了留下瞬間的印象,在步調極快的生活裡,空間的改變也同樣快速,快速到你會忘了一個月前,或一年前的事物面貌。影像工作者謝三泰說︰拍照就像寫日記,忠實紀錄下決定的瞬間……臺灣並不大,卻有許多事物等著被發現、看見,人人都能夠「走拍台灣」,拍出屬於自己心中的風景

我十分同意,也認為拍照和寫作的出發點相同,出發點在於寫出自己心中的風景或觸動,你無法拍下或寫出無感的風景,至於可以感動別人到什麼程度,是另一回事了,那是技術層次的問題,也是心靈感應的問題。

至於這條巷子的風景,它之所以對我別有意義,是因為它像是一條通向童年記憶的甬道,拍下,只為存證,與藝術無關。@

( 文字及圖片版權屬作者)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到了此時,對坐著,似乎在互相傾聽,是作為獨立的朋友、真實的朋友在對話。有時候,話很多、很熱烈;有時候卻在垂頭,或靜靜的對視,儘管桌子間的距離意味著理解間的距離,但生命間的寬容與支持比以往更為有力量。
  • 積雪的山巔,晶瑩的湖水,霧靄中的峰巒……他鏡頭中的山川具足浪漫主義色彩,美得令人屏息。當他將作品上傳Instagram,直讓網民以為他是一位資深專業人士。
  • 當地時間15日,章子怡出席多倫多國際電影節時接受採訪,她在現場分享了多部代表作的幕後故事。在一個多小時的對話中,她全程以流利的英語作答,還不時玩點小幽默,幾度逗樂記者和在場觀眾。提到2000年拍攝《臥虎藏龍》時,她一度哽咽落淚,透露當初她為導演李安沒給她擁抱而傷心;而當了解到對方對待新演員的方式後,她將李安形容為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中的老虎。
  • 我所能明白的不在於海的那邊。浮游著的我的雙手,扶著廣闊無垠的海面,一不小心的瞬間,嘴唇觸到了海水,是淚水的味道。
  • 物質財富可以一瞬間得到,也可以一瞬間失去。如若一味追求物質,那追到手的無異於過眼雲煙,觸得到卻抓不住,徒增傷感罷了。
  • 近年來,隨著手機的普及,自拍也形成一種風潮,讓人難以抗拒。而從自拍照片衍生的T恤、馬克杯等相關商品,似乎也讓自拍愛好者愛不釋手。美國零售商馬赫爾‧施萊默公司(Hammacher Schlemmer)在去年就推出一款自拍烤麵包機(The Selfie Toaster),能在烤好的吐司麵包上顯現使用者的頭像,可謂秀色可「餐」也。
  • 近日,在泰國清邁居住了3年的一名中國網民在微信中曝光稱,當地一間咖啡廳,因對中國遊客擠在店門品拍照阻礙做生意卻不消費表示不滿,不僅禁止在六前拍照,還在還在店內牆上貼出照片,展示中國遊客的各種不文明行為。
  • 這本《六四屠殺內幕解密》與其說是內幕解密,更像是揭露一個精密的軍事行動,歷數會議過程,計劃展開,軍隊調動,及制訂作戰計畫。然而,把這些部隊番號和因六四受勳的人寫得這麼清楚,是要做什麼嗎?並不能挽回死難者的生命,也無法改變結局,更不會有審判。作者吳仁華說:寫作的目的,就是要把這些謀畫者,劊子手,和參與者,釘上歷史的恥辱柱上。歷史的恥辱柱成了人間唯一的正義法庭。
  • 距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已經滿27年了。我退伍滿27年了,記得這一天,那時在連隊的中山室裡看著電視裡重複播送的鏡頭,一個白衣青年擋在一列戰車前,覺得不可思議,如果這不是電影,那麼,這是一種怎樣的勇氣?部隊裡的生活是另一種世界,也是一種隔絕,我一邊想著離退伍還有一個多月,這下子不知能否順利退伍……。我以為與我無關。
  • 文化大革命已五十週年了,我正編著《毛澤東為何發動文化大革命》,一邊想起幾天前的新聞上,行政院長張善政說的話:轉型正義能夠替我們GDP增加多少?的確是大哉問。或者它也可以是個反命題︰過去的不轉型正義,國家的GDP成長多少?正義究竟是目的,還是GDP的手段呢,我很疑惑,更疑惑的是,這樣的心態是如何養成的。但這其實不是一個人的想法,它反映出一種集體的意識和心態,也反映出一種苟且的深層文化。但這不奇怪,從小我們就知道,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