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強權 剛直不阿的海瑞

作者:曾敬賢
(傳)[明]謝環,《杏園雅集圖》卷,絹本設色,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傳)[明]謝環,《杏園雅集圖》卷,絹本設色,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人氣: 118
【字號】    
   標籤: tags: ,

明代的海瑞(1514–1587),字汝賢,瓊山(今海南省海口市)人,回族,是歷史上著名的「清官」。他「生平為學,以剛為主」,所以自號剛峰,又因他終身不畏強權,剛直不阿,天下人都尊稱他剛峰先生。

海瑞四歲喪父,孤依寡母,自小埋頭於《四書五經》之中,以他獨有的個性和品質,把儒家之學和他經世濟用的願望結合起來,逐漸形成了不同於流俗的作風情操。在他初任南平縣教諭一職時,一次御史到南平縣視察教育情況,在學宮接見教諭、訓導和其他教官。當時兩位訓導及其他教官,都下跪謁見,唯有海瑞中間挺立,拱手施禮問候而已。御史見這左右低、中間高,宛然山字筆架的樣子,便問他何以不跪。海瑞說:「台謁當以屬禮,此堂乃師長教士之地,不當屈!」由此得到了御史賜予他的「筆架先生」的雅號,以示對海瑞恪守禮法,不畏上官的高貴品德的敬重。

此後,海瑞歷經明嘉靖、隆慶、萬曆三朝,任官十八年,自奉節儉,力矯舊弊,限田均稅,興修水利,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特別是他不畏強權,嚴於執法,置個人生死、榮辱於度外,更體現了他「剛峰」的特色。

在海瑞任浙江淳安知縣的時候,浙江總督胡宗憲的兒子路過當地,因驛吏招待不豐厚,就仗著自己是總督之子,將其倒吊起來痛打了一頓。海瑞得知後,非常痛恨這種倚仗權勢、違法行凶的行為,便假裝說道:「過去總督巡視,命令所過之處不得鋪張、揮霍。此人行裝如此之盛,必非胡公子無疑。」命令衙役將胡宗憲之子所帶箱籠全部打開,把箱中數千兩銀子當場沒收,收歸國有。並喝令將胡公子五花大綁交縣衙看押。事後,還把此事經過詳情報告了胡宗憲。胡宗憲害怕事情鬧大了,有損自己的聲譽,便不敢公開庇護自己的兒子,也就無法加罪於海瑞。

為匡正時弊,禁止貪污,他還宣布「禁迎送,禁飭館舍」,「若本院妄有取用,是為法司犯法,有司鳴鼓攻之,律在不能赦。」並親自冒著風險,身體力行。一次嚴嵩的親黨、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鄢懋卿來經理東南鹽課事,由杭州經淳安到齊雲,所經之處,許多州縣的官吏百里承迎,唯恐不周,排場闊綽,敲詐勒索不計其數,但表面上他卻通知將要進入的各縣,說自己「素性簡樸,不喜承迎,飲食供帳都要儉樸,不得過於華侈。」面對這位顯赫要員,海瑞將計就計,上稟帖說:「傳聞所至,與憲牌異,欲從憲牌,則懼招尤。欲從傳聞,則恐違憲。下邑疲敝,未知所從。」迫使鄢懋卿回答:「照憲牌行。」這樣一來,鄢懋卿覺得到了淳安也撈不到什麼油水,還要領教海瑞的鐵面無私。便繞道他去,不再進入嚴州地界。

明代嘉靖、隆慶年間,官場上言行不一、欺世盜名、同流合污、媚世取寵的風氣極為嚴重,社會上驕奢淫逸、貪贓枉法之風愈演愈烈,整個管理階層日益腐朽。在此社會背景之下,出污泥而不染,清廉自守就已屬非常不易,更不要說嚴於執法,匡正時弊了。因此海瑞的做法深受百姓擁護,而權貴們卻對他大為不滿,當時海瑞已得到朝廷命令升任嘉興通判,卻由於鄢懋卿手下巡鹽御史袁淳的誣陷,被降職為江西興國縣知縣。

在興國知縣任上,海瑞懲貪抑惡的銳氣一點也沒有減退。原兵部尚書張鏊之侄張魁、張豹到興國縣,以買木材為名在山裡招搖撞騙、濫殺無辜,氣焰十分囂張。海瑞得知後,毫不猶豫命衙役將張氏兄弟捉拿歸案,送府治罪。送府後由於官員包庇,竟宣判二人無罪。海瑞對這種處理結果非常憤恨,便又經詳細調查,將那二人犯罪情況再一次據實上報。張鏊早在得知此事後,即出面寫信求情,又四處活動打通關節,致使「過往贛州士大夫無不請託求情」,最後在海瑞的據理力爭、江西總督吳百朋的支持下,張氏兄弟二人終於被判了罪,得到了應有的懲罰。海瑞剛正執法、不畏權勢的精神為百姓所深深敬仰,也大大的震懾了那些不法官吏。

隆慶三年(1569),海瑞調升都察院右僉都御史,欽差總督糧道巡撫應天府。任命一發布,應天府的官員都感到心驚膽戰,罪惡較大者都先自動請求解職,有些橫行鄉里的豪紳巨富也搬遷到遠方,以避海瑞。有的權貴把住宅的門漆成紅色,聽說海瑞要來,便連夜把門改漆黑色,以免顯眼。原本飛揚跋扈的監江南織造太監,也連忙將自己乘坐的八抬大轎改成了四抬小轎。可見海瑞的威德對邪佞之徒的震懾力之強烈!

