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岳飛西湖聽歌的一段往事

-前岳家軍部將的回憶
作者:仰岳
  人氣: 24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紹興四年,宋高宗召見岳飛、岳雲父子,在殿內與之閒話家常促膝敘舊,高宗曰:岳卿家,真是歲月如梭,轉眼間已經快十年沒有如此長談了,境內除洞庭湖楊么的作亂外,境內群盜大多已被卿家平定,我們可暫時高枕無憂了。

岳飛立即回曰:稟聖上!劉豫與金虜狼狽為奸,請求立即讓臣下率兵出擊揮軍北伐,不出數年定可還我梓宮,迎回二…

但說到這又被高宗打斷:岳卿家一心為國朕早以知之,但連年征戰,這西湖的風光想必未能好好欣賞,朕這就派人帶你去好好遊歷一番。

隨後又欽賜金線戰袍、弓箭…等武具及「精忠報國」錦旗,又賜銀2千兩予岳家軍將士,岳飛只得接旨。

次日高宗的隨從在岳飛宅邸外等候多時,岳飛這時換便裝帶著岳雲與幾位將士來到了臨安,見街道人山人海,空前繁華之景,一時不覺停下了腳步,侍者曰:岳太尉,這臨安城的繁華可比上以前故國的汴京啊!待會我帶您去幾個知名的酒樓,咱好好的飲酒作樂一番!

岳飛連忙推辭道:酒我早已戒了,最多買些小菜回府一同喝茶吧!

隨從回曰:太尉此言差矣!皇上有令,我奉命陪伴,您一切由在下安排,就別推辭了。接著就拉著岳飛到鄰近一家豪華的酒樓上去了。

五代十國南唐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局部。(公有領域)
五代十國南唐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局部。(公有領域)

進了酒樓後隨從選了一間豪華的廂房,見其內金壁輝煌,有一股濃烈的香味,配上紅金相間、翡翠裝飾的家飾,在屏風後有幾位盛裝的女子若隱若現,讓習慣軍旅生活的岳飛一行人顯得很不自在,坐下後隨從對業者說:今日貴客上門,別管價錢,只許把上等的酒菜及最美的姑娘安排來便是。

隨後岳飛對隨從說:這酒樓只怕達官顯貴才來得起吧!隨從回說:這裡客人可多著呢!宣奉郎職位的俸祿便足矣(按:宋代七品文官,中下層官員),這全賴宰相秦檜大人向皇上建議在這兒大興土木建設杭州、西湖,比起前朝首都汴京的繁華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說著途中,酒樓的侍者帶著上好的酒菜上來了。隨後還有一個擺滿了竹牌的瓷盤,岳飛問道:這是啥?侍者回說:這是點花牌,每個歌姬都有藝名,看官爺您喜歡哪位?

岳飛正準備回應:不要歌姬伺候了。隨從搶著說:只管把你們最紅的歌姬安排來就是,接著上來了一位歌姬,頭戴花冠,攜帶著琵琶、古箏,向眾將士行禮後便開始唱著時下流行的豔曲。岳飛只感覺心煩意亂,便不讓她繼續唱,歌姬只得暫時退下,隨從說:太尉不喜聽歌那就觀舞好了,隨即就讓後台的一群女舞者跳舞。

只見那一班女舞者腳穿木屐,裙子繫著鈴鐺,開始翩翩起舞,這時木屐踏在木板上,發出沉重的「錚錚嗒嗒」聲音,與裙上鈴鐺清脆的響聲交織成一股動人的旋律及賞心悅目的畫面,隨從也高興得手足舞蹈了起來。

此時岳飛忍不住怒氣,說道:此為亡國之樂舞!昔日越王勾踐為滅吳國,便獻上美女西施迷惑吳王夫差,日夜演奏「靡靡之音」,跳著「響履舞」,夫差沉湎聲色犬馬中,最後走向亡國。想不到這在當地失傳千餘年的樂舞再度廣泛流傳,分明是想讓我臣民們安於逸樂,忘記復國之願,直把杭州當汴州。

隨從在一旁嚇得說不出話。但這時歌姬便道:官爺休怒,您不喜歡這曲,敢情問喜歡哪一曲,我唱給您聽便是!

岳飛回曰:東坡居士的《赤壁賦》氣魄雄渾,你能唱否?!

