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孔子學院在海外慘澹離場之因(三)

人氣: 122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1月18日訊】上篇談到孔子學院作為中共的一個「大外宣機構」,所交流與傳播的理念根本與孔子及儒學等中華傳統元素無關,其目地在於「宣揚中共的黨文化」,「以中共的意識形態來控制人的思想和學術自由」。而在控制學術自由的過程中,表現的最為明顯、最為典型,且遭到西方最廣泛人群非議、譴責的一個方面,正是對言論自由的鉗制與侵犯。

這裡不得不提到代表主流民意的美國國會對此所表現出的「大動干戈」。2014年12月4日,美國國會舉辦了一次旨在「探討美國大學大量接受中共經費建造孔子學院以及在中國建立分校對美國學術自由的可能威脅與影響」的聽證會。主持這次聽證會的國會眾議員史密斯(Christ Smith)表示,「近年來,美國教授們對這些機構的反對聲越來越高」;因此他「將要求美國政府問責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對美國與中國分校和孔子學院的合約進行審計,需要知道這些合約是否公開、是否對學術和教師及學生的自由作出妥協、這些教師與學生是否有信仰自由、是否可以談論敏感話題等」。

在這位議員所做的細節性描述中,我們不難看出,「是否可以談論敏感話題」這一直接涉及到「言論自由」的問題被明確提出。對於中共習慣搞「一言堂」的脾氣與秉性尤為了解的知情者或許並不認為,這是一個需要探討的問題。然而,我們仍可從西方社會的親歷者、擁有諸多證據的證人所做的回答中更深入的了解到,那些讓中共一聽到就渾身不自在的敏感話題究竟有哪些以及中共是如何限制與管控的。

在聽證會上,作為證人發言的美國加州大學特聘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表示,「中共已經把他們對於言論自由的壓迫帶到了美國」,「很多題目,諸如西藏、維吾爾、台灣、香港占中、法輪功、地下教會、六四事件以及中共領導人家庭財富等,……,由金錢利益引導的自我審查阻絕了對這些問題的探討」。而此前,美國芝加哥大學「聯署反對與孔子學院續約」的110名教職員在聯署信中也如是寫道,「中共政府插手干預孔子學院的課程,如在教材中不准涉及台灣、西藏和法輪功等問題」。

此外,孔子學院的教師們也會「傾向於迴避『六四事件』及『台灣和西藏問題』之類的敏感議題」。2012年,美國一家孔子學院的一名教師在一個人權法庭上表示,她在北京接受培訓時,「被要求不能在課堂內涉及敏感話題」。對此,有評論員證實,「在那個所謂『孔子學院』的課堂上,學生們不得討論有關西藏、台灣、新疆、六四、法輪功等議題,如若被提及,則要用中共的『統一說法』來為學生說明」。

顯然,中共的這個「統一說法」是具有排它性的。也就是說,有關上述敏感議題的任何訊息,只要不按中共設置的口徑來描述,在其看來,就一定是錯的。如果說,中共在此種格局中所扮演的角色是手握鐵證的法官,那麼,話語權以及審判權尚且應該交給它;但需要指明的是,上述與議題相關的事件卻都基本圍繞著「中共侵犯人權」而展開。既然它牽涉其中,又怎能讓自己去當判官?某種程度上,中共為了撇清關係,甚至更應該保持緘默;孰是孰非儘管讓他人去評說,只有這樣才能有力的證明自己是「清者自清」。

然而關鍵問題是,在上述這些涉及「侵犯人權」的事件中,中共並非「清者」;可想而知,它根本就無法做到氣定神閒、處亂不驚。加上因自恃擁有強權而肆意踐踏人權的鑿鑿證據已在海外不斷遭到曝光,因此慌亂之下,中共最為迫切的行動,顯然就是通過威脅、收買等極端手法,讓知情者閉嘴、並竭力使真相銷聲匿跡。

最為明顯的一個例子發生在加拿大的孔子學院。2008年奧運前夕,加拿大一家電視台派駐記者前往西藏,實地拍攝了「多起群體抗暴事件」。所拍攝的畫面中包含著一些北京派去的軍隊血腥鎮壓民眾的場面。當這些在中國大陸直接被剪切掉、決不允許播放的畫面觸目驚心的出現在外媒的屏幕上時,被中共徹底洗腦的「愛國人士」就再也坐不住了。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孔子學院的那位曾當過央視記者的院長則「利用上課時間向學生們宣講關於西藏的歷史和現狀的內容,並煽動學生們『團結起來與加拿大媒體作戰』」。在激烈言辭的鼓動下,學生們開始了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最終使得電視台公開道歉。

話說,媒體的本職工作之一就是儘可能的還原事實真相,況且作為擁有公眾話語權的機構,能不受強權控制而自由發聲也是其所應該擁有的權利之一。從另一方面來說,孔子學院無論是教育機構還是宣傳機構,都沒有道理去捂住媒體的嘴巴,並且它的目地還是替政府站台。一說到中共的問題,孔子學院就打著「造謠、誹謗」的旗號表示抗議,或者乾脆就來個裡裡外外的大清洗,從人員、課程、交流活動的安排、設置,到那些早就被西方社會關注已久的話題,都不允許有類似「批評中共」、甚至只是「揭露中共」的言論存在。顯然,這種服從、諂媚的姿態直接暴露出孔子學院在海外開辦的真實意義。

長久以來,西方人大多認為,自由表達意味著能獨立思考,然後擁有自己的判斷。而他們思考與判斷的標準,又基本是以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為依據的。因此,若不允許他們擁有言論自由,也就等同於剝奪了他們應該享有的一切「以人為本」的自由,將他們推向了「非人」的境地。我們有理由相信,一旦西方民眾認識到這一點,那無論是收買還是恐嚇,都不會使他們心悅臣服。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01-18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