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漁家生活的紀錄片──《江行初雪圖》

作者:鄭行之
五代南唐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上方有「天曆之寶」印,印旁可見元文宗墨蹟「神品上」。(公有領域)
  人氣: 16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趙幹,江蘇江寧人,南唐李後主所設畫院裡的學生(畫院中的一個官秩),因為他本身是江南人,喜歡畫江南風景,所以也擅長畫山水林木等。一般畫評家都很肯定他的畫,認為他的筆法勁利,寫實生動。《宣和畫譜》評論他的畫:「雖在朝市風埃間,一見便如江上,令人褰裳欲涉,而問舟浦潊間也。」意思是趙幹的畫作生動得令觀者有面臨真實場景的錯覺,不自覺地想拉起衣裳去涉水或找一艘小船渡過去。

趙幹的《江行初雪圖》尺寸只有25公分高,長度有375公分,是一件小品,也是一幅「手卷」(又稱:長卷)。

「手卷」是中國古代裝裱書畫作品的一種形式,畫幅前端有「引首」,後面有「跋文」,中間還以裱綾間隔著,稱「隔水」。

五代南唐 趙幹《江行初雪圖》引首,可見「題簽」及 南唐李後主題:「江行初雪,畫院學生趙幹狀」。(公有領域)

這件作品一展開就可看到很多印章,並有題識:趙幹《江行初雪圖》的「題簽」。「題簽」一般是註明這幅作品的作者和畫名,讓後人能在第一時間了解和這幅作品有關的重要訊息。「題簽」有時寫在「前隔水」,有時寫在「隔水」旁邊的裱綾處,或在裱綾的地方貼一小方條,寫上作者和題目。比如王羲之的書帖《平安》、《何如》、《奉橘帖》,或王獻之的《鴉頭丸帖》等,都有人在旁邊標註。讓後人看到這件作品時馬上知道作者是誰。

「題簽」的左側另有南唐李後主題:「江行初雪,畫院學生趙幹狀」。李後主是用「金錯刀」的筆法書寫的。所謂「金錯刀」是以顫筆做出波磔狀的特殊方法來寫字或畫畫,不過現在已找不到具體的畫作可參考了。

《江行初雪圖》一展開就可看到三個漁人正在同心協力地要讓一艘船渡越急流,就像拉縴一樣,兩人用長繩牽著漁船在江邊拉行,另一人划槳,操控方向。岸上的兩人揹負繩索,繩索另一端綁在漁船上,使勁地牽著繩逆著風往上行走。三人的心思一致,在横亂的波紋中凝聚出一股不屈不撓、逆勢而行的氣息來。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三個漁人同心協力地要讓一艘船渡越急流。(公有領域)

在趙幹的筆下,他們的動作很生動傳神,衣紋、草鞋清晰可辨,還戴著不同樣式的帽子。他細膩地描繪每個細節,甚至連繩子掛在脖子上都可以看得出來。他們的船是沒有篷蓋的木舟,船上還有一些竹編的蓋子,東西都收拾好了,用竹蓋子蓋著,似乎是準備要回家了。

這幅畫作裡的漁人都穿得很單薄,身形削瘦,表情非常刻苦,卻又一派順天知命的模樣。本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庶民生活片段,透過趙幹精妙的鉤勒,讓人感受到的卻是簡樸清新的水上風光。

整個畫幅中,趙幹所描繪的漁夫都勤奮地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由此,我們也能看出,對每個漁夫他都一視同仁,都視為整體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而在繪畫過程中,畫家演繹的其實是他自己那種包容與悲憫之心。

漁船後方是整排高大的蘆葦,江南有很多地方都生長這種蘆葦草,這些蘆葦經過他細心地渲染刻畫,給人相當自然真實的感覺,而且好像還開了芒花,有一點白白的、淺淺的花絮浮在蘆葦草末稍,在畫家筆下,它們就像將要飄起來一樣。