歌姬回曰:此曲雖朗朗上口,但我音清脆,不適合此曲,我唱另一首清新婉約的詞給您聽。唱道:

《醉花陰‧薄霧濃雲愁永晝》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似黃花瘦。

岳飛聽得若有所思:這是易安居士(編註:李清照)的作品,真是清新婉約,她飽受戰亂,歷經悲歡離合之苦,這首曲子妳詮釋得真好,她的作品我也略知一二,我也唱幾句:

《夏日絕句》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清 姜埂〈李清照小像〉局部。(公有領域)
清 姜埂〈李清照小像〉局部。(公有領域)

接著岳飛又唱了一首自作詞:

《贈吳將軍南行》

我有一寶刀,深藏未出韜。今朝持贈南征使,紫蜺萬丈幹青霄。指海海騰沸,指山山動搖。蛟鱷潛形百怪伏,虎豹戰服萬鬼號。時作龍吟似懷恨,咻得盡剿諸天驕。蠢爾蠻蜑弄竿梃,倏聚忽散如群猱。使君拜命仗此往,紅爐熾炭燎氄毛。奏凱歸來報天子,雲台麟閣高瞧嶢。噫嘻!平蠻易,自治勞,卒犯市肆,馬躪禾苗。將躭驕侈,士狃貪饕。虛張囚馘,妄邀金貂。使君一一試此刀,能令四海烽塵消,萬姓鼓舞歌唐堯。

歌姬似乎被岳飛的歌聲感動,手中的琵琶也合著岳飛那雄渾的嗓音,發出如「大珠小珠落玉盤」的聲音,曲終餘音裊裊,尚繞樑間。

岳飛曰:易安居士的處境我了解,宗室南渡後她飽受戰亂流離之苦,她的詞中也體現著她的經歷,除了愁苦及哀傷外還有著不凡的韌性。我率一壘孤軍至今已歷兩百餘戰,一路雖戰無不勝,但始終未能完全擊潰金兵,收復我大宋江山,剛才一時想到朝中士人安於逸樂,再如此下去只怕如春秋時期的吳國走向滅亡一途,有感而發,望姑娘見諒!剛才聽姑娘歌曲清新脫俗,哀而不傷。《禮記》載:樂者天地之和也。樂能亡國亦能興邦,靖康災禍後我大宋已禮樂盡失,日後還需復興先王之雅樂,姑娘天資卓越,望日後別唱靡靡之音。

歌姬聽了,收起了琵琶,問曰:小女子斗膽問一句,聽官人口音可是相州人士。岳飛回曰:是的!聽您口音感覺頗為熟悉,也應是相州人。

歌姬聞之,淚如雨下:小女子一家本在朝為官,但因金兵南下,父兄們都死於金兵之手,只留下老母一人活著,為了生計只得到酒樓賣唱,官人想必是名震天下的岳太尉,您一定要早日收復失地,迎回二聖,這是我們萬民的心願啊!

岳飛回曰:我與岳家軍勢必收復河山,迎回二聖。

至此岳飛已遊興全無,率將士們回城面見高宗請求回軍。高宗曰:目前情勢已轉危為安,天下已初定,正是共享富貴時,岳卿家,除你外朝中大將均已在臨安設宅置產,你的戰功最高,朕也應讓你在此選塊好地方安居,共沐皇恩。

岳飛回曰:臣功微德薄,不勝惶恐,匈奴未滅何以家為?!堅決辭謝高宗置宅的恩惠,高宗只得給他更高官階──下令封岳飛為武昌郡開國公附少保。

不久後偽齊劉豫攻取荊襄六郡,岳飛立即上奏欲收復之,高宗只得應允,隨後岳家軍一路勢如破竹,未滿三月即收復荊襄六郡。

岳飛此時本想趁勝收復豫西,但高宗下旨令岳家軍班師,同時令各州不得供給軍糧斷其後援,岳飛無奈,只能收兵回鄂州,行軍過黃鶴樓,便與眾將士登樓而上。

岳飛見滾滾長江,不禁潸然淚下!他淡淡的說:「我怕無法信守跟宗澤的誓約!」「當年東京留守宗澤原本手握百萬兵馬,然朝廷苟安無法北伐收復河山,臨終時猶喊『過河!過河!過河!』我當年誓言要繼承遺志,如今……」

此時一旁的岳家軍將士們默念道:還有與父親岳和「守義為國死」的誓約,與母親「精忠報國」的誓約……復念及臨安的歌姬,與千千萬萬的大宋子民,這「誓約」未免太沉重….

