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寒夜中有溫暖 老夫婦守在天津監獄外3晝夜

夜幕下,老夫婦倆寄居在破舊手扶拖拉機上的草棚裡,面對著中共黑獄——天津濱海監獄(原名港北監獄),他們的兒子被關押在裡面。(明慧網)
人氣: 34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02日訊】這是天津的寒冬二月。凌晨六點多,周振才和王紹平老倆口分吃了一碗冷粥,就上路了。

他們的孩子--周向陽被關在天津港北監獄(現名濱海監獄),心跳只有四十來下了。兩週前的接見日,也就是2012年2月1日,母親王紹平見到了兒子--原先又高又壯的小伙子,變得又瘦又小。她當場落淚。兒子告訴她,他在裡面遭到酷刑。監獄說,他被關押之後就開始絕食抗議。兒子那時已經不能正常走路,會見的最後是被人背著走的。

老倆口去監獄申請保外就醫申請,監獄長說不管用。老倆口幾次奔波,該說的都說了,但是毫無結果。出發的前一天,王紹平還給港北監獄掛了電話,但是對方還是推諉。這一次他們打定主意,要把兒子接回家。「要不回兒子,我們就不走! 」

他們的兒子周向陽,北方交通大學畢業,在天津鐵道第三勘探設計院工經處工作。因工作出色,單位送他到天津大學,他又獲得投資經濟學位。1998年,周向陽考取了全國造價工程師職業資格,當時全國考過造價師的人只有60個。1999年後,周向陽堅持修煉法輪功曾被判刑9年,那一次因為在獄中被迫害得體重只剩下八十多斤,命懸一線,才被保外就醫。母親王紹平永遠都記得向陽的姐夫抱著他出獄的那一刻。這一次,她不想看到揪心的一幕重演。

他們的家在秦皇島昌黎縣,離天津港北監獄約六百里路程。2月15日的寒風中,老倆口開著自家的一輛破舊手扶拖拉機,出發了。

天特別冷,五六級的西北風。拖拉機開了一整天也沒停,中間二人沒吃沒喝。第二天的16日上午11點抵達港北。終於到了,真的太累了,兩口子休息了半天。

17日,他們開著拖拉機到了真正的目的地--天津港北監獄鐵門街對面。老倆口要在拖拉機上搭建了一個車棚,作好在這裡過夜的準備。

有幾位法輪功學員提前知道他們的情況,一直在那等著。他們過來幫忙, 有的一邊搭草棚,一邊直掉眼淚。

一個小小的手扶拖拉機,搭著個小草棚,草棚外拉著一條橫幅,上面寫著:「尊重生命,尊重法律,尊重人權」,就這樣面對著一個龐大的黑暗的監獄。監獄那邊卻顯得特別害怕。他們出動了警車,還有許多警察和便衣。

拖拉機上搭著草棚,面對監獄大門打出的橫幅:尊重生命 尊重人權 尊重法律。(明慧網)

第一天, 警察拉開的架勢不小。他們在大門外支了個鐵架子,架上放著錄像機。錄像警察是一個小伙子,凍得直哆嗦。

老倆口把自己的羽絨服給錄像的小警察送了去。

周振才說:「天這麼冷。給你披上吧。」說著把衣服披到警察身上。

警察披了一會,好像意識到甚麼,把衣服拿了下來,給周振才敬了個禮。

周振才給他披了幾次,警察給他敬了幾次禮。

下午,有3個警察來到拖拉機前要拽車上的橫幅。王紹平跟他們說:「孩子都快不行了,這是我們的權利。」有一個警察哭了。

還有數位法輪功學員頂著壓力,前來陪護周振才和王紹平老倆口。王紹平感到被一種暖融融的能量包容著。

當天下午,港北監獄打電話給老兩口昌黎縣老家,結果村支書、鄉派出所所長警察、還有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國保大隊的趙國運、公安局長曹局長,都來到港北。他們也都在自己車裡住了一宿。

他們輪著班跟老倆口談話,讓他們回去,弄得老倆口也沒法休息。王紹平說:

「我們就是不回去,我們好不容易開拖拉機到這來。天這麼冷,又這麼大歲數了。為了兒子吃苦也情願。」

第二天,天津港北監獄把外鎮的所長村長也找來了。後來一個外村的人說:應該到一個人多的熱鬧地方去,這人太少了。又有一個本地人建議說,穿著狀衣到處走。結果走哪說哪,很多民眾表示同情。

監獄附近是大學區,正趕上這兩天開學,人來人往。周向陽父母身上的「狀衣」和掛著橫幅的「大篷車」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有人問:「這是怎麼回事?」老人說:「要兒子!」讓他們看狀衣上寫的字。看過的人都很驚訝:「現在還在打壓法輪功?」有人給「狀衣」和「大篷車」拍照。

