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蓮仙史(14)龍門成道

杜若

王重陽與北七真。 中間端坐者為王重陽。丘處機居其左首第一。(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8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有詞云:「山中好,末後稱三冬。紙帳蒲團香淡碧,竹爐茶灶火深紅。交袖坐和沖。人如夢,百歲等閒中。梅蕊綻時泉脈動,雪花飛處雁書空。一醉待春。」(《望江南.鳴鶴餘音卷之二》)

丘處機帶著使女來到龍門洞,遂將固基永命之術傳授給她。使女就在龍門洞修行數月。但由於使女是女身修道,且男女同在一洞修煉,頗有不便。為了避免眾人的非議和讒言。使女拜別丘處機下山,她假裝瘋子,常到村莊化緣,以裝瘋磨煉身心。

河南南陽府新野縣有一人姓趙,名元通。他幼習詩書,長契儒禮,鄉人都叫他古人。因趙元通喜好道典,不慕儒名,他的父親兄長都說他是個腐儒。趙元通視名利為浮雲,看紅塵情緣也非常淡泊,榮華富貴對於他盡像南柯一夢。於是離家慕道,苦志求玄。

一日他來到龍門一帶,看見龍門洞窟彩霞四繞,白氣沖天。知是有道之人的瑞象,於是投拜丘處機,希望能收他為徒。丘處機見他素有根基,遂即答應,讓他焚香拜過祖師,為他改名道堅,號虛靜。

丘處機像(公有領域)

趙虛靜見師一心修煉,自己也起了真志護法之心,朝暮相守不離左右。隴州一帶的好道之士聽說長春子修道有成,俱來投拜護持,或送食物小菜,或幫忙砍柴運水。

一日,隴州有位都總親自到龍門洞設齋款待丘處機,請他談道說德。長春子不好拒絕,就與他盤桓了半日。不料,當晚內丹喪失,竟是前功俱廢。

翌日,他告訴弟子說:「你們將來用工至此,必須提防謹慎。眼看我今日大丹即成,卻因昨日因與都總盤桓半天,誤了內功,導致前功俱棄。可不悲哉!你們日後若是修到此境界,必當謹慎。守道之心可不能離開片刻呀!」

龍門石窟全景(Bencmq/維基百科)

丘處機只得再靜煉三月,才復得上次喪失的丹藥。入定之時,丘處機忽然看到山崩巖裂,他都不動一念。又見眾人施捨錢財周濟食物,他也分毫不受。一會兒又見美女美物前來相誘,他也是守住自己的真念,一心不戀。忽然又見虎狼毒蠍,他也都是不驚不懼。面對定中的種種變化,千般幻境,他都能不動不染不驚。

長春子對眾人說:「凡是修道之人,功夫至此,必會有多種的魔障出現,不可不小心謹慎。這些表現或有上天遣試道行,或有妖狐鬼魁、山精石怪爭奪神氣,或有前世冤衍、今世孽障纏結不散,或有陰魔,導致夢寐昏沉,或有陽魔,六親眷屬糾纏不已。任他千般妖幻、萬種變誘,都要專守道心,不能信魔幻為真。魔過一次,道心會更明一次。魔過十番,道心會明朗十倍。謹告後輩,每當魔境降臨,不可不謹慎小心啊!」

丘處機在龍門洞修煉七年,勤修不怠,靜裡求玄,無中煉有,不再為世俗塵情所牽所累,也不怕寒暑往來饑寒所迫。逍遙之心不記歲月,悟道之心也再無春秋。身心與德相合,神體與道合真。

金國大定二十八年(1188年)三月,丘處機應金世宗召請,從王重陽故居奔赴燕京(即今北京),奉旨塑造王重陽、馬丹陽之像於道觀,並親自主持「萬春節」醮事。對金國皇帝提出「持盈守成」的告誡。此時丘處機已名聲大振。

金國明昌二年(1191年)秋,丘處機回到故里,修建了一處修道之所,金章宗親賜匾額「太虛觀」,即日後的太虛宮。因該宮地處濱都里村,棲霞人俗稱為「濱都宮」。@*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日此劫,但見王家萬貫家產頃刻化為烏有。一時之間,人物房屋俱喪,榮華富貴何在?紅塵之世猶如幻化一夢,我又有甚麼可眷戀的呢?
  • 三元門下有唐、葛、周三位真官。三人駕雲遊至蟠溪,看到丘處機頂上白光衝天,即知他忍苦修行即日滿足,道緣結在龍門。於是三官變作三個差人模樣...
  • 這蟠溪之畔有座古廟,丘處機白天在蟠溪背人,晚來就到古廟打坐修煉。附近村莊有些頗有善心、崇佛尚道之人也會送些食物供他充飢。每逢冬日四九寒天,他仍不辭勞苦赤腳背人渡溪。若遇到大水漫漲之時,他就在廟中潛心靜修。
  • 當時二人在華陰地界的小華廟夜宿。一日,忽逢天降大雪,平地約有三尺厚,二人無法走出廟門。丘處機飢腸轆轆,腹中無物,又兼身上寒冷,開始還可以勉強承受,但捱到第三天夜裡,實在凍得受不了,於是心生一念...
  • 王重陽身跨白鶴,在空中看到潼關至華陰這段路程飯鋪稀疏,惟恐...
  • 六人離開登州地界後,忽然從龕飄出陣陣的氤氳之香,沁人心脾。說也怪哉,這木龕隨著香氣的籠罩,逐漸變輕了,猶如空龕一般。
  • 自從領旨下凡來,寄跡塵埃得自栽。幾度仙風催夢覺,數聲魚鼓喚心顏。三三行滿神胎結,九九功成道眼開。七朵金蓮今已會,特留雲路到蓬萊。
  • 王重陽已過不惑之年,回首昔日曾在官場多年,也曾在戰場驍勇殺伐。如今趁著機緣,一心訪仙求道。沒想到,半路會出現這等荒誕之事,故友的妻子想依他做夫妻。王重陽一心修道,因此面對女色,惟恐避之不及。
  • 然而世事如麻,光陰飛逝,一口氣上不來,命就非我所有。現在想效仿張良、范蠡、葛洪、賈耽,他們都是功成名就之後尋仙訪道。倘若真能與天地齊壽,與日月合明;或者能跨鶴遊三島,能騎龍上九霄,豈不快哉!當然,話雖如此,但不知是否會天隨人願。
  • 金兀朮得知岳飛撤軍的消息後,率領兵馬席捲而來,剛被岳家軍收復的河南失地,又全被金軍侵占了。岳飛在班師途中獲悉戰報,仰天悲歎:「所得諸郡,一夕之間全部被侵。大宋的社稷江山日後難以中興呀!看著乾坤世界,無法復原呀!」字字啼血,聲聲悲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