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黨百年真相之中共】

林輝:曾喊出「打倒毛澤東」口號的軍隊

人氣: 49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13日訊】八十多年前,中共有一支軍隊曾經喊出了「打倒毛澤東」的口號,這背後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歷史?

這還得從1927年國民黨採取「清黨」政策說起。當時國民黨將滲透進該黨的中共黨員全部清除。為了回應國民黨的「清黨」,中共在共產國際的指示和幫助下,先後發動了幾次暴動(見《「刑場上婚禮」背後的真相》)。領導湖南暴動的毛澤東在暴動失敗後,在江西井岡山建立了中共的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毛在中共黨內的地位有所上升。在上海的中共中央遂任命毛為蘇區紅一方面軍總政委和總前委書記。換言之,毛成為了江西蘇區最高領導人,來自上海的命令只有通過毛才能貫徹。

然而,毛澤東在江西蘇區的個人權威並沒有因為地位的提升而確立。一方面,當毛將自己的意見與中央的意見合在一起時,必然引起了蘇區一些領導人和紅軍將士的不滿;另一方面,來自湖南的毛在一些方面與江西本土領導人存在著矛盾,毛遭到以李文林為首的贛西南地方實力派的挑戰 。

雙方的分歧主要有兩點,一是土地政策,毛主張「沒收一切土地」,而贛西南派則主張執行中共六大作出的關於「沒收豪紳地主土地」的決定;二是權力分配,毛提出將贛西、湘贛邊界兩個特委合併,成立新的贛西特委,後來毛任命親信劉士奇、曾山組成贛西特委,作為領導贛西南等地的最高機構。另外毛還將李文林領導的紅二、四軍團合併到彭德懷部,成立紅六軍,但這些決定遭到贛西南方面的抵制,贛西南方面認為這些決定須經中共中央及江西省委的批准才能生效。

面對著挑戰,如何確立自己的權威成為毛亟待解決的問題,而毛採取了極端恐怖的肉體消滅手段,這一開創突破了中共過去的傳統和倫理道德,為此毛找了一個藉口,他說贛西南的黨和紅軍已被機會主義和富農路線控制,為了挽救革命,必須對其進行徹底清洗。

清除AB團分子

於是,毛澤東藉口紅軍內部有AB團的人,開始清除那些與自己有矛盾的領導人。「AB團」,即Anti-Bolshevik,意思是「反布爾什維克」,是1927年1月北伐戰爭時期在江西建立的國民黨右派組織,其目地是打擊共產黨和國民黨左派。在其成立三個月後即告解散,後來也沒有重建。

而毛則藉口清查紅軍內部隱藏有AB團分子,於1930年開始了為期兩年的大規模的清洗,殺害了大量無辜將士。

劉士奇領導的贛西特委率先拿團特委發行科的朱家浩開刀,在刑訊逼供下,朱家浩捏造了一批「AB團分子」。接著贛西南特委發出緊急通告,動員黨員群眾徹底肅清AB團,鼓動對「AB團分子」實行「殺無赦」。「對於首領當然採取非常手段處決,但須注意,在群眾大會中由群眾斬殺。……富農小資產階級以上和流氓地痞的AB團殺無赦。……工農分子加入AB團有歷史地位,而能力較活動的殺無赦。」

而毛在清洗贛西南領導人之前,已對自己領導的紅一方面軍(紅一、三軍團)展開清洗,捕殺了一批對自己不滿的指戰員和一些地富出身的黨員,如在朱、毛爭鬥中支持朱的何篤才就遭殺害。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四萬多紅軍中抓出四千四百多名「AB團分子」。據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透露,被殺的紅軍高達一萬人,占江西紅軍的四分之一。

不久,參加完李立三主持的全國蘇維埃區域代表會議,從上海回到江西的李文林主持召開了贛西南特委第二次全體會議。在會議上,李不僅指責毛,還撤銷了劉士奇的特委書記職務。被激怒了的毛很快就將李文林等人逮捕,並讓親信曾山代替李文林,領導改組後的江西省行委。

