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鈴木商店的當家娘(4)

作者:玉岡 薰(玉岡 かおる)

《鈴木商店的當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親戚們一籌莫展地相視無措,但沒有任何人能義正辭嚴地站出來反對。

直吉由衷欠身趴伏。自己只是一個店員,根本沒資格對商店的未來置喙,沒想到老闆娘簡直像有讀心術般,竟然當眾宣布會繼續經營這家店。

直吉激動得不能自已,仔細聆聽著阿米做出這個嚴肅決定的後續安排。

另一位監護人,則由岩治郎在大阪辰巳屋工作時的同事、亦同樣掛著辰字店招的大阪辰巳屋的藤田接下了這份重任。和岩治郎情同手足的他,不客氣地對阿米說道:

「阿米太太,妳做了個要命的選擇哪。做生意可不是妳想的那麼簡單哩。」

阿米聽到了這段話,更覺得自己只能勇往直前了。

「我曉得,所以才要請藤田兄大力幫忙。」

阿米非常清楚未來的路有多麼艱辛,身子止不住地發抖。沒有了岩治郎,商店該怎麼維持以往的經營呢?當外界知道是由女人當家,會不會有騙子上門訛詐呢?即便發生了嚴重的事件,一個女人家就連出面接受法律制裁的權利都不被社會允許。

店員們在女老闆之下,是否仍願意努力工作呢?即使大哥和藤田兄慨然允諾,擔任兒子的監護人,在經營上當真不會增添他們的麻煩嗎?阿米一下子擔憂這個、一下子又煩惱那個,往後必須親自面對的重重險阻在腦中縱橫交錯,當即體認到在現實生活中,想繼續開店是多麼不容易。阿米愈想下去,怕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至於那些親戚們,即便還不了解阿米的堅定信念,到最後也只好不置可否地接受了這個決定。阿米暗自下了決定,別妄想什麼要擴展事業了,若能維持沒有赤字的現狀交到兒子手中繼承,就該謝天謝地了。誰會料想得到,再過不到十年,這個遺孀的商店居然躍升為世界聞名的龐大企業!

這天晚上,阿米把所有的店員召集到店裡的帳房來。

「你們都聽到了,以後這家店照樣掛起店招,和往常一樣做生意。」

自從老闆過世以後,不知道該何去何從的店員們終日惶惶不安,這時總算放下了忐忑的心情。

「你們往後得比以前更加賣力工作才行!外人以後對鈴木的評價會是換了女老闆就不行了,還是就算老闆不在了,光靠店員照樣經營得有聲有色——端看你們怎麼做了!」

向來溫柔的老闆娘不假詞色的嚴厲訓示,店員們無不陡然繃緊神經;但下一剎那,阿米又恢復了往常的語氣鼓勵他們:

「沒問題的。一家店的興衰勝敗,全憑上上下下的幹勁。只要拿出誠意做買賣就行了。」說完,阿米向店員們跪膝齊手請託,「一切就拜託大家了。」

您們等著看吧!——阿米在心裡對著亡夫以及惣七,喃喃說道。

店裡的人一起欠身趴伏回了禮。他們已經習慣了老闆岩治郎狂烈的脾氣,提到老闆,只會聯想到嚴峻苛求,可往後的老闆換成總是像慈母般呵護他們的阿米了。阿米老闆如此懇託,大家當然會更加奮發賣命工作。

這家店將由阿米和自己守護下去!每個人的心裡萌生的團結與使命感,促使鈴木商店邁入了嶄新的時代。

而以女老闆領軍的這個全新體制,揭開的不僅是鈴木商店,更是日本經濟界的歷史新頁。◇(節錄完)

——節錄自《鈴木商店的當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陳孟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當地的新聞媒體聽說走失多年的小男孩已經長大成人,無預警地出現在加尼什塔萊街頭。地方媒體與國家媒體一同出現,電視臺攝影機在我家門前一字排開。他們提出許多問題,大部分都是透過翻譯,我只好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自己的故事。
  • 「在二十世紀美國,《梅岡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書籍,而小說主角則塑造了種族正義最不朽的形象。」——評論家Crespino, Joseph
  • 我的家實際上是位於愛琴海一個海灣邊的「夏屋」,鄰居們大都是來自都市但厭倦都市的退休人士,他們一心想要追求自然寧靜的鄉居生活,因此才來到海邊或山上購屋久居。
  • 「他是我們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兒院的經費多虧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說出他的名字。他特別要求絕對不可以說出來。」
  • 靜僻的街道旁,佇立著一家「解憂雜貨店」。只要在晚上把寫了煩惱的信丟進鐵捲門上的投遞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後方的牛奶箱裡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時空,雜貨店恆常散放著溫暖奇異的光芒……
  • 當擁有的一切都將不再擁有,當熟悉的事實都不再可靠,當摯愛都將離去,然後呢?我們該懷疑上帝、埋怨命運,還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當然也有些人以為在病房用移動式X光感覺比較尊爵,照相不用下樓,由專業放射師親自把X光機推到病床面前一對一服務,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 第六章 水深火熱


    一腳踏進勞教隊,
    從此生死兩茫茫;
    最是淒慘做奴隸,
    牛馬不如心惶惶。

  • 在那輛「公爵王」轎車的引導下,押送袁紅冰的白色中型客車載著十多名秘密警察,開出站台,然後,沿一條坎坷不平的道路,向西北方疾駛而去。路旁低矮、破舊的房屋頂部的黑灰色瓦片,布滿暗綠色的霉跡;黑洞般歪斜的門邊,一個個身材矮小而枯瘦、面色灰白或者枯黃的人,目光呆滯地望著從雲層間滲出來的慘白陽光;路兩邊污水溝中發出的腐爛老鼠屍體般的臭味兒,似乎將空氣都染成灰褐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