明朝中葉,土地兼併嚴重,鄉官和豪紳置《大明律》中關於禁止兼併和侵占田產的嚴厲法律條文於不顧,大肆占田,上行下效,使土地問題日趨嚴重,社會矛盾更加尖銳。

在南直隸境內,最令百姓痛恨的是前內閣首輔徐階一家。徐階及其兄弟、子侄大放高利貸,巧取豪奪,侵占民用勒索錢財,受到了華亭縣農民的控告。徐階不僅官大勢大,而且對海瑞有過救命之恩。嘉靖年間,海瑞上疏勸諫皇帝,被打入死牢,多虧徐階從中斡旋,才免於死;嘉靖帝駕崩時,也是徐階草擬遺詔使海瑞得以出獄。在此情況下,海瑞毅然把有關徐家的訴訟封送徐階,責成他設法解決,最低限度要退田一半,徐階被迫接受了海瑞的帶有強迫性的要求。在大量調查核實的基礎上,海瑞認定徐氏子弟放債盤剝、家人橫暴等罪均為屬實。便採取斷然措施,逮捕徐階之弟徐陟,遣散徐府數千家奴中的十之八九,又將徐階的長子徐璠、次子徐琨以及十多個豪奴充軍邊遠之地,將徐階的三兒子徐瑛革職為民。再一次體現了他的秉公斷案,嚴於執法與剛正不阿。

辦案之外,反對兼併、勒令退田還是海瑞在應天巡撫任上一貫的主張與做法,但類似的案件太多,涉及的範圍太廣,以致僅松江一地,「告鄉官奪產者幾萬人」。海瑞帶著凜然正氣與忘我精神,捲入了大量這樣的紛爭之中,但卻是單槍匹馬,孤軍奮戰,以個人對抗強大的社會力量,遂使自己陷於不能自主之境,最終以被罷官家居。直到十多年後萬曆年間,神宗才安排他復出為官。

海瑞鐵面,執法正嚴,不畏強權,威震邪奸!是一座巍然屹立於史冊的剛正山峰!

(事據《明史》)@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魏國有賢人徒師沼治理國政,市場上便沒有囤積居奇、獲取暴利的商人;有賢人郄辛治理陽城,連道路上的失物,都沒人會撿拾占為己有;又有芒卯(人名)在朝為官,鄰國有才德的君子紛紛前來求見。這三個賢人,就是魏國真正的寶物。
  •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東漢末年,中原大亂,在北方卻出現了兩片樂土,成為士民百姓嚮往的地方。這就是公孫度所管轄的遼東郡,和田疇所治理的徐無山。
  •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在荀灌一再詢問下,荀崧只好坦白告知:「女兒,可惜你不是男子!如今城池快要被攻破了,我想派人突圍到襄城去求援。可軍士們都有氣無力不敢出城, 看來只有坐待滅亡了。爹爹能不著急嗎?」
  •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有人讓我們不費氣力就能得到一座城,論起功勞是不是應該嘉賞他?不賞賜,是失信的行為;但若賞賜,豈不是嘉許一種不忠的行為。這樣的賞賜絕對是錯誤的!不管是失信或是賞賜錯誤,對人民都有很壞的影響,假如這樣做了,我們將來又能拿什麼來教導人民呢?
  •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楚文王重病將死,對大臣們說:管饒動不動就頂撞我,抗拒我,跟他在一 起非常不舒服,不見面也不會想念他,但我知道他真的是治國的人才,你們要趕緊找他入朝來,我要將政事交給他。
  •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我聽說聖明的天子,是把財富藏在四海之內的老百姓家裡。這叫藏富於民。您藏富的地點不對,不發生天災,也會發生人禍。現在沒有發生人禍,只是發生了一點天災:燒掉一個庫房而已。這不是很幸運、很值得祝賀的嗎!
  •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杜根說:我當時的確是九死一生啊!附近的朋友我也想到過,可是一旦暴露,災禍就要臨頭,連累他人。我寧可死,也不願意連累別人。宜城山中人煙稀少,牽扯不上任何人,忍耐十五年,是從長遠打算啊!
  •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杜佑花費了三十多年時間,編纂了我國歷史上第一部記載歷代典章制度的專書《通典》。《通典》共二百卷,體大思精,包羅宏富。寫作方式和結構開創了我國史書編纂的新體制,對後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若夫聞譽而喜,聞毀而戚,則將惶惶於外,惟日之不足矣,其何以為君子?
  • 于成龍認為,安置百姓初始,必須開展道德教化,發展農業生產,使他們衣食無憂,然後剷除邪惡及其巢穴。(Fotolia)
    當時,官場積弊頗多,地方官以土特產「孝敬」上司,幾乎成了約定俗成的規矩。有一次郡守下帖讓合州送魚。于成龍很不以為然,慨嘆上書,講:「民脂膏竭矣!無憐而問者,顧反乃樂魚,且安所得魚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