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文革時江青為何當著北大萬人面大哭?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12日訊】文革是江青人生的巔峰。那時的她權傾一時,儼然就是半個毛澤東的化身,連周恩來都得向她獻媚,別人就更不用說了。按說此時江青幸福指數應該很高才是,但其實不然,這裡只舉一件事為例。

根據毛澤東的指示,1966年7月24、25日兩天,陳伯達、康生、江青等來到北京大學,親自主持北大全校師生關於工作組問題的辯論會。

當輪到江青講話時,台下一片寂靜。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是,江青不但發出非常怪非常怪的聲音,真的就像相聲演員捏著嗓子說話一樣,她高聲叫道:「毛主席向你們問好。」又喊了幾句政治口號後,她的臉突然陰沉下來。

她突然說:「你們學校有個張少華,她根本就不是毛主席的兒媳婦!」聽了江青的話,學生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媽是政治騙子!是個壞人!讓她女兒和毛岸青搞對象是有陰謀的,我從來就不承認她是毛主席的兒媳婦,毛主席本人也不承認!大家知道,毛主席有個兒子毛岸青,精神受過刺激。張少華看岸青精神有些不正常,就強迫他和自己結婚。」

江青似乎講個沒完,不一會兒,陳伯達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江青背後,要和她說什麼,被江青一把推開。她又開始攻擊毛岸英的妻子、邵華的姐姐劉思齊(又名劉松林),而且越講越激動。陳伯達碰碰她的肩膀,江青暫停了她的詛咒。前邊的人聽到陳伯達小聲對江青說:「我想該結束了。」江青兇狠地瞪著陳伯達,—萬多人坐在地上鴨雀無聲,幾乎能聽到針掉在地上的聲音。

「真的,我很惱火。」江青昂起頭,似乎要把對她忠心耿耿的陳伯達也劃入她的敵人之列。「十年來,我一直受這個女人和她家人的氣,所以我很惱火。」她突然又提高嗓門說:「應該謝謝她,我的心臟病又犯了……」說罷,她嗷的一聲就哭開了。台下的紅衛兵都傻了,不知應該高喊保衛誰。

整個過程中,江青由罵而怒,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最後竟至於當著台下上萬人的面哭了起來,可見其內心對張少華母女怨恨之深。那麼這怨恨究竟因何而來,以至於到了這般地步呢?這就不能不說到毛澤東與邵華的關係了。

據陸媒報導,邵華的母親張文秋,湖北省京山縣人,生於1903年。她從年輕時就認識了毛澤東和其第二任妻子楊開慧,後來在延安讓女兒劉思齊認毛澤東為乾爹,1949年10月15日,劉思齊與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結婚;1960年,其次女邵華與毛澤東次子毛岸青結婚。

有回憶錄稱,張文秋的確是想方設法地要成為毛的雙重親家,甚至不惜毀了女兒邵華一生的幸福,讓她嫁給精神疾病者毛岸青。後來,荒淫無度的毛澤東,與兒媳邵華搞在了一起,生下了毛新宇。網上有多張毛與「兒媳」邵華的合影顯示,兩人十指相扣。其中一張還是毛澤東和毛岸青、邵華夫妻的合影,即使在在這種場合,毛澤東和邵華也是十指相扣。

你想想,江青作為毛澤東的老婆能不知道毛和邵華的這種特殊關係嗎?知道了能不怨恨嗎?她對毛澤東當然不敢公開表露,但對張文秋母女就不一定了,特別是當她在文革中一步登天,成了大權在握的「中央首長」之後。她在北大辯論會臺上的這次發飆,便是這種怨恨憋不住突然爆發的表現。

江青自從嫁給毛澤東後,雖然享盡榮華富貴,但因為毛風流成性,完全不顧她的感受和尊嚴,不斷的與各種女性亂搞,在這方面江青可謂痛苦不堪。這在《毛澤東保健醫生回憶錄》一書中有著生動的記述。

可見,在共產黨這個大糞坑裡,即使像江青這樣手握大權風光無限的人,其實也沒有真正的幸福可言。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7-01-12 10: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