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習當局清算天津勢力(完整版)

天津副市長尹海林檔案照。(網絡照片)

天津副市長尹海林檔案照。(網絡照片)

人氣: 1154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5月27日訊】編者按:5月27日,中共前天津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武長順犯「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單位行賄、濫用職權、徇私枉法罪」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武長順在天津公安系統任職44年,其中擔任過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兼公安交管局局長,擔任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長,在天津「紅白兩道」可謂根深樹茂,關係眾多,在天津有「武爺」之稱。下文為大紀元2016年9月4日報導的文章,披露了習當局清算「天津幫」勢力的內幕。

(大紀元記者李思緣報導)8月22日,天津副市長尹海林落馬,30日尹海林被免職。尹落馬後,其與時任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的多重關係也被曝光。

有分析認為,習當局抓捕尹海林,一方面是習近平打擊「天津幫」;另一方面,此舉還有可能是習為廢除常委制,針對張高麗做的部署。

一、落馬天津副市長與張高麗隱秘關係

8月22日中紀委官網消息稱,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調查。尹是「十八大」 後繼中共前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之後落馬的第二名省部級官員。

現年56歲的尹海林長期在天津市國土規劃城建領域任職,2000年1月起先後任天津市規劃設計管理局(市土地管理局)、市規劃和國土資源局副局長;2007年12月任市規劃局局長;2012年5月起,任天津市副市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規劃局局長。

現任常委張高麗曾在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擔任天津市委書記,這期間尹海林從市規劃局副局長職位被快速提拔,直至副市長。

尹海林落馬 張高麗浮出水面

據悉,尹海林任規劃局長期間,天津市撤銷了塘沽、漢沽、大港三個區,設立濱海新區。尹海林被指深度介入濱海新區的規劃和建設。

據報導,張高麗到天津後,重點開發濱海新區,並擔任濱海新區開發開放領導小組組長;副組長除了傳被調查的戴相龍,還有已落馬的楊棟樑和黃興國。

據悉,張高麗大力推動濱海新區開發留下了無數爛尾項目,砸下600億興建的濱海新區總部經濟的核心區──響螺灣商務區,被媒體形容「到處是空房如鬼城」,承擔開發建設的濱海新區建設投資集團已背負巨額債務,原天津泰達投資公司董事長劉惠文於2014年4月自殺。

2014年7月9日,中共中央巡視組在天津巡視兩個月後向天津市反饋「問題清單」,其中包括「國企大案要案頻發,城建領域腐敗突出」等問題。

同月28日,天津城投集團原董事長、水務局前副局長馬白玉落馬。馬白玉植根天津城建系統近30年,執掌天津市政投資公司和天津城投集團十餘年,手握千億巨資,被指是張高麗主政期的城建大總管。馬白玉被公布涉嫌「濫用職權罪」,但據信其問題應不止於此。

港媒曾披露,2015年中共「兩會」前夕,王岐山抵天津調研天津開發資金的流失、負債近3萬億元(人民幣,下同)的問題。王岐山要求天津當局必須完整保護、保留好自2007年以來天津「黨政領導班底」會議記錄、政府工程開發資金借貸等原始單據,「不准有人干預」等。

當局多次批評天津

有報導稱,2015年12月28日,中共政治局做出決定,宣布時任中紀委副書記黃樹賢為組長,率調研組進駐天津進行「考察、調研、指導有關工作」。

同時,王岐山、趙樂際還會見了天津市的高層,當面下達了習近平的相關「指示和要求」。其中對天津市高層提出,包括要「貫徹中央八條」、認真總結天津在建設發展中 「偏離科學、實際承受能力」所積壓的問題等三大要求 。

王岐山提及天津存在的問題之一是,天津市處於其債務達3.6萬億元破產狀況。

報導披露,據資料反映,王岐山是上屆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中,唯一反對天津發展模式的成員。王岐山又提出,天津港口碼頭爆炸案的處理工作儘管複雜、有阻力,但一定要對社會、民眾、受害人及其家屬有個清晰交代。

也有傳聞稱,2014年2月,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主持國務院部委主要負責人會議上稱,天津市已欠債務5萬多億元,實際上已經破產。

