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難以置信》紐奧克蘭首映

國際調查員:喚醒西方社會的沉睡神經

人氣: 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辛鴻紐西蘭報道)9月28日,獲獎紀錄片《難以置信》(Hard To Believe)在奧克蘭的學院電影院(Academy Cinemas)首次上映。在播放後的研討會上,國際獨立調查員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在回答觀眾所關注的中共封鎖真實信息以及國際社會如何參與制止中共活摘罪行的話題時表示,希望能夠通過這部影片喚醒紐西蘭、美國、英國、澳洲等正常社會的沉睡神經。

9月28日,獲獎紀錄片《難以置信》(Hard To Believe)在奧克蘭的學院電影院(Academy Cinemas)首次上映。(安萍/大紀元)
9月28日,獲獎紀錄片《難以置信》(Hard To Believe)在奧克蘭的學院電影院(Academy Cinemas)首次上映。(安萍/大紀元)

《難以置信》涉及醫學、法律、人權、倫理學、國際政策、亞洲研究等諸多領域,於平實的音像中引人深思。一個小時放映後的研討會,觀眾幾乎沒人離場,爭相提問,現場嘉賓奧克蘭市議員凱西•卡塞伊(Cathy Casey)博士,著名人權律師凱瑞•高爾(Kerry Gore),以及《大屠殺》的作者、中國問題專家兼獨立新聞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通過遠程連線參與討論。

市議員: 邪惡當道 好人應有所為

在研討會上,奧克蘭市議員凱西•卡塞伊(Cathy Casey)博士首先發言。她說,「沒有任何人會帶著輕鬆的心情離開放映廳,看過影片之後,每個人的心情都很沉重。邪惡當道,好人應有所為。所有人都知道應該做些什麼。 作為議員的我,打算儘可能地做些事。」

奧克蘭市議員Cathy Casey博士認為,中共邪惡當道, 好人應有所為。
奧克蘭市議員Cathy Casey博士認為,中共邪惡當道, 好人應有所為。

由艾美獎得主肯•史東(Ken Stone)導演、美國紐約Swoop電影公司製作的紀錄片呈現了中共盜取大量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調查和證據。

導演史東曾經表示說:「這個故事不是講述墮落的人做了什麼,而是好人為何保持沉默。」

觀眾安東涅塔·帕拉(Antonieta Parra)在電影播放後,對大紀元表示,紐西蘭政府不應該只是做做收留難民的事就足夠了,而應該是和國際社會一起從根本上解決中共那邊強摘器官的問題。

葛特曼介紹說,今年6月22日他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聯合發布了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他說,發布的報告長達700頁,共有2300條腳註,詳實的調查數據顯示,中國器官移植數量不是中國醫療系統宣稱的1萬例,而是每年6萬~10萬例。可見迫害形勢多麼嚴峻,而且沒有改變的跡象。

他說,因為新聞報道的力量,美國國會專門針對中國器官移植問題舉行了聽證會,國會議員們一致通過了343號決議和183號決議,歐洲議會也通過了類似的決議。

他說,「因為這部電影,形勢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我非常高興看到人們觀看這部影片。」

在回答觀眾提問是否因為與中國貿易的原因,英國和美國等西方大國遲遲沒有象以色列那樣立法禁止器官旅遊,這種情況以後是否會改變。 葛特曼表示,不只是以色列禁止到中國進行器官旅遊,還有西班牙。台灣與中國也有著巨大的貿易往來,但他們的民眾和媒體的關注使得2015年台灣也加入了這個行列。

他認為紐西蘭也有人到中國去換器官,我們需要向發出清晰的信息,那就是(強摘器官)是絕對不能被接受的,你不能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

同時, 他呼籲調查有多少中國的外科醫生在紐西蘭的醫院或大學接受移植培訓。

紐西蘭移植權威: 國際移植界要求中國提供透明信息

觀眾席上奧克蘭醫院的腎臟科主任伊恩.迪特莫( Ian Dittmer)醫生主動介紹自己的身份,作為紐西蘭的腎臟移植醫生和國界移植學會倫理委員會的成員, 他說,「中國的器官基本都是賣給外國人, 而非中國自己的病人。」他知道紐西蘭每年都有到中國換腎的病人。

新西蘭腎臟移植專家伊恩.迪特莫( Ian Dittmer) 表示國際移植界要求中共提供透明信息。(政府網站)
新西蘭腎臟移植專家伊恩.迪特莫( Ian Dittmer) 表示國際移植界要求中共提供透明信息。(政府網站)

