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蛹成蝶 一位華裔生的蛻變

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工程學專業一年級學生劉全(Justin C. Liu)。(劉全提供)

    人氣: 65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9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何伊美國華盛頓DC報導)一個人的成長,正如化蛹成蝶般,只有褪去束縛自我的繭,才會展開多彩的雙翼,自由地飛翔。用這句話來形容劉全(Justin C. Liu),似乎再貼切不過了。

站在眾人面前的劉全,俊逸灑脫,神清氣朗,一臉燦爛的笑容,瞬間就讓周圍變得明亮起來。此刻他已帶著行裝,邁入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開始就讀工程學專業一年級。

今年暑假,在華人社區舉辦的教育講座上,劉全分享了他學習與申請大學的心得,並兼做活動主持人。對活動環節把握地游刃有餘,卓越的領導力、積極的心態、純正流利的中文……這位陽光大男孩彙集諸多優秀特質於一身,受到眾多家長的矚目和學生的艷羨,大家紛紛向他「取經」。

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工程學專業一年級學生劉全(Justin C. Liu)。(劉全提供)
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工程學專業一年級學生劉全(Justin C. Liu)。(劉全提供)

害羞男孩的轉變

有誰會想到,其實劉全從小是一個害羞內向、在人群中靜靜待在角落的男孩呢。「我小時候不是一個開朗的孩子,非常害羞,也沒有主見。爸爸媽媽叫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

劉全在讀七年級時加入了「童子軍」,這個全新的環境注重培養孩子們的領導才能,並引導他們突破觀念,用開闊的視角去待人處事。劉全在發生著改變,他擔任過資深隊長,帶領一個由十名低年級成員組成的團隊。他參加了體能訓練和心智訓練(Mental Discipline),還學會了自我管理、做飯、規劃自己的錢物,知道怎麼去賺錢和花錢。

在「童子軍」的六年,劉全學會凡事都做好,終於讓父母對他放心了。他的母親張麗芳說,「孩子應該有團體生活,只要成員的興趣基本一致,他們討論的東西是正面的,在團隊裡履行自己的角色和職責,就是在改變自己,做父母的也就不用操心了。」

「許多人把SAT視為申請大學的一個重要部份,考得好的確有幫助。對中國家長來講,我的SAT分數並不高。可是想要進一所好大學不是僅靠這個,學習成績、戶外活動、領導力、體育等諸多因素,都需要考慮。從綜合方面看,我做的是很好的。」劉全謙虛地補充說,「沒有做到最棒,可還是蠻好的。」

拒絕電子遊戲的孩子

在這個電子產品和遊戲風行的年代,年輕一族沉迷其中,為人父母者對此頗為頭疼。「劉全不玩電子遊戲」,這讓很多人既驚訝又佩服。

劉全自幼就在爸爸媽媽的嚴格要求下,接受父母建議,不接觸電子遊戲。後來他發現,這真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許多同學放學回家後,常常會打打電動,一打就是二、三個小時,然後才開始做功課。劉全卻是利用這段時間出去鍛練身體,跟同學打籃球,騎車,參加「童子軍」的聚會或者教會的活動。這些活動給他帶來很多鍛練自己的機會。

會說純正中文的「ABC」

劉全講一口純正流利的中文,令很多人覺得難以置信,他是一個在美國土生土長的「ABC」(American Born Chinese,指出生在美國的華人)。劉全對這一點頗感滿意,他為此特別感謝自己的父母。

張麗芳夫婦來自台灣,曾從事新聞工作,移民美國近20年了。張麗芳的先生現在是一名身兼廣播評論的資深自由專欄作家,她在華府的美京華人活動中心(CCACC)擔任常務副會長,多年來致力於社區服務,頗有好口碑。夫婦倆「逼」孩子們要學好中文,讓他們週末去上中文學校,在家裏則必須用中文交談。

「我們夫婦的職業從語言上,對他多少有些影響吧。我們會給他很多鍛練和提高的機會,比如讓他參加演講比賽,幫他字斟句酌,陪他對著鏡子演練。過程很辛苦,但經過這種磨練,他今天才能做到在大家面前用中文這樣自如地表達自己。」

「凡事用心」

「凡事用心去做,獲得的會是好的結果。」這是劉全分享的又一點心得。

「很多華人家長會逼孩子學這個學那個,他們會說,你現在不喜歡,可是如果你現在學,以後就會有用。但我的爸爸媽媽比較美國化一些,給我的壓力不多也不少,他們既不會強迫我前進,也從不忽視我,是比較perfect(完美)的。他們會跟我說,如果你喜歡做這件事情,那就去做,可是你要做好。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想法。於是,我遵照這個去做,把要做的事一定做好。」

劉全今年暑假受邀參加華人社區教育主題講座,分享感言並擔任主持人。(何伊/大紀元)
劉全今年暑假受邀參加華人社區教育主題講座,分享感言並擔任主持人。(何伊/大紀元)

對於兒子的肯定,張麗芳深為感動,也很感激。「我沒想到自己可以在兒子心目中做到Perfect,從來也不敢這麼認為。我常常會跟孩子說,我有很多缺點,爸爸媽媽在很多觀念上還需要跟你們溝通。」

