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五柳先生:從中共大使否認大陸是共產國家談起

人氣: 25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18日訊】2012年1月23日,中共駐英大使劉曉明在BBC 電視台接受採訪時居然否認了大陸是共產國家,當主持人追問他是否是一名中共黨員時候,他也滿面窘態地迴避了這個非常簡單的問題。

可以設想,如果這是CCTV在大陸對劉大使進行專訪,他肯定不會這麼忸怩或遲疑地給予肯定的答覆。一個來自「三個自信」 (所謂 「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的泱泱大國的駐英大使怎麼一聽到BBC電視主持人提到 「共產黨」這個詞就會變得如此脆弱和尷尬呢?答案再也簡單不過了:在國際社會上,「共產黨」 有點像在大陸的上 「六四」 屠城事件一樣屬於敏感詞,和共產黨掛鈎畢竟是一樁難以啟齒的羞辱。

劉大使其實是個明白人,他早年在美國最好的外交學府佛萊徹法律外交學院讀書,並且多年駐外當外交官,為中共各種惡行(包括迫害法輪功)使出渾身解數來辯護。長期的海外生活使得劉大使心裡很清楚:除了在大陸、北韓等個別共產極權國家外,共產黨在國際社會上等同一個過街老鼠,聲名狼藉,人人喊打。為了在面向全球的BBC電台上給中共塗脂抹粉,劉大使不得已公然否認了大陸是一個共產國家,也不敢坦承自己是一名共產黨員

這種做法其實是直接了當地否認了中國憲法裡明確的共產黨 「三個代表」條款和地位。按照中共的 「上綱上線」 說法,劉大使為了不讓中共和自己在國際輿論面前蒙羞,有涉嫌公然挑戰憲法的言論。鑒於中共周期性的黨內鬥爭,說不定哪一天劉大使這些話會在中共將來內部自我清理門戶時候作為證據而丟了烏紗帽。然而,劉大使在海外媒體上寧可說出與黨中央步調不一致的話,也不願意與共產黨有絲毫關聯。 面對國際媒體,咋問也不肯承認自己是一名黨員,可謂心虛至極。

或許有些人還記得一個前蘇聯的笑話,說一位男士上門看一個精神病醫生並表示對自己的身心健康狀況很擔憂:「大夫,我常常說的和做的不一樣;更可怕的是我說的和我做的與我心裡想也不一樣。」 醫生試探著問:「你是共產黨員吧?」男士回答:「是啊。」醫生說:「那就正常了嘛。」 這些共產黨員們,包括劉大使,的確是像中共自我標榜的那樣,都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口是心非,為了私利不擇手段對這些人來說是家常便飯。

春秋時期的思想家孔子曾經說過:「 君子不以利害義,則恥辱安從生哉!」 如果人不作惡,自然也就沒有產生恥辱的根源了。《說文解字》裡說:恥,辱也。從心、耳聲(「恥」後來在大陸被簡化為「恥」)。原繁體字裡含有聞過心生慚愧之意 。《孟子》裡也有一句話:「恥之於人大矣!」 換句白話說,人要是不要臉的話可是一件大事兒。

儒家的 「五常」 乃指 「仁義禮智信」,其中孔子提出「仁、義、禮」,孟子延加了一個「智」,而董仲舒後來擴充為 「仁、義、禮、智、信」。千百年來這些傳統價值觀貫穿了中華文明歷史,是上到帝王,下到庶民的言行道德規範準則。

自中共1949年篡權之後,它不斷地利用被西方人所唾棄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來打壓五千多年由來已久的華夏文明與價值觀念。這種對傳統文化毀滅性的破壞在文革期間的批判「孔孟之道」和當今的對佛家功法法輪功迫害中達到巔峰。

更為恐怖的是,伴隨著傳統文明的逐漸消失,經過長期的中共洗腦, 不少學者們發現在當今大陸上的幾代人在不同程度上患有「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其中許多人是非混淆,牴觸普世價值,甚至本身作為中共的受害者,還常常為中共的不合法性辯護。

在一言堂的教育體制下,在中共極權下造就出來的很多大陸人與海外的華人(包括香港居民和台灣百姓)就像眼下的北韓人和南韓人一樣,言行和思維差異懸殊,似乎是兩類族裔 。引入注目的是,這種差異都是始於五十年代,也就是共產黨開始執政初期;而在此之前,中國兩岸三地百姓以及南北韓人民並不存在如此懸殊的意識形態上的差異。從事研究轉型社會的學者們發現,儘管東歐共產國家已經倒台多年,然而在老一代人思想中清除當年共產黨文化的洗腦教育卻是一個非常艱苦的長期過程,可能需要幾代人才能徹底消除共產黨的文化因素。

令人欣悅的是,隨著全球化和網絡的開發,中共很難繼續維持過去的封閉式的統治和洗腦教育。越來越多的大陸民眾通過出國旅行和突破網絡封鎖等不同渠道了解到共產專制和民主社會之間的天壤之別。

網上流傳著這樣一則笑話:有人問: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是什麼?回答是:它成功地克服了在其它社會制度裡不會存在的困難。俗話說:紙包不住火。在今天的大數據時代裡,靠封鎖信息來維護中共的專制體系註定會失敗。中共在當今億萬百姓眼中已經是一個腐敗和暴政的象徵,沒有絲毫合法性。

《荀子·王制篇》中有這麼一段話:「庶人安政,然後君子安位。傳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則載舟,水則覆舟』。」 一個明君是應該順應天意、執政為民。只有這樣,朝野上下才能政治清明,民風淳樸,經濟繁榮,國力強盛,八方來朝。而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歷史轉折時期,最好的選擇就是果斷地拋棄人心向背的共產制度,為中共歷次迫害的每個無辜群體恢復名譽並追究凶手的法律責任,步履當年孫中山先生的腳印,在弘揚中華文明的同時走向共和,開啟中華歷史的新篇章,此乃上上明君之道。縱觀中華上下五千年歷史,明眼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和中共這個末世邪惡體系與狼共舞必將會被歷史潮流所一起淘汰。

古人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解體中共才是真正解決目前中國社會上所有危機和問題的首要前提,也是民心所向,歷史必然。是否順應天意和歷史潮流牽涉到決定每一個生命的千秋功過以及如何擺放自己的未來位置。此等大事,不可不明察焉。#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1-18 1: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