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時節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畢竟西湖六月中──荷花

作者:文逸飛

百花中除了蓮花,誰能表盡入世又超凡和仙家、佛國的境界呢?圖為清.謝蓀〈荷花圖〉。(公有領域)

    人氣: 6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楊萬里〈曉出凈慈寺送林子方〉
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畢竟是六月中的西湖呀,風光與其他季節都不相同。
你看那與天相接的蓮葉,彷彿綠得無窮無盡,
而那陽光映射下的荷花,也出乎尋常地豔紅。

清 吳應貞〈荷花圖〉。(公有領域)

西湖,自古被比為絕色美女,詩人或歌其清麗、或寫其秀雅、或訴其出塵,楊萬里此詩卻跳脫了一般的筆法,寫出了一種磅礡的自信。

首句突如其來,以「畢竟」二字直接宣示出西湖的地位;「風光不與四時同」,更強調她領袖群倫之美。而且,現在是六月盛夏時節,其美還勝過了往昔呢!

六月盛夏,西湖的蓮荷盛開,放眼望去層層無際的綠蓋紅花,延展至天空、在陽光的照映下,竟形成一種逼人的氣勢!「接天蓮葉」、「映日荷花」,磅礡壯麗,詩人以遼闊的視野與鮮亮的色彩,為西湖之美翻寫出了不同境界。

「接天蓮葉」、「映日荷花」,磅礡壯麗,詩人以遼闊的視野與鮮亮的色彩,為西湖之美翻寫出了不同境界。(無言/大紀元)
「接天蓮葉」、「映日荷花」,磅礡壯麗,詩人以遼闊的視野與鮮亮的色彩,為西湖之美翻寫出了不同境界。(無言/大紀元)

雖然是寫西湖,實則詩人是通過對西湖的讚頌,委婉表達出對好友林子方的推崇。

楊萬里任秘書少監、太子侍讀,林子方原是直閣秘書(負責給皇帝草擬詔書的文官),兩人既是上司與下屬,時常一起暢談國事,又都擅寫詩詞,可說是志趣相投。後來,林子方被調至福州任職,楊萬里於是寫下這首詩送別林子方。

開場脫口而出的「畢竟」二字,正表現了詩人對於好友才華的強烈信心。「風光不與四時同」在楊萬里心中,林子方就如那娟秀的西湖一般出眾吧!看似文弱,卻不是其他凡庸之輩所能相比的。若能遇到恰當的時機,在帝王的恩德(陽光)照拂下,必能大展身手,做出一番不同尋常的事業。

這直率的語氣,深摯的信心,與唐朝詩人高適〈別董大〉名句:「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實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含蓄委婉,體現了宋代文人的精緻意趣!@

《獨釣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傳,宋朝時候有一位比丘尼,為了求道,踏遍了千山萬水,想尋找佛法在何方。她不辭艱辛,吃了無數苦頭,以為終會找到一個使自己開悟的答案,明白道如何成?如何打開佛性,體悟生命的真相。
  • 賈島對韓愈再三拜謝,兩人變成了好朋友;韓愈騎上馬,與賈島一路討論著詩文回去。一如月下劃破寂靜的聲響,賈島與韓愈的相逢,也敲開了他人生與仕途的大門。賈島後來以韓愈為師,並正式還俗參加科擧,只可惜內向孤靜的性格,使他鬱鬱不能得志,一生在排擠、貶謫,與謗議間度過。
  • 盛唐,是帝國領土最為擴張的時期;塞外遼闊的風光,英雄策馬的景象,拋頭顱、灑熱血,建功立業,是每個好男兒心中都有過的夢想。在這個時期也產生了許多傑出的邊塞詩人,他們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鳴,也被人們所廣為傳唱,而其中最傑出的當推王之渙。
  • 李白應是深具仙根的,據《李太白全集》裡記載,他與東巖子在山中養了一千多隻珍禽,並能召喚牠們;這段時光想必也奠定了李白詩文中具有的「神仙氣息」。
  • 宋神宗元豐二年(公元一○七九年),御史何守正等上表彈劾,言蘇軾詩句譏諷朝政,暗藏不軌;神宗大怒,將蘇軾逮捕入獄待死,史稱「烏臺詩案」。這是蘇軾政治生涯的重大轉折,他在獄中歷盡折磨,三不五時接受嚴刑拷打,「詬辱通宵不忍聞」,幾度將要命絕;……所幸最終免死,改謫黃州團練副使。
  • 公元七二七年,年輕的李白來到湖北安陸,一腳踏進秀麗的碧山,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這裡有山巒疊翠,花樹如仙,甘泉清冽、鳥語低迴,……
  • 然而,國境的安寧,四海的昇平,是要以戰士的風霜與離鄉背景做為代價的。那塞外雄偉的風景,背後是刺骨的風沙,與深閨夢裡的眼淚。邊塞與閨怨,就成了唐詩題裁中互為表裡的內容。
  • 愛情,本是最令人迷醉的東西,偏也是最難以掌控的事物。兩情相悅的那一刻是如此歡喜,而當所愛一旦失去,又要痛苦莫名!在漢朝就有這樣一首詩,它傾訴了一位女子失去丈夫的愛情後,如何勇敢去面對,並充滿尊嚴地以道義勸勉之。
  • 張九齡因為反對玄宗重用李林甫、牛仙客等小人而觸怒皇帝,被罷除相位,貶官到荊州。在荊州的歲月中,張九齡憂心國事,又思念家人,創作了不少知名的詩篇,許多人認為,〈望月懷遠〉就是這個時期的作品。
  •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是一首歌頌婚姻的詩篇,詩中記錄了一位不平凡的女子,和一樁改變歷史的愛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