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綿恆陷入多個漩渦」系列之上

常小兵被立案偵查 江綿恆不斷遭敲打

前中國電信集團公司董事長常小兵在中共北戴河會議召開之際被正式立案偵查。(余鋼/大紀元)
人氣: 66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實報導)近來,有關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不利消息密集傳出,凸顯其正身處多個漩渦,境況高危。這其中的旋渦之一就是其親信、前中國電信集團公司董事長常小兵在中共北戴河會議召開之際被正式立案偵查。

幾乎與此同時,上海紀委通報了對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上聯投)的巡視整改情況。而上聯投是江綿恆在上海的核心利益地盤之一。可以說,江綿恆早已成了習近平當局反腐的主要靶標,隨時可能被公開查處。

電信高管頻落馬 陸媒影射江綿恆

近幾年,大陸電信領域的國企高管連連因貪腐被查,有的甚至直接就是江家「白手套」,這讓有「電信大王」之稱的江綿恆如芒刺在背,也顯示其處境不妙。比如,2015年12月27日,被外界視為江綿恆親信的中國電信董事長常小兵因嚴重違紀被調查。當時就有評論說,這很可能意味著當局對江綿恆的調查已取得重大突破。

隨後不久,陸媒《南方都市報》獲得一份當年對常小兵的實名舉報信。常小兵被舉報曾向郭伯雄家族輸送12億元人民幣的房產利益。

舉報方中國誠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舉報方」)指稱:「中國聯通現任董事長常小兵和前任董事長張春江為首的處置房產決策群體,存在嚴重的違法違紀以及腐敗犯罪問題。其不僅內外勾結,坑瀣一氣,損公肥私,涉嫌向郭伯雄家族進行利益輸送,造成巨額國有資產損失及稅款流失;而且充當黑惡勢力的幫凶,為虎作倀,強取豪奪,破壞社會安定。」

當時,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就曾表示,常小兵被查除了與其自身貪腐有關外,還與江綿恆及江派人馬聯手攫取巨額利益密切相關。官媒點名常小兵曾為郭伯雄家族輸送利益,這很明顯是直指江綿恆,也是江綿恆處境不妙的信號。

2016年8月9日中共北戴河會議之際,常小兵再被適時拋出,以「涉嫌受賄罪」被正式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而此前不久,郭伯雄已因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常小兵在落馬4個月前,才從中國聯通董事長位置調任中國電信董事長。因此外界認為,常小兵突然落馬的原因,更多涉及其在中國聯通工作11年間的經濟問題。

而在其被拿下之前,中國聯通網絡分公司副總經理張智江、中國聯通集團公司信息化和電子商務事業部部門原總經理宗新華等聯通高管就已經被當局調查。

大陸財新網當時發表題為「前高管宗新華被查 聯通多人遭舉報」的報導,其中罕見點名江綿恆的上聯投,明顯有影射江綿恆之意。

江綿恆掌控的另一利益地盤中移動也深陷窩案之中,一直震動不斷。2009年底中國移動原副總裁、網通總經理、與江綿恆關係密切的張春江落馬。隨之,中國移動原副總魯向東和廣東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徐龍等10多名省級公司高管紛紛落馬,中移動成了名副其實的腐敗重災區。

上海紀委通報上聯投 涉江綿恆核心地盤

8月8日,常小兵被立案的前一天,上海紀委通報了上聯投的巡視整改情況,其中提到公司領導違規發放津貼等問題。而上聯投被指是江綿恆的核心利益地盤。

去年11月10日至今年年1月8日,上海紀委第一巡視組對上聯投進行了巡視。2016年2月3日反饋了巡視意見。當時反饋的巡視意見提到,巡視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已按規定轉市紀委、市委組織部及有關部門處理。

政商一體 促成「中國第一貪」

江綿恆的大規模貪腐始於上海。

江綿恒生於1951年,1986年35歲時赴美國留學,1993年1月回到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當一名普通技術員,4年後躥升為所長。之後曾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上海分院院長。2015年1月,江綿恆卸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現為上海科技大學校長。

江綿恆同時還擔任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是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董事會成員。江綿恆也曾操控大陸網際網路、主導建立臭名昭著的長城網絡防火牆,還曾染指航天業,任神舟飛船的副總指揮,可謂是中共官二代中政商一體的代表。

