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藥物酷刑 引江天勇之妻更憂丈夫生死

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目前被失蹤56天,家人非常擔心其境遇。(金變玲提供)

人氣: 87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1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平生最討厭有肚子的男人,但是江天勇律師壯碩的身材卻讓我感到一種安全感。一種鄰居大哥的感覺。他的口氣和語氣甚至絲毫沒有任何深度,有的只是因惦念他人而產生的絮叨。這絮叨何時再來?網上卻多了很多因他而更絮叨的人。」

女權者高曉1月8日在她的twitter上寫下以上這段話。

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目前被失蹤56天,仍被湖南長沙公安局直屬分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江天勇被監視居住的通知書。(金變玲提供)
江天勇被監視居住的通知書。(金變玲提供)

2016年12月22日,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寫下:江天勇終於有消息了! 剛剛我父親接到通知,說江天勇涉嫌煽動顛覆,被監視居住!終於知道他還活著,我放心了!

2017年1月14日,金變玲了解到709案件中的李春富律師被取保候審後,健康出現異常,經醫院確診為精神分裂,且身體狀況非常差,「我更擔心天勇是否能活著出來……」

据李春富家屬通報,在看守所裡,醫生天天給原本身體健康的李春富餵不明藥物。

近年來,大陸監獄或警方强迫良心犯使用非治療性不明藥物,甚至是在食物、飲用水中直接下毒,而導致精神問題的新聞常見於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施行的酷刑報道

金變玲非常擔心丈夫可能被整成精神分裂或者被整死;旅美中國維權律師滕彪、江的代理律師陳進學也都表示被指定監視居住境遇對江天勇是非常不利的,因為那是一個暗無天日的地方。

1月16日,江天勇的代理律師陳進學告訴大紀元記者,17日,江天勇的另一位代理律師覃臣壽將會去長沙公安局直屬分局再一次要求會見江天勇。另外,近日江天勇的父親江良厚也收到上海靜安區法院下達的舉證通知。

1月11日,上海靜安法院要求江天勇家人就起訴上海東方報業有限公司(澎湃新聞所屬公司)名譽權案,提供相關證據,截止日期是2月5日。證據包括侵權原件,申請鑑定、證據保全和申請證人作證等。

陳進學表示,目前澎湃新聞網上污衊江律師的信息並沒有被刪除,所以到時候只需做一個公證即可。

「14號是江天勇媽媽的生日,我打過去電話,讓女兒祝她生日快樂……她說看到李春富的照片了,很傷心,大聲的哭著,說不知道天勇會被搞成什麼樣,是不是更慘?我也在哭,不知道該如果勸她……」金變玲說。

她還補充說,江天勇現在處於被監視居住的狀態很有可能被酷刑,他的身體是受不住的:他早年就有高血壓,每天必須要吃降壓藥,因「建三江」事件被打斷8根肋骨的傷還沒有好,現在天這麼冷,也不讓家屬給送厚衣服……

江天勇曾經被打斷肋骨的醫院證明。(金變玲提供)
江天勇之前被打斷肋骨的醫院證明。(金變玲提供)

滕彪表示,監視居住方便中共施加各種酷刑、各種壓力對被關押者進行非法迫害,同時外界得不到任何裡面的消息。「用各種威脅進行肉體和精神的控制,監視居住本身就是一個酷刑。」

《刑事訴訟法》第73條規定:「對於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

陳進學表示,此條法律在2012年被修改時,引發律師界的強烈不滿,但是最終還是被通過了,他認為這是中共為了維護政權的穩定,專門針對維權人士和民間抗爭群體而出台的政策。因為指定監視居住的合法化,等於是方便辦案警察用酷刑折磨當事人,檢察院的監督又流於形式,讓防範酷刑變得難上加難。

所以他們都表示很擔心江天勇律師的境遇。

2017年1月9日,陳進學曾向長沙市公安局申請對江天勇採取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措施時所使用指定居所的數量和地址,但是無果。

「他是一個真正勇敢的人!希望西方民主的政府和領導人能給中共切切實實的壓力,幫助江天勇早日回家。」滕彪說。

陳進學也希望金變玲等的709家屬,在聽到李春富律師這樣遭遇的情況下,更要積極地公開去聲援自己的丈夫,去有所行動,才能改變他們的處境。

江天勇,河南羅山人,中國人權律師,曾參與愛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維權、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多起維權行動,也因此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註銷律師執業證。曾任北京愛知行研究所法律項目協調人。#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1-17 3: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