畫卷的左方,河的這岸有幾株横斜參差的枯樹,林間有一老者坐在驢背上,頂著強勁的風勉力前行,他後面是一個書僮。老人憂悶的表情、書僮天真的模樣,以及兩人的衣著,甚至於他座下那一匹眉頭深鎖、毛皮皺縮、瘦骨嶙峋的驢子,都透露出幾許長途跋涉的勞頓與無奈。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正走在雜木下的一對主僕。(公有領域)

在他們後方不遠處,另有一隊行旅,四人行,他們的動作姿態就利落多了,在江岸崎嶇的小路上,走在前方的人還回過頭來,和他後面的人交談,無視初雪中泥濘的路徑。他們的穿戴也比較講究,也保暖,加上年紀較輕,在同樣的寒天下,在厲風中,兩組人馬給人的感覺真有天壤之別。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一隊行旅,四人行。(公有領域)

横斜參差的雜樹大都是些枯秃的枝椏,趙幹以看似紛亂而卻有序的中鋒圓筆抑揚頓挫地、豪放有勁地把無限蕭瑟的感覺傳達出來,本已斑剝粗糙的樹幹上附著一些乾燥捲縮的苔蘚和寄生植物,更加深秋冬景致的蒼茫蕭索。

接下來有一座橋,剛才那對主僕顯然就是從橋的彼端走過來的。橋上方的河面有一個如弦月般的大弓網,造型簡潔優美,看來十分紮實,這網藉著兩根豎起的竹竿,吊在一個固定在河對岸的桿子上,網旁有一個不起眼的、浮在水面上的魚簍,那應是漁獲的「保鮮槽」吧。一千年前的古人就有環保和維護生態的概念,這種和大自然共存共生的智慧,今人所不能及。

岸上有三個小童蹲在一個簡易的蘆葦棚前,竹林旁邊有一童似乎正移動身子要靠過來,他們都裸露著上身,在初雪的天氣裡,一邊玩著,一邊又在炊煮著什麼(茅棚前方有一些鍋碗瓢盆之類的什物)。趙幹藉著寬廣平渺的河水,不着痕跡地描繪這樣單純的生活情態,我們不得不讚歎畫家在美學上的整合功力!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三個小童蹲在一個簡易的蘆葦棚前,大弓網附近有個魚簍。(公有領域)

江面布滿粼粼波紋,細看發現他是用毛筆以中鋒一上一下、很富韻律感地把水波描繪出來,似乎這樣才足以反映風勢緊冽的吹拂,也營造出江面森森遼濶、大自然威嚴得令人摒息的一面。

在水波的上方,對岸的竹林似乎被一層薄薄的雪花覆蓋了,畫家顯然是用白粉敷在竹葉上面,暗示曾下過雪而且還積雪。其它地方,如船上、樹上甚至江面上他也用同一種手法點上白粉,這是一種特殊的「彈粉」技法,讓毛筆沾滿了白粉,然後用手指輕彈筆桿下端,把白粉或輕或重地彈到畫面上,這樣輕輕地彈,卻能表達得那麼細緻,畫家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工夫,才練就了這樣的功力。

古時候的顏料很不容易取得,如果要製作各色顏料,那步驟就非常繁瑣,比如白粉,要先把蛤蜊打碎、磨成粉,或者取來其它礦石、植物原料加以研磨、煉製,然後再煮膠,煮魚膠或者熬鹿角膠,要熬很長的時間,等膠全化勻了,再把膠跟色粉摻和在一起,不斷地敲打,最後沿缽把色糰壓得非常緊密。取用時沾點水把色糰化開,顏料才能附着於絹或畫紙上。

古代的畫家用的顏料都是天然的,有些是自製的,色料做成之後,畫家得趕緊把它畫完,不然的話,很容易就發臭壞掉。中國傳統的書畫在繪製過程中,有很多巧妙的創建與手法,只要我們耐心去追索就會有許多令人驚歎的發現。

漁人的生活看似艱困 背後蘊含無限溫情

竹林的另一側有一個漁人正在汲水。他站在簡陋的小碼頭上,身體微曲,正傾斜著水桶在打水,非常生動且饒富趣味的描繪!他為什麼會在這裡提水呢?他身旁的樹林中露出一角茅草圍籬,可能這兒就是他的住家,或者竹林那一頭的四個小童正要煮東西,需要水。畫家有意製造這些驚奇點,讓嚴謹簡樸的畫面得以注入鮮活的氣息。