富田事變

1930年11月,國民黨對蘇區展開圍剿,毛率領軍隊同國民黨作戰,而將對江西蘇維埃政府駐地富田的肅反工作交給紅一方面軍總政治部祕書長、肅反委員會主任李韶九,要求「各縣各區須大捉富農動搖分子,並大批把他們殺戮」,「凡那些不捉不殺的區域,那個區域的黨和政府必是AB團,那就可以把那地方的負責人捉了訊辦」。

在數天之內,紅二十軍和富田當地蘇區特委、行動委員會即有120餘人被捕,這其中包括省行委和紅二十軍的主要領導人段良弼、李白芳、金萬邦(省蘇維埃政府軍事部長)、周冕(省蘇維埃政府財政部長)、謝漢昌(紅二十軍政治部主任)、劉萬清、任心達、馬銘等人。李韶九對這些人實施了酷刑,有的人被當場折磨致死。

這些人的妻子也被當作「AB團」分子抓起來,遭到「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燒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等酷刑。

12月12日,紅二十軍第174團1營在團長劉敵的率領下發動兵變,並攻占了富田縣城,釋放了所有被捕人員,將包括李韶九在內的中共當地政府人員全部逮捕。這就是「富田事變」,或稱「富田事件」。

當晚,事變領導人召開了緊急會議,認定李韶九所為是受毛澤東指使的。次日,二十軍士兵在富田廣場召開了大會,被捕人員講述了事情的經過,還展示了滿身的傷痕。憤怒的士兵們喊出了「打倒毛澤東,擁護朱(德)、彭(德懷)、黃(公略)」的口號。

關鍵時刻,手握重兵的彭德懷站在了毛的一邊,毛遭到動搖的地位得到了鞏固。而為了替自己狡辯,毛寫了《總前委答辯的一封信》,認為自己就是紅軍和黨的化身,反對自己就是反革命,就是「AB團」。

儘管後來事變領導人向中共中央承認了錯誤,當時中共蘇區中央局的代理書記項英也表示採用教育、開會的方法來解決,但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卻於1931年28日作出了《關於富田事變的決議》,明確支持毛澤東,並將「富田事變」定性為「AB團領導的反革命暴動」,同時撤銷了項英代理書記的職務,由毛接任。

結果不難想像。劉敵等二十軍約七、八百名軍官以及原江西省行委領導先後被害。由於當時彈藥奇缺,這些人大多或是被刀砍死,或是被棍棒打死,或是被活埋的。隨之,二十軍的番號被撤銷,剩餘的士兵被編入其它軍隊。

在富田事變之後,各地反AB團運動被推上了新的高度,短短二、三年間中共內部共處決了7萬多被定為AB團的將士、2萬多所謂「改組派」、6200多所謂「社會民主黨」,總計10萬人被殺。毛也藉此鞏固了權力。

當時任紅五軍政治部主任的黃克誠,後來在其《自述》中談到這段歷史時說道:「如果細算歷史舊帳,僅此一筆,黃克誠項上的這一顆人頭就是不足以抵償的。」

而後來的歷史證明,中共黨內從來沒有過「AB團」這一類的組織,但沉冤卻始終無法得到昭雪。當年參與者們喊出了「打倒毛澤東」的口號,從一個側面印證了當年殺戮的慘烈。

肅清「AB團」分子是中共內部殺戮的開端。與世界上其他共產國家一樣,中共不但大肆屠殺民眾,對其內部也不時進行血腥清洗,其手段也極其殘酷,目地之一就是清除那些「人性」戰勝了「黨性」的異己份子以及阻擋自己奪取權力的障礙者。它不但需要恐嚇人民,也需要恐嚇自己人,以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戰鬥堡壘」。在以後的中共歷史中,這樣的血腥的內部清洗一再出現。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1-13 2: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