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從知青「七人輪姦案」看如何製造假案

人氣: 14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19日訊】知青歷史上,冤假錯案不少。雲南兵團知青「七人輪姦案」就是典型的一例。

1974年8月,雲南邊疆發生知青「跑地震」事件。事發後驚動了北京,住在醫院的周恩來下令:出動部隊、公安、民兵對外逃知青圍追堵截,務必儘快制止知青大規模外逃。

事件起因於一則外電報導,說雲南邊疆將發生八級以上大地震,震中在「外五縣」一帶。「外五縣」是指滇西德宏州的潞西、瑞麗等五個縣。因其北、西、南三面都被緬甸包圍,故俗稱「外五縣」。

大地震消息引起這一帶知青的恐慌,為躲避地震,他們一批批集體向緬甸跑。全副武裝的軍人和荷槍實彈民兵全線出動圍追堵截。最終,十幾個領頭的知青被抓捕判刑,同時查出數以百計偷聽「敵臺」廣播的人。

10月,在處理「跑地震」領頭人時,宣佈了一起「七人輪姦案」:四連7名知青在8月25日深夜曾對一女知青實施了輪姦,為逃脫罪責,他們在8月28日借「跑地震」為名集體外逃,而且,「跑地震」的絕大多數知青是被他們威脅、蒙蔽、煽動、裹挾著參與的。

「沒有那些事,真的沒有,根本就沒有輪姦案,我是被冤枉的,那些男知青也是被冤枉的……」,這是幾個月後,被「輪姦」的女知青哭著向四川日報記者何光珽反覆說的話。

回川後,何光珽把在瑞麗採訪期間的意外收穫,寫成內參報告遞交給了四川省知青辦負責人,繼而轉到了雲南省知青辦、省領導。最後由雲南省革委會同昆明軍區進行自上而下的調查,冤案才得以平反。1975年10月,被關押在瑞麗縣監獄裡受盡刑訊逼供的5名知青被宣佈「教育釋放」而非無罪釋放。 即便如此,知青們也知足。如果沒遇上良心記者,那麼李久元、張紹榮將被判處死刑;鄧伯新、肖炳元分別是12年和15年……

二十多年後的2010年7月,又有記者在成都採訪了「輪姦案」中的她。她說:1974年9月初,我們好多參與跑地震的知青都被送回到團部。第二天一早,團部的段幹事(現役軍官)把我叫到他辦公室談話,在這之前我根本不認識他。他說了很奇怪的一段話,「你就是W?我們知道你,你受了這麼大的冤屈,組織上是瞭解的,所以一定要為你昭雪」,說了好半天我才明白他指的就是輪姦案,而我是這個案子中的受害者。我很詫異,說根本就沒有這事。但段幹事就一再說要我放心,組織上會為我撐腰,並且一定要嚴懲罪犯。我還是說根本就沒有發生過這件事。但段幹事根本就不聽我說,一再表示組織上都瞭解清楚了,而且清楚到在輪姦實施過程中,誰是第一個誰是第二個誰又實施了幾次等等。聽他這麼說,我一下就急了也慌了,趕緊反覆強調說根本沒有這事。那七人裡有她的男朋友,「這怎麼可能呢!」

她在團部招待所住了十多天,被人監視。段幹事每天上午、下午和晚上都要找她談話,反反覆覆的要她說出實情,一直反復詢問她被輪姦的細節。「記得是在1974年9月中下旬一天晚飯後,在團部的一間會議室裡,坐滿了人,可能主要都是團黨委的領導,好像是黨委擴大會。段幹事把我帶進去,開始審我。那天我怕極了,全都是領導啊。那晚審我一直審到淩晨,我早就支撐不住了。恍惚中,段幹事拿出一份準備好了的文字材料要我簽字,裡面的內容我也沒看,但我堅決不簽。於是段幹事就威脅我說:‘這個字你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在萬般無奈之下,我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在簽字那一刻,我覺得我已經快要崩潰了,忍不住的大哭起來。」

那年十月底,她被調到團直屬三連。到1975年8月底,他們幾人被教育釋放出獄,也沒有任何人告訴過她此案的平反。「我那時好像已經成了罪人。返城後,她也再沒見過男朋友。

當時「跑地震」,引起了海外關注,「造成了國際影響」,所以北京震怒。如果上面知道起因是「偷聽敵台」,「被美國之音蓄意煽動」,那麼雲南兵團各級管理層的責任就大了,尤其是捅出漏子的三師十一團。要想自保,就要有新的「跑地震」誘因。於是,「七人輪姦案」出籠了,推出一群知青做他們的替罪羊。由此可見,「七人輪姦案」完全是雲南兵團三師十一團黨委為推卸責任憑空捏造,集體撒謊製造出來的。

這是四十多年前的一起冤假案。從假案的製造過程,不難看出,中共無論是地方還是軍隊,黨組織撒謊、造謠、構陷,製造冤假案,輕車熟路;陷害無辜的人,心安理得,體現了黨性。前不久中共警方處理雷洋案的手法,就如出一轍。中共本性不會改,它存在一天,就要繼續害人。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1-19 2: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