兩位老人穿上狀衣,在監獄的鐵門大牆外堅守了三天三夜。(明慧網)
兩位老人穿上狀衣,在監獄的鐵門大牆外堅守了三天三夜。(明慧網)
兩位老人穿上狀衣,在監獄的鐵門大牆外堅守了三天三夜。(網絡拼圖)

王紹平後來聽中共那些人說,這一幕是個「壯舉」。不過,王紹平心裏覺得,這只不過是他們逼出來的。

「誰的兒子這樣,誰不著急?沒有錢住賓館,就開手扶拖拉機用一天半的時間到港北。我們在監獄大門對面,在車上的草棚裡住了三個晚上。」

那幾天天特別冷,特別是晚上,風特別大。老倆口穿著羽絨服戴著帽子睡覺,但是當好心人問到他們時,王紹平只說:不冷。

第二天,有法輪功學員送來了棉被、棉衣、羽絨服、棉褲,還有送熱水的,送熱飯的,送餅乾的,送各種食品的和取暖的小紙帶的(握在手裡取暖)。

有一個老年法輪功學員和女兒送來兩大瓶熱水,把小棚烤得熱乎乎的。一個小姑娘把她自己的圍巾拿下來給王紹平圍上,並說:「又好看又暖和」。還有一對夫婦同修傍晚時分,看在外邊很冷,給老倆口每人買一小碗熱奶。兩人喝下去,身上立刻就感到暖和很多。

「我們的心裏更是熱乎乎的。很難忘!那真是寒冬裡的一片春天!」

第三天(19日)下午,來了許多警察,說省裡要來人,讓人散開點別影響他們的工作,不讓在場的民眾和法輪功學員超過五個人在一起。

當時馬路上有很多人得到消息,有人好像聽到了甚麼,怕老兩口出甚麼事,或被突然綁走,就硬是留在他們的拖拉機前,有二十人左右。 而警車一直在旁邊把守,處境非常險惡。

王紹平心裏很感動,「這些法輪功學員們都是經歷十多年的打壓,也都經歷過被抓被關,甚至被酷刑。到現在他們還能這樣,為了照看我們,救助向陽,冒著這麼大風險壓力,陪著我們站在那,有些甚至整夜守著我們。」

20日凌晨1點,監獄大門突然被打開,兩輛警車開道,一群防暴警察,穿著防爆衣,頭戴鋼盔,手拿電棍,跟在後面排著隊跑出來。他們一米間隔站一個,把監獄對面國土資源管理學院門衛西側馬路堵上。警察不停地喊:「不許靠近!」出動的兩輛警車車燈不斷閃,人走哪燈照哪,刺得人睜不開眼睛。從遠處看見開去一輛寫有紅十字會標記的中巴車。警察們迅速往草棚處聚集,接著聽到有男聲不停地喊「法輪大法好」。

現場看到有人被數名警察從地上拖到有紅十字會標記的中巴車上。很快,該輛中巴車、一輛中巴警車、幾輛轎車快速離去,不知去向。

那些好心的守護者都被強行弄走了。事後王紹平發現,陪護法輪功學員中,有個姓韓的小伙被綁架了。

他們一走,那些警察就讓老倆口從車裡出來,三四個警察抬一個把他們扔上救護車上。

王紹平躺在救護車裡的破擔架床上,起身時她發現嘴裡外都破了,出血了。昌黎國保大隊長趙國運坐在旁邊。

兩小時後,車停了。趙國運就領老倆口去一小屋就不讓出來了。夫婦二人問了幾次,說這裡是縣政府招待所。

到招待所的第二天,老倆口開始絕食。 5天後,老倆口被強行送回家,並被嚴格看管,不讓再到港北監獄。

周振才、王紹平三天三夜營救兒子的行動就這樣結束了。但是,他們的故事引起國際社會震動。

而此前,聯合國也對周向陽受迫害一案備案;「大赦國際」于2月8日發文指出,監獄應讓周向陽保外就醫,並呼籲大眾能以中文或自己的語言寫信到監獄要求讓周保外就醫。

最後在國際社會的持續呼籲下,周向陽於4月1日回家。

王紹平後來在回憶這段的經歷時說:

「我們在那裏整整三天,真正體會到了如有神助的力量。」

「那空曠、淒冷的大獄門外,我們整天站著,身穿狀衣,守望著鐵門的時候,是因為有這些好人也站在那,讓我們感到了這個世界仍然是人間,不感到孤單。」

(編後:2012年4月1日出獄後,周向陽于2015年3月2日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至今。2015年11月,天津東麗法院在此案庭審過程中,多處涉違法行為;周向陽因此對法官正式提出控告。天津東麗法院近日通知,此案將於9月13、14日重新庭審。)

(整理:葉楓;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6-09-03 6: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