趙幹作品《江行初雪圖》局部,有一漁人正用水桶汲水。(公有領域)

往後又有另外一些漁人共駕兩艘船,他們半彎著腰、握著槳奮力地划船。兩人一組,表情姿態各異。看來風勢非常大,逼著大家不得不使盡全力,快快穿過這股強風,順利上岸回家。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一些漁人共駕兩艘船,奮力地划著,希望快點穿過強風,上岸回家。(公有領域)

接下來是一叢一叢的蘆葦,在蘆葦後頭,有一對小童正抬著簡便的方形網,打算下水撈魚。兩個小童穿著短褲頭,全神貫注、小心翼翼地涉水前行。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蘆葦叢之後,一對小童正抬著簡便的方形漁網要下水撈魚。(公有領域)

藉由畫家生動的描畫,隱約能讓人看到小童背後那個貧困但幸福的家庭。在這種凝重簡樸的大氛圍中,理所當然,小小年紀也要幫忙家計的。畫家全方位的巧思,使整幅畫的內涵和社會的真實面契合得相當妥帖。

在斜上方,隔著沙渚有兩座架在水面上的草棚,草棚是用木頭搭起基架,再用竹或蘆葦編的篷蓆搭成拱形的屋頂,形成一個隱密的空間,漁人可以在這兒避風、下網,等待魚兒上門。其中一人身旁還有一個小酒器,顯然他是在飲酒取暖。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兩座架在水面上的草棚。(公有領域)

在此,畫家不厭其煩地把一些細節詳實地描繪出來,比如水面上的水草被吹得折腰了,草葉仆偃的方向一致,加上筆法勁利,呈現的力道足可讓觀畫者也感受到那種強勁的風勢。

往下走,有的漁夫把竹籬笆圍在水中,魚兒進得來可出不去!他們的辦法是一人划著船巡視魚況,有魚的話順便把魚趕到後面等待著的大網邊,輕鬆的網魚,從划船者那下望專注的神態就可以了解這一點,這也是另一種天然的漁獲方式。

我們也可以從這些漁人和行旅者身上體察當時人的穿著,以及當時流行的服裝樣式。這也是很好的考古課題。

趙幹把這一帶的幾個場景都經營得很生動有趣,布置了許多散設的小茅棚,存放一些食具、酒器、坐墊等。想休息時就進去歇歇,喝點水、酒之類的;該用餐時,也有方便條件可隨意煮食;天候不佳時,可防防風避點兒雨;有漁獲時又不乏存放的空間。當時在江上討生活者的情況大概就是這樣。這樣閒適的日子,真有點活在當下,「帝力於我何有哉」的自在與自得。

順著竹圍籬再往下走,有一個淺緩的沙洲,上面染了石青、石綠,因為這幅作品是一件「設色畫」,意思是經過規劃後再染上顏色的畫作。所以這幅畫所有的水面都塗上了花青與藤黄調合的顏色,土坡則上一些赭石、赭墨,水岸上、洲渚中的茅草,也都上了一些石青、石綠等礦物性原料。

前面講過,古人所能取得的顏料大都是來自於礦物或植物,比如赭石就是從紅土中研取出來的;花青和藤黄是從植物的花葉中提煉的;包括我們前面提過的白粉,也是用蛤蜊、貝殼研磨出來的。

礦物性顏料比較能夠持久,很適合畫在絹布上,可以保存很長的時間,但缺點是當它上色上得很厚重的時候,會有顏料剝落的情況。所以有時我們看古代的畫作,因為年代已久,絹布已經黯沈,或者因為收收放放的頻率很高,絹布的纖維斷裂,這樣也很容易讓礦物性顏料剝落。

