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兩面人」的自我救贖(下)

明白真相後不願過言不由衷的生活 逃離中國 彷彿告別一座「大監獄」

余春光在2016年紀念法輪功1999年425大上訪集會上發言。 (戴兵/大紀元)

人氣: 10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專題報導)【接上文】美國老師關於六四「坦克人」視頻提問後,余春光找尋到了真相,知道了「六四」、「法輪功遭迫害」。而當他覺醒時,中共的機器開始向他下手,他和很多向往自由的中國人一樣,只有一條路可走:逃離中國。

在2011年7月被美國老師傑森·沃德問起六四「坦克人」的視頻以後,余春光開始尋找真相,但轉眼到了2012年,他還是沒有找到他要的真相。那個時候,奇虎360和騰訊QQ的征戰正歡,也許是他們讓政府的防火牆出現了漏洞,反正在5月的一個晚上,他不知怎麼突然看見了一個叫做「自由門」的軟件。當他打開這個軟件的時候,看到的內容讓他吃驚不已。

「這些網站怎麼對國家領導人直呼其名呢?!怎麼敢如此『大逆不道』呢?!」這是他的第一個反應,接著他就是感到「神奇」,因為那上面都是他感興趣的內容。他先看了薄熙來和王立軍事件的內幕;然後如願以償地找到了六四真相片,知道了那個白衣青年學生叫王維林;再後來,他看到了法輪功真相片《偽火》。

覺醒遭排擠挨整

「你知道我當時多麼震驚嗎?我那些年經常去香港給我女兒買奶粉。一上車那些導遊就說:『不要接法輪功的傳單!那是犯罪!要坐牢的!』所以我們在景點碰到法輪功的時候,都低著頭嚇得不敢理他們。可是,這是中央電視台自己拍的視頻的慢鏡頭啊,你能看到自焚的人是被打死的,那些攝像機、滅火器……天啊,我竟然被騙了!!被騙了這麼久!!」

他白天在學校也看,晚上回家也看:「我感到一個無比巨大的黑幕在我面前拉開,讓我的內心感到巨大的悲傷,我對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受到的抹黑、冤屈、折磨和苦難感到無比的震撼,心裡生出對他們深深的同情。」

看到真相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交黨費。他們學校每年5月前後要所有黨員繳齊一年的黨費,一百零幾塊錢。然後夏天的時候,每個黨員的銀行帳戶上會收到1,000元的「旅遊費」。

就像他在操場上識別對升國旗不認真的學生一樣,學校黨委立即揪出了他。一天週五,校黨委書記把他請到辦公室說:「余老師,你為什麼不交黨費呢?你這麼做影響太差了!你都不能跟著黨走,怎麼教育學生呢?」余春光只好說:「那我過兩天交上吧。」當天,校長又找他談了話。

沒等到余春光妥協,他就被整了。就在下一個星期的週一,校長又找到他,簡單明了地向他宣布:「你不用去上課了,去圖書館幫忙吧。」他從校長辦公室回到教研室的時候,發現他的辦公桌竟然已經被別的老師占了。所有老師都當他是空氣,沒有人搭理他。後來他知道,書記和校長之所以那樣對他,是因為他們通過學校的局域網發現,他破網翻牆看境外新聞。他徹底成了異類。

逃離「監獄」 奔向自由

圖書館的工資連他平時掙的六分之一都不到,家裡在還著房貸,女兒嗷嗷待哺,到處需要錢。余春光只好辭職,另找工作。但是,這時候他的心已經被陽光照耀,他已經不是過去那個他了。因為他知道了真相,他已經覺醒,他不想再言不由衷地活了。他賣了房子,準備出國。

2014年9月,余春光辦好一切手續,踏上了來美的旅程。「當飛機飛離香港機場的時候,我的心像小鳥一樣展翅飛翔,我想大聲喊出來:我終於自由了!」從空中看,中國真的像一所「大監獄」,不僅是精神上的,也是物理上的。「當你在飛機上回頭一看,大陸的上空霧霾籠罩,妖氣迷漫。過了深圳,這邊的天就看見了藍天白雲,這不是很奇怪嗎?」

到了紐約,余春光沒忘找到位於法拉盛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給他們捐贈了200美元。他說,他從心底裡感謝那些無論嚴寒酷暑、雨雪風霜都站在街頭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他們,沒有他們的媒體,沒有他們的破網軟件,我被騙死都不知道!」

2014年11月19日,在《九評共產黨》一書發表十週年的時候,他和妻子一道在《大紀元時報》上鄭重聲明退黨。他在聲明中寫道:「中共必亡!民主必定能夠在中華大地上遍地開花!我們的後代必將銘記我們今天的付出!」

兩年後的今天,他說:「是的,我真的相信中共必亡。我只是希望在它滅亡的過程中,老百姓的代價小一些。」

希望家人了解真相

出國後,余春光常常給父親和弟弟講外面的事情。但是他們根本聽不進去,這讓他很洩氣:「你說共產黨腐敗,他說『天下烏鴉一般黑』;你說共產黨迫害無辜百姓,他說『我上台也會這麼做』;你說如果『美帝』不好,為什麼中共的官員們都把家屬弄到美國?他說:『不談政治,我就想過好日子』……」余春光說,「我理解他們,我就是從那條路上走過來的。人的精神一旦被共產黨附體了,就會自動地設身處地為共產黨著想了。」

余春光剛剛找了處新房子,結束了一年換四個房東的動盪生活。即便美國的生活這麼艱難,他也不後悔:「因為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我能夠真實地表達我自己,表裡如一讓我身心健康快樂!」只有一點,有時候說到中國的事情時,比如奧運,他還是感到「撕裂」:「我說『中國』隊,但是我知道那是『中共』隊;我說香港人、台灣人、大陸人都是中國人,但是他們是不同的;我又沒有別的詞區分他們⋯⋯唉,每到這個時候,我就感到撕裂的感覺。中共這麼多年的洗腦,早把中共和中國的概念渾殽在一起了,難怪中國人不覺醒!」

余春光現在的心願是把父親、弟弟接出來,讓他們有機會了解真相,清醒過來。他說,只要中共不滅亡,他是不會回國了:「因為我再也不想當那個令人窒息的『兩面人』了。」◇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