天津爆炸 尹海林被責成檢查 傳張高麗也涉案

張高麗主政天津時「最大政績」的濱海新區,在去年8月12日發生特大爆炸,該事件震驚全球。

巧的是,天津爆炸案當天恰逢習近平執政1000天。

今年2月,中共國務院批覆了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火災爆炸事故調查報告,建議責成天津市分管建設規劃的副市長尹海林向市政府作出深刻檢查。

爆炸涉事企業瑞海國際,外界傳是由張高麗親家在背後操控。

2014年8月23日,《蘋果日報》引用北京消息人士的話說,習近平當晚(8月12日)通宵召開常委會議,涉案的瑞海國際物流有「特堅」保護傘。中辦主任栗戰書等要搞清楚此事有沒有針對習近平的「特殊政治意圖」。

在 爆炸剛剛發生的第二天,即8月13日,海外茉莉花網站發表署名劉剛的文章《天津大爆炸是針對習近平的恐怖襲擊》。文章稱:「根據陰謀論,天津大爆炸也必定 就是中共權鬥的副產品,是中共在野一方所製造的人間慘禍,其目的就是向中共當權者進行威脅、恫嚇及製造危機麻煩,進而要挾習近平妥協、就範,甚至是以此災 禍來彈劾習近平。」不過,該消息並未得到證實。

當時多個分析認為,天津爆炸涉及習江鬥。

天津爆炸案前,有報導曾披露:中共「一部分高規格、保密性極強的會議可能會在天津濱海新區召開」。

就因為其中四個關鍵的字「濱海新區」,這個消息在天津爆炸事件發生後,成為各媒體轉載報導的熱點。

時至今日,天津爆炸案內幕依然未能被完全揭開。但是尹海林的落馬和張高麗的傳聞結合在一起,更給這個爆炸案披上神秘色彩。

此 前的報導稱,張高麗還涉天津私募大案,涉及資金數千億。張高麗掌權天津時,在張的呼籲倡導下,各路私募股權基金在天津全面開花,而從2010年初至 2012年,有數十家公司被查封,給幾十萬家庭帶來災難。大陸各地不斷有受害者到天津上訪、報案,甚至打出「張高麗還錢!」的口號。

分析:習部署廢除常委制 首先對準張高麗

這次尹海林落馬後,時事評論員石久天分析認為,習很可能以此抓住張高麗的軟肋,部署推動廢除常委制。

現今的中共政治局七常委中,張高麗、劉雲山和張德江是江澤民的親信。三人都因積極追隨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而在「十八大」被江硬塞入常委,並與習近平作對。

在當前習不斷打擊江澤民派系之時,這三名江派常委與習之間的矛盾也不斷激化。

2002年江澤民交權前安排出每個常委各自分管一攤的模式,令其他常委幾乎不能干涉。其中最關鍵的是政法委。從2007年起周永康成為政法委書記,並進入政治局常委會。此後周永康的政法政策,其他常委幾乎都無權干涉。

中共政法委也一度成為江澤民、周永康控制的「第二中央」,維持對法輪功和民眾的迫害政策,並使得江免於被清算。

「十八大」之後,九常委恢復為七常委格局。雖然政法委書記不再是常委,但是常委們的其它「獨立王國」依然被繼承。

今年以來,不斷有消息稱,習近平當局正在研議總統制的可能性,以及是否取消中共的常委制。中共體制內的專家在不同場合也多次公開談論總統制。

海外媒體曾報導,習近平早就對常委制不滿。雖然擁有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這些職務,習仍然去擔任包括深改組在內的各種小組組長,這就是一個他對常委體制極端不滿的信號,也是他對現今中共整個機構體制極為不滿的例子。

今 年8月港媒刊發題為「習近平的『顛覆性』動作: 要廢除政治局常委會?」一文。作者楊光分析說:「在江胡時期,政治局常委頭銜是中共黨內除總書記之外最尊榮、最顯赫的頭銜,即將退休的政治老人對親信的最 高獎賞,就是把他提拔為常委;老核心、前常委干預後屆政事的主要途徑,就是把他信得過、靠得住的人安插進常委。」

