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新聞網:中共盜取人體器官的現實

Untitled
人氣: 11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19日訊】繼發布採訪報導《中共懲教機構里的極端酷刑》和《法輪功學員因信仰被關「洗腦班」遭酷刑》之後,澳洲新聞網(news.com.au)9月19日又鄭重推出了該系列報導之三——《中共盜取人體器官的現實》。報導全文如下:

警告:內容驚悚

想像一下,如果你被綁架、被迅速帶走,未經起訴或定罪就被囚禁在狹小的囚室中長達幾個月或幾年之久。

在那裡,官員們折磨你、強迫你看共產黨給人洗腦的影片,逼著你認同中共的觀點。

還時不時地把你從骯髒擁擠的囚室,拖到一個房間裡,什麽都不說,就把針扎到你的手臂里,然後把你的血儘可能多地灌滿一個個小瓶子。隨後獄警指使一群吸毒成癮的犯人採用暴力手段,強制性采你的尿樣,侵犯性地進行體檢。

沒有人理睬你的尖叫或呼救,也沒有任何解釋。而且這種體檢過程會經常有規律地發生。

在忍受了數年的殘酷折磨之後,你可能會活著出去,也可能被秘密地處決。

還有很大的一種可能,就是你可能死在手術臺上。外科醫生先給你注射鎮靜劑,然後在你還活著的時候,把你的器官一個一個的從你身上摘走。

那些政府官員會説,你只是失蹤了,或者是你就從來就沒在那兒呆過。不過,最有可能的是,他們什麽都不說。

與此同時,大批需要移植器官活命的有錢人到專門修建的醫院裡索購器官。腎臟、肝臟及其它人體器官庫存豐富,任人選擇。因爲成千上萬的人被屠殺、被摘取了器官。販賣人體器官是中共政府非常賺錢的一大產業。

這是成千上萬中國公民的現實生活。據報道,在過去近20年里,爲了摘取他們的器官,他們一直被迫接受強制性的身體檢查。

多方報道證實,中國共產黨在全中國範圍內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一直持續著對政治犯實施這種人權暴行。

在中共統治下,沒有人是安全的。但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卻是主要的迫害目標。

1999年,中共政府開始了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殘酷鎮壓。不經過起訴,也沒有罪名,中共把中國公民鎖在非法設立的勞教所、看守所等「黑監獄」系統里,殘忍地毆打、酷刑折磨、殺戮。

「沒有正式的法律禁止強摘器官」

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DAFOH)對「關於中共政府認可的從良心犯身上強摘器官的報告」進行了系統的調查研究。

DAFOH澳大利亞發言人索菲婭‧布萊絲金(Sophia Bryskine)說,反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主要是針對中國進行調查,因為中國不同於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在中國,強摘器官是有系統有組織的,大規模的,仍然在持續發生的,由國家機器支持的系統犯罪。」

布萊絲金醫生說:「中國沒有正式法律禁止這種行爲。中共在1984年的規定中,允許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用於移植手術,雖然這完全違反國際法,但仍然沒有被廢除。」

布萊絲金醫生呼籲國際社會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就此問題向中共施壓。

「這就好像是說,我們會逐漸停止殺人。這種做法是不可接受的。中共並沒有承認爲了摘取器官而屠殺良心犯,衹是說不會再摘取死刑犯的器官。」

布萊絲金醫生說:「很多在押人員根本就沒有經過法律程序。中國的法律系統太腐敗了。這種狀況必須停止。」

國際醫學倫理研究權威,美國醫療倫理協會紐約大學分部創始人阿瑟‧卡普蘭(Arthur Caplan)教授說:「在美國或歐洲,一個人必須已經死亡後才允許成爲器官捐獻者,而在中國,人們因爲被移植器官而死亡。」

定居澳洲的中國人權難民向澳洲新聞網表示,全世界的人都需要站出來,譴責中共對中國人的迫害和這種侵犯人權的暴行。

「當發生在自己身上我才相信」

現年36歲的法輪功學員劉金濤認爲,他能理解為什麼有些人很難相信,中共政府正在大規模地盜取器官,因為他以前也不敢相信。

2006年,劉在未經起訴或定罪的情況下,因為精神信仰被逮捕並被關押了兩年多。劉說,他長期被關押在北京幾家看守所和勞教所,遭受酷刑和凌辱。

劉在接受澳洲新聞網採訪時說,他記得當監獄對他和其他囚犯進行所謂的健康檢查時,他感到很困惑,因為他們根本就視人命如草芥。

「我被關進一個關押毒犯的房間,」劉說,「他們用各種各樣的手段打我——有一次,他們把我按倒在地,對著我的後背拳打腳踢……當時一個老年毒犯走進房間,提醒他們打我的時候不要打傷我的器官。」

