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用美國新法律懲治中共惡官 相關中心成立

「改變中國」(chinachange.org)英文網站的主編曹雅學是中國人權問責中心的發起人之一。(梁博/大紀元)
人氣: 8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梁博舊金山灣區報導)繼去年年底,美國《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正式生效兩週之後,由海內外十位中國人權活動人士共同發起的「中國人權問責中心」(China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Center)於1月10日在美國宣布成立。

這意味著,反對中共暴政的民間力量對這項美國新法律極具認同和信心,將採取協調一致的行動,積極推動美國政府針對違反人權和腐敗的中共官員課以實質性懲罰。也就是說,西方社會要對躲在中共保護傘下逃避制裁並接受中共利益收買的做惡者「動真格的了」。

十位發起人是活躍在多個人權領域的知名中國人權人士:曹雅學、周鋒鎖、楊建利、陳光誠、滕彪、韓連潮、傅希秋、方政、胡佳、童木。常設工作地點為美國西部的舊金山灣區和東部的華盛頓DC。

其主要工作內容為:系統蒐集中國人權施害者和貪腐者的證據信息,並對證據的標準和國際規範提供經常性培訓;撰寫並遞交關於人權施害者和貪腐者的案例報告;持續推動美國政府全面實施《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推動世界其它民主國家建立類似人權問責法案等。

這是一項「有牙齒」的法律

《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授權美國總統,對犯有重大腐敗行為、法外殺人、酷刑、違反國際公認人權、迫害人權倡導者及支持者等惡行的外國人加以制裁。主要制裁措施有兩類:一類是拒絕其領取和撤銷其美國簽證,不得入境美國;另一類是凍結其在美國境內的資產,禁止其資產在美國境內交易。在此之前,美國的類似法案是2012年通過針對俄羅斯的《馬格尼茨基法》(Magnitsky Act)。

雖然對涉案者只施以行政性制裁,但是,該法仍被稱做具有相當震攝力量的、「有牙齒」的法律,其中一顆最尖利的牙齒,就是做惡者個人將受到追究。

「這是一個思路上的根本轉變和巨大進步,剛開始可能會進展緩慢,但從長遠來看,它開拓了一個全新領域」,美國NGO「公民力量」副主席韓連潮說,過去傳統上,對人權惡棍的制裁只針對政府或組織,很少追究個人責任,做惡者躲在「國家」或「組織」背後,以「執行命令」當藉口,不承擔道德上、法律上的壓力,正義力量缺乏著力點。但是這次完全不一樣了,一個明確的警示信號是,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韓連潮還表示,如果其它國家也制訂類似法律,那麼人權施害者和貪腐官員就如過街老鼠,即使在本國受到袒護,出國之後走到哪裡都沒有立足之地。

該法律能否對中國產生實際效力?美國基督教人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說,只要看看《馬格尼茨基法》獲通過後俄羅斯的反應就知道了,普京馬上出台了報復法案,39名榜上有名的俄羅斯不法官員都向美國求情或辯解,希望自己被從名單上撤下來。

英文人權網站「China Change」(改變中國)的創辦人曹雅學表示,該法律正好抓住了追隨中共做惡者的「七寸」,等於截斷了這些人的退路。

曹雅學在一篇文章中引用俄羅斯《馬格尼茨基法》發起人布羅德(William Browder)的話說,這個法律雖然無法尋求終極正義,但是俄羅斯的人權施害者和腐敗官員都喜歡到西方度假、投資、置產、送孩子出國留學,這是一個可以有效威懾和制裁他們的角度。

「不用說,中國的貪官、人權施害者與他們的俄羅斯同類一樣,也喜歡到西方度假、投資、置產、送孩子出國留學」,曹雅學說。就在1月9日(本週一),美國又根據《馬格尼茨基法》制裁了五名侵犯人權的俄羅斯官員。

據了解,目前美國財政部有一個六七千人的制裁名單,但是沒有一個迫害人權的中國人和中國機構能夠被送列其中。韓連潮說,有了這個法律以後就名正言順了,如果不把做惡者放進名單,就必須要向國會說明理由。中國人權問責中心要爭取把幾個作惡多端的先放進去。

按照這項法律,對不法官員追究的級別應該可以達至中共最高層。

民主教育基金會創會30年論壇在舊金山舉行
2016年12月10日,在舊金山舉行的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創會30周年系列論壇的海外民間力量論壇,左起:童木、滕彪、曹雅學以及周鋒鎖。(曹景哲/大紀元)

需要民間力量來推動

《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的具體執行機構是國務院下屬的民主人權和勞工局、財政部,證據蒐集依賴於非政府組織及國會、國務院的來源渠道,制裁名單由美國政府的相關機構決定,而最終裁量權則取決於美國總統。

人權組織與人權捍衛者的參與力度和推動力度,將在這個法律充分實施和發揮作用方面,扮演關鍵角色。

韓連潮說,問責中心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遊說總統忠實執行這項美國法律、真正重視中國人權問題,這對美中兩國和人民的未來都有好處。

他還說,川普(特朗普)曾強調不介入意識形態、只在乎貿易,同時也表示要振興美國傳統價值,現在還不清楚川普對人權的真正態度,因此還需很長一段路要走。

傅希秋也表示,希望川普和美國行政當局能使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這一有力工具,而不是開太多例外窗口給中共的交易鑽空子。

另外,法案實施的另一個重要環節——案例證據信息的蒐集、整理與歸檔,主要依靠人權捍衛者、人權組織及整個公民社會的參與。

人權人士童木說,事件當事人、目擊者及當事人親朋、記者、偵探、律師甚至內部工作人員等知情者都可以站出來做人證,也可以提供文字、圖片、聲音、視頻、法律文書、調查報告、新聞報導等物證,用以描述迫害事實,及提供施害者的姓名、性別、年齡、有效證件生日(非常重要)、出生地、居住地、國籍、職業職務、通訊方式、本人照片、配偶及子女的移民信息和海外資產等基本信息,這是普通人都能做的。

問責中心需要大量英文熟練的義工。

中國人權是關鍵

毫無疑問,中國是人權記錄最差的國家之一,人權施害者的數量、級別和施害程度堪稱世界之最,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對推動世界人權進步有著決定性意義——這是中國人權問責中心成立的重要原因。

傅希秋說,中共長期打經濟牌,北韓、古巴等都是惺惺相惜的共產小兄弟,對中國人權惡棍的打擊,也是對全球施害者發出的同樣威懾,在國際上會起到警戒作用。

到目前為止,中共對《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尚無官方回應。

韓連潮認為,從正面意義講,如果善用這個法律,可以幫助中國消除腐敗現象,對促進中國正義轉型有好處,按理說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但是,這麼多年來,中共對任何有利於人權的事情都是抵制、打壓和系統性迫害,從來都是人權發展的絆腳石」,童木說,認可這個法律,中共無異於自殺。

剛剛成立的中國人權問責中心已經得到廣泛關注和熱情響應,工作人員正在緊張投入運作。#

責任編輯:王曦

評論
2017-01-10 7: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