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錢殺夫 多倫多滕秀金被判終身監禁

滕秀金與黃棟結婚證上的合照。(安省法院提供)

人氣: 53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7年0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月諦多倫多報導)多倫多華婦滕秀金(Xiu Jin Teng,音譯)殺夫案1月13日(週五)宣判, 滕秀金一級謀殺罪成立,被判處終身監禁。歷時近5年的案件塵埃落定。滕當天咆哮公堂,稱要上訴。愛護生命聯盟表示,信仰能避免悲劇重演。

滕秀金將上訴

加拿大安省法官麥克唐納(Justice Ian MacDonnell)在法庭上表示,他宣布刑期之前,滕有權說話。滕秀金說:「我正在寫上訴申請,你不要催我。」法官回答:「上訴申請與量刑沒關係,這是你說話的機會。」

41歲的滕秀金在法庭裡發脾氣,多次頂撞法官,用手砸桌子,竟然把法官的判決書撕成碎片。警察給滕戴上手銬,把她帶到一個小房間,以免她再擾亂法庭秩序。

隨後麥克唐納法官宣判,滕秀金因殺害其丈夫黃棟,被判處終身監禁,滕服刑25年後才可申請假釋。這意味著加國政府將取消滕的永久居民資格。滕刑滿釋放後,將被遣返回國。

法院規定,滕秀金出獄後不得持有槍支,不得接觸死者弟弟黃俊(Jun Huang,音譯)。滕必須向執法部門提供她的DNA樣本。

2012年2月29日,多倫多警方在一棟獨立屋地下室裡發現了黃棟的屍體,當時他40歲。警方逮捕了當時36歲的滕秀金,控告她侮辱屍體罪(Indignity to a Dead Body)。警方認為,黃在被發現之前已經死去數天。同年3月5日,警方對滕的控罪升為一級謀殺罪。

滕秀金為黃棟買了壽險,受益人是滕本人,一旦黃棟去世,滕可獲得大約200萬元的賠償。滕也為自己買了壽險,但受益人卻不是黃棟。

死者弟弟寫《受害者聲明》

上週五,檢控官在法庭上宣讀了死者弟弟黃俊在今年元旦寫的《受害者聲明》。黃俊相信加拿大司法系統是公平公正的。他說,大約5年過去了,一家人還在等待判決,這使家人感到筋疲力盡。

黃俊寫道,黃棟移民加拿大之前,擔任一家公司總經理,年薪大約100萬人民幣。黃棟在很多親友的眼裡是謙卑的成功人士,他父母為他感到驕傲。

黃棟的大部分家人住在中國,他死前與家人的感情很好。 他給家裡人打電話,說他可能很快回國。

黃俊寫道,沒想到哥哥黃棟登陸加拿大不到一年,悲劇就發生了。2012年3月,黃棟的兄弟姐妹得知黃棟去世。從那時起,一家人陷入痛苦之中,原本平靜的生活被打亂了,家人經常失眠。

黃棟離世時,他女兒黃諾佳(Nuojia Huang,音譯)才2歲。她隨後經常做噩夢,痛哭不止。為了給黃諾佳多一些溫暖,黃俊夫婦花兩年多時間,往返於加中兩國,最終獲得了黃諾佳的撫養權。滕秀金不願失去孩子的撫養權,曾多次阻撓法院把撫養權給黃俊夫婦。

黃棟死前,他父親患病。家裡人怕他父親經不起打擊,一直向他隱瞞死訊。黃棟父親好幾年見不到兒子,病情不斷加重。

為了到法院旁聽,黃俊在一個月前(12月4日)飛到多倫多。12月7日,黃俊在法院裡接到姐姐打來的電話,得知父親去世。就在父親離世的前一刻,他還在呼喊黃棟的名字。黃棟母親當時也在呼喊黃棟的名字,想讓兒子回來見父親最後一面。黃母哭暈倒地。

此案判決為何拖延近5年?

2012年3月,滕秀金被控一級謀殺罪。將近5年後,陪審團宣布滕秀金一級謀殺罪名成立。

法官麥克唐納表示,在過去近5年裡,滕秀金換了很多位律師。她的目的是使此案的審訊一拖再拖,最終不了了之,沒人再追究她的刑事責任。

安省司法廳多次資助滕秀金聘請辯護律師。然而,滕在2012年與2013年先後辭退了兩位律師。2014年,律師Devin Bains表示,如果他幫滕打官司,可能要背叛自己的良心。他決定退出此案。

2016年上半年,律師Daniel Moore願意幫滕秀金辯護,需要滕在《律師費協議》上簽字。滕可免費請律師,司法廳幫她付律師費。然而,滕一直拒絕簽字,導致Moore拿不到律師費,Moore也決定退出此案。

法官麥克唐納表示,這就是為什麼此案開審時滕沒有辯護律師。

「信仰能避免悲劇重演」

加拿大愛護生命聯盟(Campaign Life Coalition)發言人范斯賀(Jack Fonseca)告訴《大紀元》:「妻子為了錢,把丈夫殺了,這讓人感到很震驚。如果我們真正想避免這類悲劇重演,我們整個社會必須相信神的存在,道德標準才能回升。」

范斯賀還說:「我們看到家庭暴力與謀殺案件不斷增多,主要原因是許多人已背離了神。 他們變成追求物質利益的動物,不再相信神的存在。他們也不相信每個人死後要接受審判,那就是神會根據我們一生中的所作所為給我們一個判決。他們認為只要沒人看見,做什麼壞事都行,不相信惡有惡報。」#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