張高麗是江澤民親信 試圖保護江

曾經主掌天津的現任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是江派重量級人物。張從深圳市委書記到廣東省委副書記、山東省長、山東省委書記、天津市委書記,再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仕途上一路都有江澤民的扶持和提拔。張也對江大拍馬屁,極力回報。

江退位後,2006年5月1日,在主政山東的張高麗陪同下上泰山,張下令封山,並指令8人抬著為江澤民特備的大轎上山,自己則緊跟其後「護駕」。

張高麗一直追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

2015年6月24日,「追查國際」調查員以江澤民辦公室秘書的身份,就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對正在哈薩克斯坦訪問的張高麗調查取證。

張高麗面對「江澤民下令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點,沒有否認,也沒有任何因不知情而驚訝;而且對江要求他「在政治局討論的時候一定要阻止追究這件事」的要求,積極承諾「我一定」,並請江「放寬心」。

有報導引用分析認為,張高麗的言辭表明,海內外上萬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已對中共高層造成了相當大的壓力。張高麗作為江澤民的台前死黨,正積極利用手中的權力掩蓋罪行,保護江派殘餘勢力,做最後的頑抗。

二、習當局繼續清算「天津幫」

尹海林涉天津城市規劃利益鏈

陸媒報道稱,尹海林在天津國土規劃城建領域工作多年,號稱「津門土地爺」。

財新網援引天津一名當地消息人士的話披露,尹海林的出事,多半與城市規劃有關。

報導稱,尹海林在官場上的上升期,也是近年來天津土地快速擴張期。2014年曝光的「官二代富商」趙晉房產腐敗案、2015年8月的天津港爆炸事件,都與城市規劃有關。此後坊間陸續有傳言,說天津的規劃部門要出問題。

《新京報》微信公號「政知圈」8月22日援引天津一名普通官員的消息披露,尹海林要落馬的消息已傳了好久,而且可能與某樓盤的土地規劃審批有關。

報導稱,被認為「毀了一條路」的某樓盤,當地人認為與尹海林脫不了干係。

這個樓盤是由江蘇省委原秘書長趙少麟之子趙晉旗下的地產公司開發的,樓盤建成後就陷入維權糾紛,業主們發現,合同承諾的29層實際建成了33層、47層實際 蓋到了52層,通過「加蓋」,該樓盤的總建築面積增加了近5,000平方米。原則上,這種「加蓋」是不予批准的,可是天津市主管部門卻在官網掛出了一則公 告,稱該樓盤的「加蓋」通過了審批。「業主們第一次見識到趙晉的神通廣大」。

趙晉被坊間稱為「最牛開發商」。據報,趙晉倚仗其父趙少麟的政治權力和裙帶關係的庇佑,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攻城掠地」,打造了一個龐大的房產帝國。

2014年6月中旬,趙晉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同年10月趙少麟落馬。

與趙家父子落馬幾乎同步,天津城建規劃領域官員也接連出事。2014年7月28日,天津城投集團原董事長、水務局前副局長馬白玉被立案偵查;同年12月29 日,天津市委城鄉規劃建設交通工作委員會原書記沈東海被調查;2015年4月2日,時任天津市河北區政協主席、分管城建的崔志勇落馬。

尹海林和武長順共事兩年多

此前的報導指,趙晉和武長順的親屬也有合作,且關係密切。武長順還幫趙晉擺平了一些事情。

以房地產為紐帶,武長順和尹海林通過趙晉構成了一個互通有無的隱秘三角關係。

習近平掌權後,在2014年7月抓捕了被稱為「武爺」的武長順。武是「天津幫」重要成員之一。

尹海林與武長順之間還有另一重交集。

原本建築規劃科班出身的尹海林,畢業後曾在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短暫工作,之後一直在天津市規劃系統工作,2000年起歷任天津市土地管理局副局長、市規劃局副局長、市規劃局局長等職。

2012年5月,從無政法工作經歷的尹海林突然「跨界」,出任天津市副市長的同時,開始擔任天津市委政法委副書記,自此直到2014年7月20日武長順被宣布調查,他與武長順在天津市政法委共事2年多。