劉很快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情遠比他所能想像的更可怕。

他說:「我聽說過活摘器官的事,儘管我正在被拘禁和毆打,但起初我還是認為這種事情太殘忍了,不可信。」

「從感情上講,我想也許那些喊著不要弄傷我的器官的人只是不想讓我死。然而,我的理性告訴我,這些人怎麽會關心我的生死呢?」

「他們為什麼不說『不要傷害這個人』,而是說『不要傷害他的器官』。我只是覺得奇怪,他們關心的是我的器官,而不是我這個人。」

劉說,他是一個幸運的人,中國很多政治犯根本不會活著出來。他的一些政治犯朋友被獄警拉出號房,就再也沒有回來。

「醫生們都在沉默」

現年66歲的法輪功學員張鳳英,被反覆進行強制身體檢查。她認為自己會因為器官而被殺掉。

2013年,張女士因在北京一家市場外派發法輪功傳單被抓捕並監禁。她曾被關在數家看守所和勞教所里。在被關押期間,她和其他數百名犯人一起,多次被檢查身體。據報導,檢查身體的目的是為了評估他們的器官是否有被出售的價值。

張鳳英在接受澳洲新聞網採訪時說,她被迫在她的胳膊和耳垂採血樣。

她說,她問過醫生,他們為什麼采她的血,但他們從來沒回答過。

她還被迫提供尿樣,做X光檢查和心電圖。她說,她和大約100名被拘留者一起被驅趕到一輛麵包車處,被強迫接受更多測試。張女士說,在2014年被釋放之前,她認為自己很可能會在移植醫生的手術臺上死掉。

目前中共對器官摘取的立場是什麼?

在國際社會施加壓力後,2014年,中共官方禁止了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並宣布將開始實施自願捐獻系統。

但據廣泛調查,中共政府仍然繼續大規模殺戮無辜民眾,目的是將他們的器官用於移植。

一篇發表在《美國移植雜誌》上的文章,著重指出中共官方公布的器官移植數字和中國器官移植基礎設施規模「急劇膨脹」之間的「差異令人難以置信」 。

今年6月由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以及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聯合撰寫發布的
另一項確鑿的報告表明,中國實際實施的器官移植案例超過政府透露的官方數字10倍以上。

麥塔斯在聲明中說:「(共產黨)稱,每年的合法器官移植總數約為1萬例,但我們只需要看看兩三家大醫院的器官移植數字,就已經輕鬆地超過中共的官方器官移植總數。」

該報告估算,中國醫院每年的器官移植數量大約有6萬~10萬例。

據報道,未經政府公布的數萬例器官移植,來源於被處決的政治犯,他們因宗教或政治信仰原因被關押。

報告中說:「這種巨大的差異使我們得出結論,一直以來因器官被屠殺的法輪功學員數量遠遠超過我們最初的估算。」

「最終的結論是,中國共產黨為了獲得移植所需要的器官,一直在對無辜民眾,主要是修煉信仰團體法輪功學員,以及維吾爾族、藏族及家庭教會成員進行大規模屠殺。」

作者們認爲,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接受體檢,之後他們的檢查結果被輸入活體器官來源資料庫,因此能夠迅速進行器官配型。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在這個問題上,中國有「嚴格的法律和法規」。

她在今年年初表示:「至於證詞和發布的報告,我想說的是,關於在中國發生的強迫摘取器官的傳聞純屬虛構,毫無根據——他們沒有任何事實基礎。」

澳洲新聞網無法聯繫到負責監督中國器官捐獻的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進行評論。

2005年,中共官員承認,他們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同時承諾將改變這種做法。

五年後,中國器官捐獻委員會主任黃潔夫,對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表示,超過90%以上的移植器官仍然來自於死刑犯。

中共政府曾多次拒絕透露每年處決的人數。

在國際特赦組織《2015全球死刑判決和執行》報告中,中共政府被指為世界上最大的劊子手。

人權組織在今年4月發布的年度報告中說,獲得中共已經處決的確切人數是不可能的,但相信這個數字是數千個,超過全球所有其它國家處決人數的總和。

2014年全球的頭號劊子手也是中共,國際特赦組織估計中共處決的人數至少是1000人,這還是一個保守的數字,據信實際數字要高得多。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自中共政府1999年對法輪功發動鎮壓以來,「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肆意拘禁」。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
2016-09-19 9: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