幸好《江行初雪圖》這件作品所上的顏色比較淺,並沒有像一般工筆用彩那樣一層層染上厚重的礦物性顏料,所以畫面上的顏色就保存得非常好,非常勻整。

每個漁夫都恰如其份地融入江面生態中

緊接著,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船,船上有一人或多人在辛勤地工作著,甚至船上還蓋有小小船屋,漁人幾乎可以在上頭生活,所謂的漁水人家,應該就是這樣吧。

這些船都是小船,它們的功能性都很強,做工也非常細致。有獨木舟也有雙舟併合。獨木舟最多只容兩人搭坐,兩人合力捕魚;併合船則適於多人操作,有人划船、有人下網、有人準備食物,這樣也就可以工作比較長的時間。

其中一艘木筏在坐位旁還架出兩支竹竿,上面掛了一些物品,主人正在巡視有否漁獲;也有人在竹竿前架個大漁網來捕魚,船上還設計了雙人座的木椅,兩個人正舒適地坐那兒閒談。

另外,也有單打獨鬥的畫面,但漁人在工作中的忘我情態和船行駛的方向,讓人感覺他們之間存在著某種默契,是孤而不獨的,並且都恰如其地融入江面生態中。

總之,他們呈現了「工作中有生活;生活中又混同於工作」,利用這些場景,趙幹把這個具體而微的小小世界揭示給我們。人與人之間合作無間、群體與群體之間和諧融洽的情景,畫家也都完美地呈現出來。

一家五口兩代人  喜怒哀樂俱在其中

接下來還是一些船,而且一艘艘都自成一個小小世界。他們在船塢裡頭自在地烹煮、過生活、辛勤地捕魚、悠哉地撐著傘閒聊,尤其在畫作的盡頭畫有一家五口兩代人,兩艘船,兩個男人都正忙著,一人划船,另一人正在升火準備炊食,婦女小孩則面無表情地踡坐一旁等候著。在這樣無言的畫面中,這些人得以無需遮掩地流露他的喜怒哀樂,這也是鄉野小民的另一種自在吧。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一家五口兩代人,兩個男人都正忙著,一人划船,另一人升火炊食,婦女小孩則踡坐一旁等候著,(公有領域)

畫面中較為有趣的是撐傘聊天的場景,一個小小草棚屋搭在水中央,裡頭畫了兩個人,小草棚的基架下方,還栓了一艘小木筏。在等待魚兒上網的漫長時間中,兩人聊著聊著,其中一人神色茫然地看向遠方。棚頂上撐著一把傘,傘上施了點白粉,「彈粉」表示上面有薄薄積雪,以這樣的技法來表現鵝絨般細細的薄雪,頗有韻味。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一個小小草棚屋搭在水中,裡頭畫了兩個人,小草棚的基架下方,還栓了一艘小木筏。(公有領域)

從這個部分可見到古人的生活智慧:這草棚前端撐了一個漁網,正對著圈住魚路的圍籬開口處,魚兒若不知設防地游到這一帶,可真是逃生無門,因為從這開口處游出去的話,正好自投羅網,如果回頭逃竄的話,後面還有一具更大的網兒等著呢!

另有兩艘雙併船也有非常巧妙的設計,很明顯的,那是兩艘狹船併攏在一起,船的頭尾兩處各用横桿、横板架住,拼成一艘稍大的船。頭尾兩端相扣,中間卻是空的,正好放置大小魚簍,魚簍深置水中,捕獲的魚兒就擺放在此,不管打魚的時間多長,可一直保有活跳跳的新鮮魚兒,也不怕魚兒逃跑。

這類令現代人驚歎的場景比比皆是。在浩淼寬廣的水面上,有那麼多由草棚、蘆葦間隔出來的小空間,每一個小空間都有無數的生活小故事,以及這些小故事背後深沈的生命情境。

畫家以細膩的手法把畫中人的生活情態表現無遺,每一個畫中人物的臉上或多或少都帶有生活的滄桑與生命的無奈,但也帶著人與人之間和諧互與、盡在不言中的融溶;在人與天地之間,生活課題也讓他們學會了順天應命,並在其中自得其樂。因此,雖然好像是漫天飛雪,生活好像非常艱辛,裡頭卻有無限溫情在。

