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影

文/圖: 廖志峰
  人氣: 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高鐵縮短了南來北往的差距,如今從台北往返台中或高雄,都可以在一日之內完成,這應該是便利的吧,但也可能減少在當地遊覽的時間,如果你只以台北為生活圈時,我越來越有這種感覺。

在高鐵站內,巧遇在電台工作的朋友,完全沒有預期,當她叫我時以為是幻聽,這兩天都有這種經歷。前天是在捷運站內,遇到一位從未見面的譯者臉友,一直以為她在巴黎,忽然就出現在台北的街頭,就在捷運月台上,要特別約人見面,都很難這麼湊巧,在台北,很容易就踩進交會的路線,突然覺得有些可怕。

在等著南下列車進站的同時,這位朋友問我要去哪裡?台中,參加活動。你呢?回新竹。我問她電台情況如何?應該比傳統的紙媒好一些吧?最近又有新的網路媒體上線,實在令人目不暇給。她說,是好一些,但廣告量一直往下掉。這波的產業革命,正在重新洗牌,不知伊於胡底,但也是新產業的契機,怕只怕是一種新壟斷。我突然有一種感覺,感覺網路好像是一隻巨獸,有永遠填不飽的胃口,一張口就是一片樹林不見了,就像許多日漸消失的產業,不知最後是誰得利?

活動結束後,和朋友在陽光的草悟道漫步,遊人如織,真是週末,一派休閒景象。雖然拖著沉重的行李箱,還是有種度假的感覺。他帶我到台中一家有名的百年餅店參觀,品嚐,也稍微休息一下。在這樣的午後,在這樣城市的一角,閒談往事書市,也是浮生難得了。下午的陽光斜映布招上,光影流動,忽然有某種時光靜好的情緒被觸動,心也沉靜了下來。

老店的對角就是新手書店,店主外出未歸,我留了言就離開了,書店如今也賣起應時的咖啡冰品,希望能留住更多來客。總是不容易,這一行。準備北返時,朋友說的一句話,倒真令我怔住了,這個服兵役時的朋友,多年以後重逢,發覺他的應世智慧,我從未真正認識,他說;你要好好保重,因為你的夢想有些遙遠。@(文字及圖片版權屬作者)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男人說,女人總是口是心非,嘴巴說:「隨便啊,我都可以!」卻吃什麼都不合她的胃,原來她心裡早就有主意,卻偏偏要別人猜測她的心。女人說,男人總是口是心非,嘴巴說:「妳在我心中永遠是最美。」眼睛卻總飄向街頭的青春妹妹。
  • 長年積壓的工作渣滓像廚餘,也在這個時候滿溢,開始尋找傾倒出口,否則一不小心,就讓自己鯁住氣塞。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中年人的尷尬在於,你既不年輕無知,又不年老霸氣,你同時面對和處理的方式很難有標準流程。
  • 煙火當然是瑰麗的,讓人瞬刻間忘記一切煩惱,用力記住短暫炫麗的光影和華彩,煙火正因為短暫而顯現一種決絕的美麗,毫不留戀。
  • 日本、韓國有些咖啡店以可愛動物為主題,藉以吸引顧客到訪,例如:貓咪咖啡店、綿羊咖啡店等,而泰國曼谷卻有一家獨角獸咖啡店,以這種傳說中動物的布偶和造型為特色,歡迎人們上門共同編織綺麗的夢想。
  • 白髮翁顯出本像,只見他:鶴髮童顏,仙風道骨,神態安詳,身上竟有無量智慧無量光。李員外看的是心悅誠服,納頭便拜。
  • 聲音是生命力的直接表現,也最能顯示地域特色,可是現在這裡沒有人聲、沒有拆船廠的噪音,連以往隨處可見的養殖魚塭馬達也不再轟轟作響,沉寂的像是時間被偷偷凝結固定了,所有的動作都暫停下來,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重新啟動時光流轉的開關。
  • 在《紅樓夢》鍾靈毓秀的少女中,釵黛可謂「雙峰對峙,二水分流」,而湘雲則是最絢麗的霞光異彩。
  • 離別,給人的印象似乎總是悲傷的,壯年時離別,是一種沉痛的割捨;暮年時離別,是一份對逝者的自傷;然而,離別發生在意氣風發的青年時代,卻可能於殷殷相送中,寄託了更多對未來的美好憧憬與祝福。
  • 盛唐,是帝國領土最為擴張的時期;塞外遼闊的風光,英雄策馬的景象,拋頭顱、灑熱血,建功立業,是每個好男兒心中都有過的夢想。在這個時期也產生了許多傑出的邊塞詩人,他們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鳴,也被人們所廣為傳唱,而其中最傑出的當推王之渙。
  • 紐約客每日街拍-紐約時尚週模特兒(張靜怡/大紀元)
    我是個model,來自加州。我來紐約參加fashion week,因為要走秀,所以我最近在節食,但現在我打算吃點東西。這是我第三次來參加時裝秀了。 作為模特而言,我有個很自信的地方就是天生睫毛比較長,只需要輕輕刷一點睫毛膏它就會很漂亮。所以當我刷了睫毛膏的時候,很多人看到我又長又卷翹的睫毛都會情不自禁的“Wow”。作為一名職業模特,我去過很多令人豔羨的城市,認識了各個國家的漂亮女孩們,當然還有設計師們。其中我覺得最令人高興的是我可以透過設計師的視角了解到他們各自的喜好與特點,以及他們怎樣獲得靈感,還有為甚麼女孩們都想成為model。我也為“Clean Water”(一個關於公共健康與環境的部門)做些幕後工作,還有做過私人造型師與很多類似行銷公關一類的工作,同時也主辦過一些時尚秀。 說實在的我不太喜歡當model,我就僅僅是為了做model而已,就這樣來了這裡,其實我更喜歡的是幕後的工作。我希望有一天可以作模特經紀人的工作,而不僅僅是model,所以這對我而言也許會是一個契機吧。能夠認識一些演員或者設計師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還有那些設計師喜歡哪些元素,為甚麼喜歡。此外他們是從世界各地來紐約的,你知道我是比較習慣作幕後工作的,這個fashion week是個盛會,所以我會見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元素與靈感。時尚有時候就是循環,當一種潮流流行又衰落之後,也許過兩年它就又重新流行起來了,就是這樣的。(張靜怡/大紀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