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義:看看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如何處理垃圾

人氣: 6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01日訊】最近一個時期,異地偷倒垃圾成為中國一大新聞。見諸於媒體的,就有上海兩萬噸垃圾偷運到蘇州太湖非法傾倒,上海數千噸生活垃圾偷運到江蘇南通海門市,更早一點的還有上海垃圾偷運到無錫、常州等地。當然這種現象並非上海所獨有,比如深圳垃圾偷倒清遠,偷倒江西贛州,山東垃圾偷倒河北钜鹿。其實,對於長期追蹤垃圾問題的學者而言,異地偷倒垃圾並非新聞,老早就有,叫作「跨省轉移垃圾」比如1995年夏秋之交,寧夏石嘴山地區前後共有86節裝滿垃圾的車皮源源不斷而來。有的被退回,又被鐵路部門再推回來,往返4次。因急需空車皮運煤,寧夏方面最終只好卸下。這批來源不明的外省垃圾總重4,000多噸。

近幾個月來,香港海域突然出現大量生活垃圾,漁民們無法捕魚了,一網一網撈起來的盡是垃圾。究竟是誰在偷倒垃圾呢?從垃圾上印刷的簡體字,只能判斷是大陸。漁民們開始留意在附近水域出沒的可疑船隻,發現確有大型內地船隻在夜間偷倒垃圾。拖網捕魚就是在海床上拖曳漁網,因此漁民對海底很瞭解。根據拖網漁船「捕獲」的大量垃圾,顯示香港附近的海底已滿佈垃圾。至於可以看得見的漂浮垃圾,已經從萬山群島擴散至擔杆島及上、下川島一帶。因媒體驚呼,特首梁振英與部分政府官員也趕緊捲起衣袖在沙灘上撿垃圾「作秀」。

大陸專家學者對新近出現的垃圾異地傾倒現象作了很多分析,談到了道德和法制。有人還分析了一個典型案例,認為這是「一條脈絡清晰的垃圾跨省偷運的產業鏈,從垃圾收集開始,轉運、裝卸、受納等,幾乎每個環節都有人受益。一位知情者介紹,上海一些負責垃圾處理的機構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它們自身消納垃圾的能力有限,有人幫助將垃圾運出,『何樂而不為呢?』」上海有關部門趕緊作出回應,保證全面停止建築垃圾外運。不過,業內人士表示,上海是否真有能力消化如此大體量的建築垃圾尚有待觀察。因為過去上海建築垃圾60%以上是用船隻運到外地處理的。話說得很客氣:「尚有待觀察。」觀察什麽呀?話音未落,上海的城鄉結合部已經開始偷倒建築垃圾了。

問題恐怕不在於這是一條產業鏈、利益鏈,也不在於異地處理,因為這是全世界通行的做法。比如英國接收西歐垃圾,美國接收加拿大垃圾。2014年10月份,加拿大大溫哥華地區都會局曾作出一項行政禁令,禁止垃圾外運美國。不久,更高一級的卑詩省政府駁回了這項禁令,理由是:這項禁令封殺了垃圾處理公司的商機,並會造成壟斷,還會產生非法傾倒。看來,加拿大卑詩省政府根本不在乎什麽「產業鏈」、「利益鏈」和異地傾倒,而起美國也歡迎。

關於垃圾外運,最大的風波大概出於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在某次公開演說中,他說了這樣一番話:

「我們紐約市為大家提供了許多精神文明,如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百老匯歌劇等等。所以外州有義務接受紐約市的垃圾。那些來紐約旅遊的人更應該將他們在紐約產生的垃圾帶回去。」

紐約垃圾太多,難以處理,市長的煩惱可以理解,但這一番話卻激起了公憤。首先遭到新澤西州女州長的抗議,因為紐約垃圾外運到南部各州去處理,必須路過新澤西州,早就引起居民的不滿。這位女州長在電視上對朱利安尼展開反擊,說「紐約市市長的言論是對我的侮辱,對我們造成極大的傷害。我們要求紐約市市長為他的言論公開道歉。」南部維吉尼亞州的州長也義憤填膺,說紐約撿了便宜又賣乖。因為維吉尼亞州每天都要接受紐約市2400噸垃圾,超過了維吉尼亞州進口垃圾一半。朱利安尼趕緊解釋說:「我並沒有說鄰州有義務接受我們的垃圾,新聞媒體歪曲了我的意思。事實上,垃圾轉運是一項很大的買賣,它給當地人帶來許多工作機會。對我持批評意見的政治家的言論是不負責任的。垃圾買賣你不幹,自有別人幹。今天早上,我就接到5個電話,讓我將垃圾運到他們州去……」——好了,事情清楚了:在西方,至少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和西歐眼中,垃圾外運處理是一項正常的經濟活動,所謂的「產業鏈」、「利益鏈」並不是犯罪。犯罪在於壟斷。