不久後岳飛隨口而吟:

《滿江紅・登黃鶴樓有感》

遙望中原,荒煙外、許多城郭。想當年、花遮柳護,鳳樓龍閣。萬歲山前珠翠繞,蓬壺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鐵騎滿郊畿,風塵惡。

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保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卻歸來、再續漢陽遊,騎黃鶴。

將士們心中也醞釀著一股豪氣,此時見狀紛紛舉劍起舞,不吐不快,將戰場上殺敵的技巧美妙轉化,整合列隊,跳擲承接,刀光劍影對應著長江的湖光山色,別有一番美感。

曲罷沉默了許久,我與其他岳家軍的將士們帶著刀劍面對著主帥,望著岳飛的臉龐,見底下長江水濁浪滔滔,此情此景似曾相似,「誓約」二字在腦海飄蕩,在心靈的深處似乎埋藏著深深的記憶:

吾等因此法而生,因此法而滅,願隨主下世正法,造就三界之文明,於末劫之時挽救大穹眾生……

然此念稍縱即逝,「回軍吧!」一句話打斷了思緒!隔年岳家軍奉命討伐流寇楊么,繼續造就歷史。@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姜夔與歌姬小紅,他們一個專精於樂器,一個專精於歌唱,他們之間的關係或許不是單純的男歡女愛,而是彼此成長的夥伴。或許這才是男女的相處之道。
  • 姜夔的著作《白石道人歌曲》是流傳至今的唯一一部帶有曲譜的宋代歌集,保存了宋詞的音調及唱法,被視作「音樂史上的稀世珍寶」在這本書收錄了十七首姜夔的譜,其中的《暗香》、《疏影》為其代表作。
  • 南宋抗金部隊中,岳飛的岳家軍是最為強大的,而岳家軍中的「背嵬軍」更是精銳中的精銳,毫不誇張地說,這支部隊代表了「岳家軍」的精華所在。《雲麓漫鈔》中讚嘆背嵬軍:「韓、岳兵尤精,常時於軍中角其勇健者,別置親隨軍,謂之背嵬,一入背嵬,諸軍統制而下,與之亢禮,犒賞異常,勇健無比,凡有堅敵,遣背嵬軍,無有不破者。」
  • 南宋名將岳飛組建率領的岳家軍,戰無不勝、所向披靡。當時不可一世的金兀朮對「岳家軍」也只能發出「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感嘆。岳家軍參與的百多次戰役未嚐一敗,是名副其實的常勝軍。岳飛發出的「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的軍令,讓飽經戰亂塗炭百姓們愈加敬重岳飛和他的軍隊,也用各種方法協助岳家軍作戰。
  • 南宋名將岳飛是歷史上了不起的英雄人物,除了他忠肝義膽的人格之外,還有他戰無不勝、所向披靡的「岳家軍」。當時不可一世的金兀朮對「岳家軍」也只能發出「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感嘆。岳家軍參與的百多次仗未嘗一敗,名副其實的常勝軍。
  • (shown)歷史上,讓西方文明聞聲色變的蒙古鐵騎面對已經衰亡的金兵仍打得相當吃力,而岳飛的岳家軍面對全盛時期的金兵仍時時以少勝多,其首領金兀朮留下「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千古名言。在岳飛遇害後,宋高宗將部分岳家軍的戰史毀去,留下來的只有為數不多的片段紀錄,本系列三篇是藉由一個前岳家軍部將的回憶重現那段歷史, 其中人物對話部分是以現代語法描述,便於閱讀。
  • (shown)歷史上,讓西方文明聞聲色變的蒙古鐵騎面對已經衰亡的金兵仍打得相當吃力,而岳飛的岳家軍面對全盛時期的金兵仍時時以少勝多,其首領金兀朮留下「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千古名言。在岳飛遇害後,宋高宗將大部分岳家軍的戰史毀去,留下來的只有為數不多的片段紀錄,本系列三篇是藉由一個前岳家軍部將的回憶重現那段歷史, 其中人物對話部分是以現代語法描述,便於閱讀。
  • (shown)歷史上,讓西方文明聞聲色變的蒙古鐵騎面對已經衰亡的金兵仍打得相當吃力,而岳飛的岳家軍面對全盛時期的金兵仍時時以少勝多,其首領金兀朮留下「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千古名言。在岳飛遇害後,宋高宗將大部分岳家軍的戰史毀去,留下來的只有為數不多的片段紀錄,本系列三篇是藉由一個前岳家軍部將的回憶重現那段歷史, 其中人物對話部分是以現代語法描述,便於閱讀。
  • 張靈甫 (1903-1947)原名鐘麟,字靈甫,生於陝西西安東鄉大東村的一戶農家。他小時在村中與其他孩童時常玩帶兵打仗的遊戲,任指揮官時往往領導有方,進退有據,在孩童間彼此有爭執時,他必定居中協調,幾乎無人不服,表現出了一股領導者的特質。
  • 薛岳,原名薛仰岳,字伯陵,1896年生於廣東省樂昌縣九峰鄉的一個農民家庭。其父薛豪漢,為人古道熱腸,每有調解鄉民糾紛和籌措賑款之事,必被請去咨商,協助解決。家境雖不甚寬裕,仍樂善好施,遠近聞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