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紐約華裔女法官凌德麗 連任夢斷

紐約上訴法院首位亞裔女法官 批准同性婚姻惹爭議 在任14年不再獲黨部支持

凌德麗法官。 (大紀元圖片庫)

人氣: 10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在紐約州高等法院任職已14年的首位亞裔女法官凌德麗,日前從民主黨的選單中被剔除,不再獲黨部支持競選連任,讓社區感到意外與震驚。

目前紐約州高等法院出現五個空缺,將在11月份的普選中選出,而其中一個空缺由在任法官空出,因為被認定不適任。現在爆出,這名法官是凌德麗。據《紐約郵報》,民主黨法官篩選委員會採取了「極不尋常」的一步,將凌德麗剔除。其主席Cartis Arluck和Louis Dankberg在31日晚電郵通知黨員,並附上「高等法院獨立司法審查委員會2016年報告」(2016 Supreme Court Independent Judical Screening Panel Report),從報告中可知凌德麗法官不在「值得續任」(Merit Continuation In Office)的名單上。

凌德麗2002年當選為紐約州高院法官,成為從唐人街選出的首位亞裔女性州高院法官。2014年,她由初審法庭升任上訴法庭法官,成為第一上訴庭的首位亞裔女性法官。在凌德麗14年的法官生涯中,最出名的是她2005年對一宗同性戀婚姻作出的判決,她判同性戀有權結婚,雖然該判決被上訴庭很快推翻,但她已率風氣之先,比美國最高法院做出的同樣判決還早十年,在當時激起廣泛爭議。

《郵報》指,一名同性戀領袖稱凌德麗是「優秀的法官」,若她無法連任的話,對他們是沉重的打擊。不過,由23名曼哈頓法律協會的代表組成的資格審查小組中,大部份成員都同意將凌德麗剔除,原因是她「工作不力」。

郵報的多個消息來源說,凌德麗的名聲在法院系統內不佳,效率低、管理混亂,以至於當她2014年升任上訴法庭法官時,還積壓了上百宗的未決案件和動議,留給高等法院的其他法官接手。30日晚間經過兩、三次的表決,「設法說服人們改變主意,投票支持她」,但都沒成功。

獨立行事 強調平等

聽聞消息,聯成公所顧問趙文笙說,一名已在位14年的法官,突然變成不合格人選,的確很不尋常,令人震驚,他所瞭解的凌德麗,是在華埠長大的第二代移民,父親昔日當洗衣店工人,而母親則是衣廠車衣女工,「她是一名努力向上、關心唐人街社區的移民孩子。她不埋堆(粵語指不結伙),不屬於任何一個圈子,按自己的意願,獨立行事。」

當初全力支持凌德麗競選法官的鶴山公所總顧問李銳成說,凌德麗是早期華僑口中的「竹升」,「中西兩頭俱不通,謂其竹升」,作為前輩,他一直教導凌德麗不要忘本。至於她的政績如何,社區無法知道,不過他瞭解凌德麗的個性,總是強調(絕對)平等。

數名民主黨法官篩選委員會的成員對記者的查證詢問都不予置評,凌德麗法官本人也一直沒有回覆記者的電郵電話。

遴選過程凸顯法官的獨立性

談及法官的選拔、程序及任期,曼哈頓下城州眾議員第65選區D區民主黨代表及司法委員會候補委員于金山說,法院的地位在於司法獨立,而法院獨立的實質是法官獨立,這是它的獨立性不同於政府官員的關鍵所在,為了體現法官的獨立性,聯邦法官是終身任期,而紐約州法院法官的一屆任期也長達14年。 目的讓法官作出符合法律標準的裁決時,不必畏懼是否受到公眾的歡迎。

每遇法官職位空缺,在提名過程中,會先由一個獨立、具超然性的法官遴選委員會採取第一步遴選和審查程序,稱為「選能制度」(merit system),這是一個封閉的過程,主要目的也是為了讓評審法官的人更加獨立,不受干擾。過了這一關,下一步才把投票機會留給類似第65選區民主黨司法委員會的委員,後者由法律界、學者和社區代表組成。在紐約市,只要能獲得民主黨的提名,登上民主黨的選票,誰就會當選。

即便凌德麗不能連任,于金山說,以她服務法院20年的資歷,社區也不需擔心她的出路,至少以商業性執業的律師而言,很多時他們所賺的酬報都比法官還高。◇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