江綿恆通過控制上聯投,先後投資中國網通(CNC)、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宏力半導體、上海微創軟體有限公司、香港鳳凰衛視等企業,另外,該公司還獲得中國股票市場戰略投資者地位,在多家上市公司持有股權。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描述,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江綿恆開始回國「悶聲大發財」。江綿恆投入商海不離官職,成為政商一體的巨貪。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而開始他的「電信王國」生涯。表面上上聯投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恆私產。由於他是江澤民的兒子,所以要錢有錢,要權有權,2001年上聯投掌控的公司已有十餘家,如上海信息網絡、上海有線網絡、網通等,業務相當廣泛。

江澤民一道令 「北方電信」進私囊

江綿恆作為「網通」老闆,揚言說要吞併「北方電信」,但其實「網通」早已經讓江綿恆折騰空,根本沒有能力收購「北方電信」。為了解除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親自下令中國電信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10個省的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

《江澤民其人》描述,這段時間,江綿恆把網通三次整合後又統統撤銷,在令人眼花繚亂的整合、撤銷把戲中他把國家電信資產都收集到自己荷包里。江綿恆親信、中國網通總裁張春江就曾毫不隱諱地說:這一切就是「為了股票上市」。說白了就是把官產掏空化為己有,讓買「網通」股票的人當冤大頭。

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恆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經濟領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的董事會他也有份。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機,無意中發現空中雜誌上刊登的上航董事會舉行會議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綿恆,但上航正式股東名單則從未向社會公布過。他們說,江綿恆既是中國「電信大王」,也是上海灘的「大哥大」。

習近平推「重大決策終身追責」 震懾江派

習近平、李克強上台後,開始著手推動國企改革,著手從江澤民派系所結成的利益集團手中奪回經濟控制權、奪回錢袋子,這自然包括江綿恆控制的「電信王國」等勢力範圍。

大紀元新聞網曾報導,江派壟斷中國經濟命脈長達20多年,國企幾乎成了江派的搖錢樹和錢袋子,其親信遍布各個經濟領域。他們從中大肆侵吞國有資產,瘋狂撈錢。因此,當局的國企改革從一開始就遭到江派的極力阻撓。面對經濟不斷下行惡化的壓力,當局不斷放出重話,一些身為國企高管的江派親信也不斷因貪腐落馬。但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劉雲山家族等勢力仍然不斷利用經濟問題攪局,竭力阻礙國企改革的推進。

據外參出版社出版的吳泉源《薄熙來受審幕後交易》一書所述,早在2013年1月下旬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就曾公開點名央企五巨頭: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電信、中移動,批評他們搞任人唯親、揮霍公款、官商勾結、另立門戶搞「家屬業務」。李克強稱:「不整頓、不大改變,會出大事請,誰都負不了責。」

而這其中,江綿恆控制的「電信王國」就囊括了中移動、中網通、中聯通等全球最賺錢企業。這些企業都成了江家的「錢袋子」。

習近平當局為整頓國企,防止國有資產流失,8月23日出台了《關於建立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制度的意見》(下稱《意見》),對涉及集團管控、購銷管理、工程承包建設、轉讓產權及上市公司股權和資產、固定資產投資、投資併購、改組改制、資金管理、風險管理等9大方面的問題進行責任追究。其中,權力集中、資金密集、資源富集、資產聚集的部門和崗位為監督問責的重點。

該《意見》規定,國有企業經營管理人員違反法律法規和企業內部管理規定,未履行或未正確履行職責造成國有資產較大或重大損失,以及其它嚴重不良後果的,應當追究責任。處理方式包括:組織處理、扣減薪酬、禁入限制、紀律處分、移送司法機關等。

《意見》還特別強調:「實行重大決策終身責任追究制度」,也就是說相關責任人無論是否已經離開企業,都要被追責,承擔應有的責任。這對江綿恆等人來說,自然不是好消息。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中國的經濟能否正常平穩發展對社會和政局的穩定至關重要,也是如今習近平當局面臨的困局。由於中共的體制因素的制約,加上江澤民、曾慶紅本人還沒有落馬,以及江派台面人物還在掌握權力等因素,習近平當局在經濟領域的反腐「打虎」,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國企面臨的嚴峻局面。如今習當局採取的國企重大決策終身問責制度,就是面對經濟困局及改革受阻,對江派採取的打擊和反腐措施。#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6-09-06 10: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