讓我們再來看這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

在這位大刀闊斧、勵精圖治的市長上臺之前,紐約的垃圾業是由黑社會家族秘密控制的。這歷來是他們的地盤,外人染指必有血光之災。他們用暴力壟斷了垃圾業,不允許客戶自己選擇垃圾裝運公司,提高收費。朱利安尼下決心動一動他們的乳酪,由合法政府取代黑社會,用政治權力來保護眾多商業運輸公司自由競爭。在1995年以前,紐約市城市垃圾裝運費高達15億美元,而且以每年4千萬美元的速度遞增。自從打擊黑手黨垃圾壟斷勢力以後,費用猛然下降了40%―50%。

紐約:垃圾的全民打包制(縱覽中國配圖)
紐約:垃圾的全民打包制(縱覽中國配圖)

——讓我們來進行一個小結:垃圾處理問題基本上是一個經濟問題,要處理好這個問題圍繞著幾個關鍵詞:暴力造成的壟斷、自由競爭、真正的自由市場、黑社會、合法政府等等。如果把這些關鍵詞橫移到中國,不需要特別的智商,只需要常識就可以心照不宣了。當然,美國不是中國,中國具有特色的「改革開放」不斷產生匪夷所思的奇蹟。就垃圾回收行業而言,中國又創造了一個世界性奇蹟。——最新的新聞:「中國拾荒大軍突然消失」。這條2016年8月的新聞披露,據中國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協會發佈最新研究報告,2015年全國回收企業比一年前減少7,000家;同樣在一年之內,各類回收站(點)減少了5萬個;從業人員減少了300多萬。其直接原因,是廢品收購價格不斷下跌。礦泉水瓶從每個一角二降為3分,廢紙箱從每公斤一元八角降為9角,高密度聚酯,從7、8元一公斤跌到現在2元一公斤。跌價一半甚至更多,已經沒有賺頭,不值得辛苦了。至於廢鐵,則堆積在倉庫裡,根本賣不出去。這樣一來,垃圾就急劇增量。前兩年北京垃圾日均處理量是1.8萬噸,今年到了2.17萬噸,增加了20%左右。

從這個具體案例中,倒是看不出壟斷、黑社會等幾個關鍵詞。問題是發生在更基本的經濟—政治層次:總體的經濟結構。說中國是一個壟斷色彩超強的經濟體系,這大概爭議不大。比如,政府壟斷最大的資源——土地,壟斷金融、壟斷與房地產業相關的製造業,壟斷房地產市場,其結果是以強拆隊、警察、武警搶來的土地轉變成了全世界最高的房價。這種超級壟斷經濟,建成無數的「鬼城」,建成可供全世界城市化人口居住的房屋,(最不可思議的是,雖然房屋庫存早已遠遠超過了需求,但價格還在瘋漲。任何經濟學說已經無法解釋了,因為這已經不是一種經濟活動,而成了掠奪人民財富的一種手段。在這種官商勾結,蜂擁而上的搶劫活動中,)還製造了世界經濟史上前所未有的巨量「產能過剩」。新產出的鋼鐵都賣不出去,回收廢舊鋼鐵自然無利可圖。美國鋁製造業受到中國鋁廉價傾銷的打擊,產生了懷疑和警惕。兩年前,美國加州一個鋁材商人得到線索,雇用一架私人飛機在墨西哥沙漠地帶偵察,竟然發現在那個外界不注意的荒涼地帶囤積了近100萬噸的中國鋁材,相當於全球6%的鋁材儲備,價值達20億美元。更令人吃驚的是,這僅僅是一家中國公司的。這些鋁,足可生產770億個啤酒罐,或220萬輛福特卡車。看到這種驚人的景象,你就明白為什麽拾荒者對可樂罐、啤酒罐不感興趣了。

航拍:囤積在墨西哥沙漠地帶的巨量中國鋁材。(縱覽中國配圖)
航拍:囤積在墨西哥沙漠地帶的巨量中國鋁材。(縱覽中國配圖)

是不是扯得有些遠了?讓我們再回到垃圾處理和傾倒問題上來。既然朱利安尼那一套在紐約成功了,可不可以照搬一下呢?

——不需要深思,完全是行不通的。從大的制度背景上看,紐約市長對付的是一個健全市場經濟中歷史遺留下來的局部壟斷,我們需要對付的是一個假市場經濟背後的制度性壟斷。紐約市長對付的是民主制度下幾條街道式的小黑社會,我們要對付的是後極權時代官商勾結的全國性黑社會。因此,要真正解決垃圾圍城和垃圾偷倒難題首先要實行經濟—社會制度的全面轉型。比如,解除壟斷,實行平等競爭(即真正的市場經濟、民主與法制),GDP狂熱就會立即降溫,資源與環境就會升值,顯示出它們真正的價值,垃圾分類與回收將成為有利可圖的經濟活動(而不僅僅是行政部門的一個艱難的「任務」),垃圾外運與接收也就成為一種經濟互利。

自然,我知道這難度很大:那些從壟斷中獲得潑天利益的黑社會怎麼辦?他們打死不願意。關鍵的問題:是他們在對付我們,而不是我們在對付他們。

--轉自《縱覽中國》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10-01 8: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