尹海林也是近10年來,天津市政法系統第4名落馬高官。

尹海林落馬前 3名「天津幫」政法成員遭清算

尹海林落馬前,「天津幫」多名隸屬天津政法系統的成員此前已經落馬,包括李寶金、宋平順等人。如果算上尹海林,2006年後天津共有1名政法委書記、3名政法委副書記被查。這些人都曾追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

2006年6月12日,時任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被「雙規」,2007年以受賄罪和挪用公款罪被判處死緩。

1年後的2007年6月4日,前天津政法委書記、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在辦公室「自殺身亡」。62歲的宋平順曾長期掌控天津政法系統,是李寶金的「老上級」。

關於宋平順自殺的方式,一度傳出多種版本:「抹脖子」(割喉)絕命、上吊斷氣、墮樓而死、服毒身亡、遭槍殺等。後來又有媒體稱他是用塑膠袋緊緊套住自己脖子,窒息而死。甚至有說他是被滅口了。

未經證實的消息稱,6月4日傍晚,時任中紀委書記吳官正找宋平順談話兩小時,希望他「說清楚」。吳官正走後不久,宋即被發現在政協辦公大樓內身亡。

宋 平順自殺後,其親信武長順曾遭到有關部門調查。武在天津警界深耕40餘年,被曝曾「受周永康賞識」,李寶金、宋平順案發後,周永康曾以北京奧運安全為由保 下了武長順。此後武長順仕途不僅化險為夷,且青雲直上,自2005年開始一直擔任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一職,且於2011年升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

武長順落馬後,據官方通報,武涉案金額達74億多元人民幣,貪污4億多元,家人名下有70餘家企業,武長順被指「白天當公安局長,晚上當董事長」。

「(天津)有個武爺,天津的停車場都成他們家的了,無法無天⋯⋯『十八大』後還這麼瘋狂,前所未聞。」習近平在中紀委一次會議上談及武長順案時曾這樣說道。

「天津幫」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重要人物

「天津幫」從最早就追隨江澤民和羅干迫害法輪功。天津市政法委涉17年前的一樁震驚中外的大事——法輪功「4‧25」萬人大上訪。

1999年轟動國際的「4‧25」萬名法輪功學員上訪事件,成為了江澤民7月20日正式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導火索。上訪事件起因是天津市公安局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暴力抓捕。

「4‧25」事件發生時,宋平順是天津公安系統的當權人(天津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武長順是市公安局副局長,李寶金任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宋、武等人與在此事件中給法輪功學員設陷阱的幕後總黑手、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都有勾結。

曾有分析認為,以鎮壓法輪功中的「賣力點火」表現作為線索推之,加上周永康對天津的特別「眷顧」,天津市政法高層的大塌方也就找到了一致的源頭。

此外,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因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該中心是目前亞洲最大規模的器官移植中心。

明慧網:尹海林遭惡報被抓

8月30日,海外明慧網報導稱,尹海林2012年5月任天津市副市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成為天津市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最終遭惡報被調查。

事實上,即便在前年武長順落馬後,天津政法委也沒有放鬆對法輪功的迫害。

2014年7月武長順被調查後僅4天,時任湖北武漢市公安局長趙飛「北上」接任天津公安局長的職務。

2015年中共「兩會」前,在趙飛等的指使下,僅3月2日至3月4日,統計到的就有涉及全市8個區內的37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綁架抄家、入戶騷擾,而從公安內部傳出消息,至少有六七十人被抓。

2015年5月1日,北京最高法院發布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通告後,在海內外掀起控告江澤民的浪潮,至今已有至少20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各界民眾參與。

從當年5月底開始,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有數千人向中共最高檢、最高法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要求懲辦迫害元凶江澤民。在張高麗、天津市政法委及趙飛的指使下,「610」、公安國保及下屬的100多個派出所警察參與,大面積抓捕、拘留甚至庭審判刑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

2016年,有3名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趙飛與尹海林除了迫害法輪功外,另存的一個相似點是:2015年8月天津爆炸事故發生後,兩人都作出「深刻檢查」。#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7-05-27 5: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