「華人家庭來到美國,在這裡養育孩子,在很多觀念上需要做調適,過程中會有掙扎,但這也是我們面臨的一門功課,需要學習。也許我們雙方協調地不是很好,可我們在朝著同一方向走,希望孩子有一個自由的意志,尊重他的想法。他要做的,對或不對,我們也不知道。我們認為對的,就讓他做了;如果不成,我們也努力過了。」

張麗芳說,「其實每一個做父母的,都有自己的優勢,關鍵就是從孩子的性相和優勢去幫助他們。」

結交「理想朋友」

劉全自認為在學校不是最優秀的,但令他自豪的是,自己結交了不少優秀的朋友。

「你不可能找到興趣和個性跟你完全相同的朋友,即使有,那彼此間的距離太小了。所以,我有好多不同組的朋友,有的功課很好,有的擅長體育,打球很棒,有的個性開朗,擅於溝通和表達,跟他們在一起,還能交到新朋友,都能幫助到我。大家的特點結合在一起,就是我的『理想朋友』。」

當然,交朋友是有底線的,如果在交往中瞭解到,對方抽煙、吸毒、喝酒或沉迷電子遊戲,他就判斷出,這個人不可能成為自己的朋友。

其實,劉全曾因交友不慎而跌倒過。在父母的陪伴下,他一點點爬起來,教訓讓他變得成熟和更加懂事。

「那時候,我們很緊張、很難過。但一位好友說,他現在跌倒是一件好事,比他以後走上社會跌倒,會更好。現在回頭一想,那段經歷真的是他的福氣,就像人生病了,過去後會發現這其實是一種福氣,它會改變你對人生的態度。」張麗芳說,「現在他要去上大學,我們不會再擔心,因為他會自律了。」

成功申請大學,重在表現特質

「你從懵懂起步到開始進步,繼而取得成就,這個過程,如果能讓目標學校瞭解到,他們是會欣賞的。你跌倒過的經歷,或者是幫助過他人,如何組織社團或發起團隊去服務社區,這也都是美國的大學所欣賞的,因為它們與美國的文化是相契合的。」

孩子在申請大學時,家長不必緊張。孩子應該表現的,是自己的特質、品格、建立的人際關係以及如何克服困難,這些都是美國學校比較強調和看重的。
「每一位父母的價值觀和取向都有所不同,如果是為孩子著想的話,就應站在他們的立場去考慮。」張麗芳表示。

但是,孩子在美國成長,並不意味著要讓他全盤接受美國文化。父母需要與孩子溝通,讓他們知道在美國這個環境中,甚麼樣的理念對他們才是好的。其實很多中國傳統的觀念是很寶貴和值得承襲的,比如,中國人的孝順、待人有禮貌,這些跟他們在美國學到的核心價值觀也是相通的。做父母的要讓孩子知道,應該在甚麼樣的價值觀下去做事情,扶持他們往前走。

把握機會 做世界公民

在劉全看來,年輕人要把眼光放長遠,用宏觀的視角去看待和幫助我們賴以生存的這個地球。「我們不僅是社區的公民(citizen of the community)、國家的公民(citizen of the nation)、也是世界的公民(citizen of the world)。」

劉全說:「我不確定在我的夢想中,哪一個是我最喜歡的學校,但馬里蘭大學是我很喜歡的一所大學。我相信,不管去哪一所學校,如果你喜歡,它就會給你很多機會。你抓住這些機會,就可以打開很多扇門並獲得更多機會。所以,不管你現在選擇的是甚麼,最後就會收穫到你想要的結果。」

責任編輯:夏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根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IIE)的統計,2004年到2013年美國外籍生人數增為三倍,其中最多的是中國留學生。早期對華裔留學生的印象是,大部份來自中國的富裕家庭,打扮時麾,開著豪華轎車,但現在情況有所轉變,更多的華裔外籍生來自中等家庭,來美國是為了追求更好的高等教育。
  • 在美國,亞裔學生特別是中國籍學生,多半給人用功讀書、成績好、孤獨、不擅社交的刻板印象。不過,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中國籍學生,不想被貼上這樣的標籤,努力在課業之外,融入美國文化。
  • 根據新美國傳媒,加州大學河濱分校(Riverside)的研究顯示,華裔父母少鼓勵多處罰的教育方式可能導致孩童自尊心較低、適應學校困難,甚至引發孩童憂鬱和行為上的問題。在蔡美兒「虎媽的戰歌」一書指出華裔父母嚴格的教育培育出優秀的子女,加大河濱分校的研究是第一份反對這項言論的研究。
  • 百餘年前的那個世代,中國歷經辛亥革命與內亂外患,對華夏子孫而言,雖然是個烽煙漫天、人民顛沛流離的世代,但也是可以讓胸懷大志的人拋頭顱、灑熱血的一個轟轟烈烈「大時代」。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裡,就描繪出一幅在親情與參與救國救民運動兩者不得兼顧時,含淚留下給愛妻的遺書,毅然投身革命,殺身成仁的烈士心態。還有那滿懷壯志的汪精衛,刺殺滿清攝政王載灃失敗後被捕,昂然抱著以死明志,絕不討饒的決心,面對審判他的清吏,高吟在獄中作的那首詩:「慷慨歌燕市,從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留得心魂在,殘軀赴劫灰,青磷光不滅,夜夜照燕台。」百餘年後讀之,仍讓人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激動情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