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杜甫〈登樓〉詩賞析

作者:唐蓮
(任采真/大紀元)
  人氣: 364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杜甫登樓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
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雲變古今。
北極朝廷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
可憐後主還祠廟,日暮聊為梁甫吟。

這首詩寫於成都,時在代宗廣德二年(764年)春,詩人杜甫客居蜀地已是第五個年頭。上年正月,官軍收復河南河北,安史之亂平定;十月便有吐蕃陷長安、立傀儡、改年號,代宗奔陝州事;隨後郭子儀復京師,乘輿反正;年底吐蕃又破松、維、保等州(在今四川北部),繼而再陷劍南、西山諸州。詩中「西山寇盜」即指吐蕃;「萬方多難」也以吐蕃入侵為最烈,同時,也指宦官專權、藩鎮割據、朝廷內外交困、災患重重的日益衰敗景象。

首聯(1、2句)提挈全篇,「萬方多難」,是全詩寫景抒情的出發點。當此萬方多難之際,流離他鄉的詩人,愁思滿腹,登上此樓,雖是繁花觸目,卻叫人更加黯然心傷。花傷客心,以樂景寫哀情,和「感時花濺淚」(〈春望〉)一樣,同是反襯手法。在行文上,先寫見花傷心的反常現象,再說是由於萬方多難的緣故,因果倒裝,起勢突兀;「登臨」二字,則以高屋建瓴之勢,領起下面的種種觀感。

頷聯(3、4句)描述山河壯觀,「錦江」、「玉壘」是登樓所見。錦江,源出灌縣,自郫縣流經成都、入岷江;玉壘,山名,在今茂汶羌族自治縣。憑樓遠望,錦江流水挾著蓬勃的春色,奔來天地之間;古今世勢風雲變幻,正像玉壘山上的浮雲飄忽起滅。上句向空間開拓視野,下句就時間馳騁遐思,天高地迥,古往今來,形成一個闊大悠遠、囊括宇宙的境界,飽含著對祖國山河的讚美和對民族歷史的追懷;而且,登高臨遠,視通八方,獨向西北前線遊目騁懷,也透露詩人憂國憂民的無限心事。

頸聯(5、6句)議論天下大勢。「朝廷」、「寇盜」,是登樓所想。北極,星名,居北天正中,這裡用來象徵大唐政權。上句「終不改」,反承第四句的「變古今」,是從去歲吐蕃陷京、代宗旋即復回一事而來,明言大唐帝國氣運久遠;下句「寇盜」「相侵」,申說第二句的「萬方多難」。針對吐蕃的覬覦寄語相告:莫再徒勞無益地前來侵擾!詞嚴義正,浩氣凜然,於如焚的焦慮之中,透著「捍我中華、抵彼外賊」的堅定信念。

尾聯(7、8句)詠懷古蹟,諷喻當朝昏君,寄託個人懷抱。後主,指蜀漢劉禪,寵信宦官,終於亡國;先主廟在成都錦官門外,西有武侯祠,東有後主祠;〈梁甫吟〉是諸葛亮遇劉備前喜歡誦讀的樂府詩篇,用來比喻這首〈登樓〉,含有對諸葛武侯的仰慕之意。佇立樓頭,徘徊沉吟,忽忽日已西落,在蒼茫的暮色中,城南先主廟、後主祠依稀可見。想到後主劉禪,詩人不禁喟然而嘆:可憐那亡國昏君,竟也配和諸葛武侯一樣,專居祠廟,歆享後人香火!這是以劉禪暗喻代宗李豫。李豫重用宦官程元振、魚朝恩,造成國事維艱、吐蕃入侵的局面,同劉禪信任黃皓而亡國,極其相似。所不同者,當今只有劉後主那樣的昏君,卻沒有諸葛亮那樣的賢相!而詩人自己空懷濟世之心,苦無獻身之路,萬里他鄉,危樓落日,憂端難掇,聊吟詩以自遣,如斯而已!

全詩即景抒懷,寫山川聯繫著古往今來社會的變化,談人事又藉助自然界的景物,互相滲透,互相包容;融自然景象、國家災難、個人情思為一體,語壯境闊,寄慨遙深,體現著詩人「沉鬱頓挫」的藝術風格。

這首七律,格律嚴謹。中間兩聯,對仗工穩,頸聯為流水對,讀來有一種飛動流走的快感。在語言上,特別工於各句(末句例外)第五字的錘煉。首句的「傷」,為全詩點染一種悲愴氣氛,而且突如其來,造成強烈的懸念。次句的「此」,兼有此時、此地、此人、此行等多重含義,也包含著只能如此而已的感慨。三句的「來」,烘托錦江春色逐人、氣勢浩大,令人有蕩胸撲面的感受。四句的「變」,浮雲如白雲變蒼狗,世事如滄海變桑田,一字雙關,引人作聯翩無窮的想像。五句的「終」,是「終於」,是「始終」,也是「終久」;有慶幸,有祝願,也有信心,從而使六句的「莫」字,充滿令寇盜聞而卻步的威力。七句的「還」,是不當如此、而居然如此的語氣,表示對古今誤國昏君的極大輕蔑。只有末句,煉字的重點放在第三字上,「聊」是不甘如此、卻只能如此的意思,抒寫詩人無可奈何的傷感,與第二句的「此」字,遙相呼應。

更值得注意的,是首句的「近」字和末句的「暮」字,這兩個字在詩的構思方面,起著突出的作用。全詩寫登樓觀感,俯仰瞻眺,山川古蹟,都是從空間著眼;「日暮」,點明詩人徜徉時間已久。這樣就兼顧了空間和時間,增強了意境的立體感。單就空間而論,無論西北的錦江、玉壘,或者城南的後主祠廟,都是遠處的景物;開端的「花近高樓」卻近在咫尺之間。遠景近景互相配合,便使詩的境界闊大雄渾而無豁落空洞的遺憾。

歷代詩家,對於此詩評價極高。清人浦起龍評謂:「聲宏勢闊,自然傑作。」(《讀杜心解》卷四)清人沈德潛,更為推崇地說:此詩「氣象雄偉,籠蓋宇宙,此杜詩之最上者!」(引自《唐詩別裁集》卷十三)

另有人講:「北極朝廷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兩句,堅勁而有氣概,激勵了許多志士仁人!

【附今譯】
繁花接近高樓,卻刺傷了我的心,
正值天下多難的時節,我來此登臨。
錦江繁盛的春色覆蓋了蒼茫大地,
玉壘山上的浮雲聚散無常,從古至今。
中華聖域屹然挺立,始終無法改變,
警告西方的那些盜寇:休想侵凌!
可憐後主劉禪冷居寺廟,
我不禁想起諸葛亮常誦的〈梁父吟〉!

正是:
默誦梁父吟,
奮起萬眾心,
護我華夏金甌城,
決心擊斃虎狼群!

警告毒幽靈:
死爾蛇蠍心!
中華兒女皆勇士,
西來寇盜莫相侵!@*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