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時節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沉李浮瓜冰雪涼

作者:文逸飛

清 任熊〈仕女圖〉。(公有領域)

    人氣: 4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宋‧李重元憶王孫夏詞

風蒲獵獵小池塘,過雨荷花滿院香,沉李浮瓜冰雪涼。
竹方床,針線慵拈午夢長。

小小的池塘上,風吹蒲葦發出獵獵的聲響,
雨後,被洗淨過的荷花更加香氣襲人,充滿了整個庭院。
浮沉於水中的瓜、李,嚐起來像冰雪般沁涼。
躺在竹製的方床上,慵懶地都不想拿針線了,
只覺這午夢似乎特別長,令人沉睡得不想起身!

這是一首可愛的小令,小池、陣雨、荷花、瓜李,加上一位酣夢的姑娘,勾畫成一幅慵懶而充滿夏日氣息的小畫。

「風蒲獵獵」四字,生動描繪了因暑氣而稍嫌壓迫的夏日薰風。一場雨後,暑熱暫消,這時再悠閒地享用浸泡過的瓜果,就似品嚐古代的冰品一般,真是沁人心脾;也成了夏日獨有的情趣。

詞中的主人公容貌、年齡都不知,但由小巧卻風勁的池塘、香襲滿院的荷花,以及手邊落下的針線,讀者心中不免自勾畫出了一位清雅、纖巧,又帶著點嬌憨的女孩模樣。

劉旦宅〈荷塘消夏圖〉。(公有領域)

然而再勤快的姑娘也敵不過這午後的涼風吧,更別提那入口冰甜的瓜李了!夏日本就特別容易疲倦,這時再躺在涼爽的竹床上,只覺偷懶一下又何妨。

她不覺沉沉睡去了,喜愛的針線活兒跌落手邊,留下一幅青春而慵懶的定格畫面。@

《獨釣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維羈旅在外,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位剛從故鄉來的客人,想打聽家鄉的近況;沒想到滿腹鄉愁的他,千頭萬緒,不知從何問起,最後,卻提起了梅花。
  • 賈島對韓愈再三拜謝,兩人變成了好朋友;韓愈騎上馬,與賈島一路討論著詩文回去。一如月下劃破寂靜的聲響,賈島與韓愈的相逢,也敲開了他人生與仕途的大門。賈島後來以韓愈為師,並正式還俗參加科擧,只可惜內向孤靜的性格,使他鬱鬱不能得志,一生在排擠、貶謫,與謗議間度過。
  • 離別,給人的印象似乎總是悲傷的,壯年時離別,是一種沉痛的割捨;暮年時離別,是一份對逝者的自傷;然而,離別發生在意氣風發的青年時代,卻可能於殷殷相送中,寄託了更多對未來的美好憧憬與祝福。
  • 盛唐,是帝國領土最為擴張的時期;塞外遼闊的風光,英雄策馬的景象,拋頭顱、灑熱血,建功立業,是每個好男兒心中都有過的夢想。在這個時期也產生了許多傑出的邊塞詩人,他們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鳴,也被人們所廣為傳唱,而其中最傑出的當推王之渙。
  • 李白應是深具仙根的,據《李太白全集》裡記載,他與東巖子在山中養了一千多隻珍禽,並能召喚牠們;這段時光想必也奠定了李白詩文中具有的「神仙氣息」。
  • 孟浩然年長李白十二歲,當時已經是名滿天下的詩人了,而年輕的李白才初出茅廬呢。他們一見如故,時相往來。李白彷彿像見到了一座高山,一心只想親近與登攀;孟浩然的胸懷磊落,恬淡自然,讓李白寫下了「吾愛孟夫子」的滿腹欽仰:
  • 宋神宗元豐二年(公元一○七九年),御史何守正等上表彈劾,言蘇軾詩句譏諷朝政,暗藏不軌;神宗大怒,將蘇軾逮捕入獄待死,史稱「烏臺詩案」。這是蘇軾政治生涯的重大轉折,他在獄中歷盡折磨,三不五時接受嚴刑拷打,「詬辱通宵不忍聞」,幾度將要命絕;……所幸最終免死,改謫黃州團練副使。
  • 公元七二七年,年輕的李白來到湖北安陸,一腳踏進秀麗的碧山,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這裡有山巒疊翠,花樹如仙,甘泉清冽、鳥語低迴,……
  • 韓愈因為諫阻唐憲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韓愈貶去潮州(廣東)當刺史,限日動身。潮州當時開化較晚,距離京城又遙遠,一路都是窮山惡水。韓愈倉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卻遇到一場大雪,凜冽寒風之中,大雪積累了數尺深,連馬兒都無法前行了,前後看不見道路;韓愈困在荒野中,又飢又冷,不禁絕望:「難道我今日要死在此處。」就在進退兩難之際,忽見遠處有人冒著嚴寒掃雪而來,韓愈又驚又喜,一看竟然是韓湘子。
  • 然而,國境的安寧,四海的昇平,是要以戰士的風霜與離鄉背景做為代價的。那塞外雄偉的風景,背後是刺骨的風沙,與深閨夢裡的眼淚。邊塞與閨怨,就成了唐詩題裁中互為表裡的內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