迪特莫醫生表示國際器官移植界一直面臨的困境是,沒有辦法搞清楚中國究竟發生這什麼。 他說,「 (國際社會)非常難以獲取真實信息, 不知道中國那裏發生什麼。」

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 表示迪特莫醫生提出的問題,也是他們獨立調查員所一直呼籲的,就是要求中共提供透明的信息, 允許國際社會的獨立調查,他說,「 最合乎邏輯的道理就是, 到中國去, 我們要求透明度,我們要看到真實的數據,要去看做移植的醫院, 看看你們在真實的做什麼?」

在國際醫療界,迪特莫醫生是一位具有國際聲譽的腎臟移植專家,他是2008年《伊斯坦堡宣言》監管委員會的成員。

政治哲學系大學生艾米. 莫凱莫思(Amy Mughames) 認為,強摘器官就是人們所說的醫療屠殺, 無法相信的是這居然發生在我們現在這個時代。瞭解真相是非常重要的,能夠知道並且把事實的真相找出來。去瞭解正在發生什麼,睜開我們的眼睛看清楚,把真相說出去。

人權律師: 法輪功難民學員經歷了影片描述的相同經歷

著名人權律師凱瑞•高爾(Kerry Gore)先生在研討會上說,他對法輪功的了解有16年的經驗。早在2000年,他就開始幫助逃離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申請政治庇護。但一直到2006年強摘器官首次曝光後, 才意識到法輪功學員描述的在被關押期間被體檢的經歷意味著什麼。

為法輪功辦理政治庇護16年的人權律师 凯瑞•高尔(Kerry Gore)表示,法輪功難民學員經歷了影片描述的相同經歷。
為法輪功辦理政治庇護16年的人權律师 凯瑞•高尔(Kerry Gore)表示,法輪功難民學員經歷了影片描述的相同經歷。

他說,「我有16年的經驗,一直在幫助尋求庇護者。他們講述了自己親身經歷的故事。他們被迫接受各種檢查,包括血液、尿液、眼科等方面的檢查,還要做超聲波、X-光檢查等等。那時候我們不知道為什麼要做這些檢查,也得不到任何解釋。當時我們關注的是酷刑、精神折磨和洗腦等迫害,普遍忽視了這個問題。」

他說,「2006年發布了關於活摘器官的報告,事情開始變得明朗起來。上述檢查與這部紀錄片所曝光的細節是一致的。之前從未懷疑過,原來中共當局對那些法輪功學員所做的體檢根本不是出於對他們健康的關心。」

伊恩.迪特莫( Ian Dittmer)醫生在發言時表示, 中共前衛生部長黃潔夫在一年半前開始大大方方的承認中中共一直是在用死刑犯人, 現在開始全部使用器官捐獻, 但因為沒有透明信息, 國際醫療界非常困惑。

對此,葛特曼表示,黃潔夫是中共高官和黨員,講的話基本都是「垃圾」,因為他一直都在編造數字,「每一次國界社會施加壓力的時候,他都會編造出一個新的數字來。比如說,中國現在使用捐獻器官了等等。」

葛特曼表示,黃潔夫宣稱的2015年中國捐獻器官數量是1萬多的數量,只要算一下幾家醫院的數字就被不攻自破。他舉例說,據調查,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每年的器官移植數量就到達5000例,北京解放軍309醫院每年的數量也不相上下,僅僅這兩家醫院的數量就超過了1萬多。

據大陸新聞報導,2006年由天津市政府出資新建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樓投入使用,自稱「亞洲最大」,17層大樓的500張移植專用病床利用率持續九成以上。

追查國際(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的簡稱)主席汪志遠接受紐西蘭大紀元採訪時,認為中共是以器官捐獻為名,實際是為在繼續活摘法輪功和其他良心犯人做掩蓋。

他介紹說,追查國際在2015年對中國省、市、地各級紅十字會的做了詳細的電話調查,發現中國器官捐獻的直接歸口受理單位即各地紅十字會,大多還處於組建和捐獻數量非常少量的狀態。

他舉例分析,「 在2015年12月6日對北京市紅十字協會的電話調查中,調該中心值班職員的說紅十字協會捐獻在籌建,還沒開始。2015年12月17日上海黃浦區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的職員說,該十字會去年上半年才開始開展此項工作,上面有文件,器官捐獻很困難,到目前全上海市只有5例器官捐獻成的」

2015年BBC中文網曾報導, 據中國衛生部的官方數字透露,中國公民身後器官捐獻率大概只有百萬分之零點六,是世界上器官捐獻率最低的國家之一。

他表示所有的這些電話調查錄音、電話號碼、調查時間都可在追查國際的網站上查到。

觀眾安東涅塔·帕拉(Antonieta Parra)表示新西蘭政府該和國際社會一起從根本上解決中共那邊強摘器官的問題。(安萍/大紀元)
觀眾安東涅塔·帕拉(Antonieta Parra)表示新西蘭政府該和國際社會一起從根本上解決中共那邊強摘器官的問題。(安萍/大紀元)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
2016-09-29 12: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