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鄭顥無奈當駙馬,皇帝嚴教女兒

作者:程守信

古風悠悠。(Shirley/大紀元)

  人氣: 8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唐宣宗李忱最寵愛女兒萬壽公主,一心要替她物色個好駙馬。可是,中唐時代的社會風氣,一般才貌雙全的士大夫都不願作皇帝的女婿,因為怕惹麻煩、受閒氣。

唐宣宗要宰相白敏中為他留意此事,挑來挑去,只有起居郎鄭顥是位如意郎君。他是憲宗時期宰相鄭綱的孫兒,進士及第,當過校書郎、右拾遺內供奉,斯文典雅,風度翩翩。不過,當時他剛和盧氏小姐訂婚。鄭、盧兩家都是幾百年的世家大族,門當戶對。媒人去盧家送禮,已經走到鄭州了,白敏中硬是派人把媒人追了回來,阻止了鄭家與盧家的這門親事。鄭顥因此恨透了白敏中!但又毫無辦法,因為聖旨是不能違抗的。

公主出嫁了。禮賓司按照規定,要用銀妝車。唐宣宗不同意,他說:「我號召天下士民,勤儉樸素,應該從我做起。」吩咐把規格降一級,用一品禮制,乘銅制妝車。

臨行時,皇帝(唐宣宗)告誡公主說:「到了婆家,要盡兒媳禮儀,跟老百姓一樣,不可輕視丈夫家族中的親友,更不許干涉公家的事情。」並且親手寫了一張字條:「苟違吾戒,必有太平、安樂之禍。」意思是說:你若違背父親的教訓,就會像太平公主和安樂公主一樣,闖下大禍,不得善終。這是一種嚴厲的警告。

萬壽公主到了夫家,沒能完全遵守父親的囑告。有一次,小叔鄭頡得了重病,宣宗派中使(宮中使者)去鄭家慰問。中使回來以後,宣宗問及中使:「公主現在哪裡?」中使告訴說:「正在慈恩寺看戲。」

宣宗氣忿忿地說:「我一向奇怪:為什麼士大夫家總不肯和我的女兒聯姻,現在完全明白了,人家是有道理的!」宣宗馬上叫人把公主召來。公主進殿後,宣宗讓她站在階下,正眼也不瞧一瞧她。公主急了,哭著請罪。宣宗叱責道:「哪有小叔生病,做嫂嫂的不去探望,竟然跑到戲場看戲去的!」一頓教訓後,才送她回家。

從此以後,皇室貴族的女子,都小心謹慎,遵守禮法,像山東的崔、盧、鄭、王等大族的家風一樣有禮貌,謹守規矩。

頗為有趣的是,後來白敏中接受詔令,外出去討伐黨項,出任邠甯節度使。白敏中很不痛快,宣宗問他是什麼原因?他才表明心曲:「鄭顥原來不願當駙馬,是我勉強他的。從此他就把我恨透了!我當著宰相,他整我不倒。如今,我要去外地,鄭顥一定會來挑刺,我真不知哪天會死呢!」

唐宣宗聽了,笑道:「這個事我早就明白,你怎麼現在才說穿呢?」於是,叫宮人端出一個柳木盒子交給白敏中,說:「你自己去看吧,這裡都是鄭郎(駙馬)控告你的書信。我若相信,你的宰相早就垮臺了。」

白敏中這才放心地從征、外出去了。

(事據《資治通鑒》及《通鑒記事本末》)@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個國王聯袂而來,足使明成祖朱棣(1403--1424)喜出望外了。他當初派鄭和下西洋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提高國家和自己的威望。現在四方來朝,而且這次身為國王的貴賓也來到了北京,明成祖當然要熱情接待,讓這些國王一瞻上國風采。
  • 脫脫是個賢相,他「功施社稷,而不伐;位極人臣,而不驕。輕貨財,遠聲色,好賢禮士。」他對君王忠心不二,所以在關鍵時刻能大義滅親。
  • 黃霸的可貴之處,在於在明察事實的基礎上「多算」。因此,他處理問題,提出建議,既符合法律,又得人心,皇上很信任他,其他的官吏和老百姓,都很敬愛他。
  • 凡罪狀未明時,無論壞人還是好人,都應按法律程式進行審理,這樣才能使違法亂紀的壞人受到懲罰;使蒙受不白之冤的好人得到昭雪。
  • 我心中只有一怕:怕正直的史官,在史冊上記下這不忠的行為,使我遺臭萬年!
  • 但馮氏卻知禮達義,勸家翁應心無厚薄,她這實際上是做到了孝翁悌夫了,真可以為後世女子的楷模。
  • 為什麼唯「趙廣漢至精能行之,他人效者莫能及」呢?最根本的原因,是老百姓和下屬都明白:趙廣漢一心為公,伸張正義。從內心裡支持他,幫助他!
  • 康熙帝為政治所需,雖然廢掉皇太子,但廢黜之後,難以割斷父子之情。每對諸臣談起,便老淚橫流,涕泣不止。
  • 元朝時代的耶律楚材是契丹族,蒙古國大臣。在他侍奉成吉思汗、窩闊台汗兩朝近30年間,屢次為了維護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敢於犯顏直諫,置生死於度外。
  • 人們常以「出淤泥而不染」來讚揚那些身處惡劣環境而潔身自好的人。乾隆後期的兩江總督岳起就是這樣一位品德高尚的人。他在吏治腐敗、官場貪污成風的情況下,依然提倡為官節儉,並能以身作則,為世人樹立了榜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