趙幹擅於山水畫的布局,他利用蘆葦、土堆、岩塊,沙洲還有捕魚的魚場,這樣一個個場景串連起來就構築出一個極富江南特色的美景,在這樣的景色中貫穿著許多人生的面向。對這個完滿具足的小小宇宙來說,趙幹就像是造就他們的神,一個有無限能力與博大慈悲與寬容的神,而我們有幸能透過這神的眼去俯瞰這小小世界,悲憫他們的艱辛、體恤他們的風霜;讚歎他們的純樸、歌詠他們的智慧。

中國古畫特有的蓋印以及品級

這件畫作一打開就看見兩方很大的印,是清高宗的印,其中一方刻的是「五福五代堂 古希天子之寶」。清高宗就是乾隆皇帝,所謂故宮收藏也就是乾隆皇帝自家的收藏。既然是他家的東西,他就可以隨心所欲地賞玩。所以很多故宮的東西,我們都可以看到乾隆皇帝的題字和用印,他寫了無數的題跋和蓋了很多很多章,在故宮典藏的字畫中,覆蓋面極大。

五代南唐 趙幹《江行初雪圖》引首。(公有領域)

在畫面中間部分,往上看會發現畫面上有一個很大的「天曆之寶」的印章,印章旁邊還有「神品上」三個字。

「天曆之寶」的印文是彎彎曲曲的線條,這一方印是傳統的「九疊文」印。篆書的「之」字就好像中間畫了一支叉子一樣,兩旁是九彎十八拐似的對稱疊紋,底部還有一個基座。天字的造型和之字大同小異,都屬於篆書印章,都是用篆字書寫後再刻。

五代南唐 趙幹《江行初雪圖》局部。「天曆之寶」印,印旁可見元文宗墨蹟「神品上」。(公有領域)

古代品評畫作的等級,分神品、妙品、能品、逸品,用這樣的方式去判斷作品的優劣。神品是最高等級,還分上、中、下。「天曆之寶」的印主是元文宗,「神品上」是他留下的墨蹟,一方面為這個作品做一個註記,記載證實這件畫作曾是他的收藏品。因為元文宗設立了「奎章閣」,「奎章閣」中收藏了很多歷代書畫作品,所以我們只要在這些書畫作品上看到「天曆之寶」的大印,就知道曾被元文宗的「奎章閣」收藏過。

蓋滿各式印章表示作品流傳的軌跡

接著就到手卷的末端,這部分又蓋了好多大大小小的印章,而且印泥都是用硃砂。古人在蓋印章時,一般都會用硃砂印泥,但是如果家裡有至親過世,印章的印主就會蓋上黑色。所以,顏色也不是隨隨便便可以使用的。

五代南唐 趙幹《江行初雪圖》末端。由各式印章可知作品流傳的軌跡。(公有領域)

後半段這麼多印章,每個印章都有它的意涵,我們可以從這些印章了解到,這件作品曾被誰收藏過。比如畫面的下半部分,我們可以看到畫面結束的位置有「內殿珍玩」的印章;還有在畫面上方也有一個「御府寶繪」的印章;裱綾的後方,也有一個「群玉中秘」的印章;再往後頭看,我們還可以看「明昌御覽」這方印,共有四方印,都是金朝的金章宗的印章,所以我們知道這件作品曾經被金章宗收藏過。

宣和時代有其特殊的用印法,前面、後面都有固定的用印位置。在這件作品中,我們也可以看出這樣一個大概的端倪。在這件作品的最前方,蓋了金章宗的兩方印,畫面的後面也蓋了兩方印,而且他們蓋這個印顯然也受到宣和時代特殊蓋法的影響;宣和就是北宋徽宗的年號,他們有特殊的「七璽」的蓋法。

章宗沿用了這個用印法,所以我們可以在南唐李煜的題字的左上方看到一個御書的印,下方有一個「明昌寶玩」的印,都是金章宗的印,分列在畫面的四個角落,蓋得非常規整,他有他一套獨特的蓋印方式。

畫作裡的諸多印章也表示這件作品流傳的過程,如元文宗的「奎章閣」,我們甚至還可以看到梁清標的收藏印。這些都可以讓我們了解繪畫史中承傳有序的鑑藏過程。

所以,欣賞中國的繪畫作品,除了畫作本身的內蘊與魅力之外,印章、詩作、書法、等等,都圍繞著畫作去演繹,能讓觀賞者更深入地了解此幅畫的內涵,也可以在其中發掘許多樂趣,也能開長許多智慧,更能添增些許美感經驗。因為它蘊含的不只是畫家單一的創作,還包括後世對這件作品的收藏、賞玩的歷史記憶。歷史的長河涓涓不息的延續著、貫串著,在天地間、在任何一個小小世界裡、在每一微細的分子中。@*#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顧愷之多才多藝,善作詩詞、精於書法,尤其擅長繪畫。因為他的才華多元,當時的人稱他有「三絕」:「才絕、畫絕、癡絕」。他與曹不興、陸探微、張僧繇合稱「六朝四大家」。
  • 李白七言絕句。明朝詩論家許學夷在《詩源辨體》中說:「太白七言絕句,多一氣貫成者,最得歌行之體。」以《望天門山》一詩為例(開元十三年即725年所作)
  • 盛唐,是帝國領土最為擴張的時期;塞外遼闊的風光,英雄策馬的景象,拋頭顱、灑熱血,建功立業,是每個好男兒心中都有過的夢想。在這個時期也產生了許多傑出的邊塞詩人,他們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鳴,也被人們所廣為傳唱,而其中最傑出的當推王之渙。
  • 南宋與金議和前後,日本大臣平清盛逐漸掌握權力,成為朝廷重臣。此時日本市場商品日益增多,產品也精益求精,商業更趨發達。商品經濟的發展必然導致貨幣的發行,但是當時日本鑄造的銅幣質量低劣,因此急需進口貨幣。宋朝的錢幣成為日本最急需的商品。
  • 從熙豐新政到元祐更化,大宋朝在變革與反變革中迂迴動盪。然而,比之變法成敗更為重要的、令千載後世為之景仰的則是那一批宋士大夫們不為退轉的道德實踐與浩乎沛然的正大之氣。滿懷著那樣勢無可阻的正氣,他們無論在政壇上大有作為或是無所能為,他們注定都將在這裡,或者在那裡,大放異彩。
  • 「神才妙舞,韻雅聲揚。」高齡91歲的國寶級山水畫家王獻亞,特別題下這八個字,讚揚神韻的美妙。
  • 在(有文獻記載的)中國古代女藝術家中,管道昇是位才藝傑出又福慧雙全的女子。她不僅擅畫梅竹蘭、工山水佛像、精翰墨詞章,而且是大書畫家趙孟頫的溫婉賢妻、知音伴侶,同時也是一位循循善誘、言傳身教的慈母。
  • 文人畫是中國傳統繪畫當中一個特殊的類別。此一分類並不是根據繪畫的內容,而是以畫家的身分而定名,畫家的身分多具有深厚文化修養的文人士大夫,另還有較特別的──禪僧。 中國文人畫始自唐朝的自然派詩人畫家王維。其多才多藝,既能書擅畫,又妙解音律,以畫的造詣而論,創造了水墨山水畫派,被稱為「南宗畫之祖」,文人畫的開宗人物,受禪宗影響很大。詩作擅以描寫山野田園自然風景,如身入詩中景色,他的畫更具有這種氣質。這種文字與繪畫的結合始自王維,所以董其昌稱王維的畫為「文人畫」。自此之後,中國的繪畫與詩、詞、書法等結了不解之緣,至於在一幅畫上落款、題詩、題跋甚至於加蓋圖章,以及畫家以書法筆意作畫等的演變,似乎都可說是因「文人畫」而產生。
  • 全卷描寫長江沿岸漁村初雪情景。天色清寒,葦業樹林,江岸小橋,一片初白,寒風蕭瑟,江水微波;漁人衛寒捕魚,騎驢者縮瑟前進,表現出江南初冬漁民和旅行的生活情況,繪景畫人均積傳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