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學員龐有親屬憶王全璋律師庭審辯護

王全璋律師資料照。(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推特)

人氣: 12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21日訊】按:本文作者為北京法輪功學員龐有的姐夫。龐有曾任北京朝陽區建委官員,因信仰法輪功於2000年、2010年兩度被中共當局投入監獄達12載。2014年末,龐有在陝西延安訪友期間再遭綁架,並被非法批捕。當時有消息說,北京方面要求「從重處理」。

2015年4月,曾為多名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律師王全璋為龐有進行了庭審辯護,龐有隨後被「免於起訴」。7月9日,王全璋在「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中遭非法綁架,半年中音信全無;2016年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關入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至今情況不明。

龐有於2016年又兩度遭非法綁架。本文據龐有姐夫胡燕春口述錄音整理。

* * *

2015年1月,我內弟龐有在延安訪友期間被宜川縣公安局逮捕,之後他因為在當地發放了十幾張法輪功宣傳光盤而遭到起訴。我不煉法輪功,當時給我內弟請律師,心裡是有一點壓力的,但我知道龐有不是壞人,如果人人都像他那樣,警察都得下崗了,所以我去幫助他沒有錯。

被抓捕前的龐有與兒子。(大紀元)

「為當事人爭取權利是本分」

開始我找了很多律師,大都不敢接案子,好像因為司法局對給法輪功辯護的律師施加壓力吧。後來我找到了王全璋律師,他說可以為龐有做辯護,他說自己就是個律師,從法律角度為當事人去爭取權利是本分。開始接觸的時候,感覺他不太愛說話,說話也細聲細語的,很平和,不是那種很張揚的人。

接下來為了龐有的案子,我和王律師一起去過四次延安。在一起時,他從不聊些沒用的,也很少有閒著的時候。在飛機上、車上,他老是看資料。有時候晚上,我看見他經常和他的小兒子視頻聊天,問兒子一天都幹甚麼了、乖不乖甚麼的,那時他兒子應該也就一歲多點吧,那時他也說過,說自己的電話是被監控的。

王律師吃飯不講究,因為時間太緊。他總是說,不要花很多錢,隨便點,快點就行,能吃飽就行。有時在機場,我們每人就吃碗麵條。他那麼一個大個子,拉著一個大箱子,走路老是匆匆忙忙,箱子好像也用了好幾年,很舊。他在人群裡也不顯眼,普普通通的像個體力勞動者。

開庭把他們鎮住了

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龐有開庭,那是2015年4月27日。宜川法院外面都是警車,武警特別多,戒備森嚴,院子的車裡都坐著便衣。進去時,看到滿樓道都是武警法警在溜躂,因為離北京很遠,龐有北京的親友也沒去幾個,法院旁聽席上也沒幾個人。

那時我和檢察院、公安他們溝通,他們那意思就是,法輪功沒有不判的,而且龐有過去就被判刑兩次了,五年以內屬於「累犯」,發一張光盤都是3年以上,「累犯」再加上半年,最理想是3年半;稱龐有的案子「上面也非常重視,估計要判5到7年」。王律師也跟我說,案子不樂觀,但他會為龐有做無罪辯護。

宣布開庭之後,王律師指出,合議庭裡多出一個人,請審判長把她請出去,因為合議庭沒有她。結果那人站起來說「今天我是書記員」,意思是她不參加合議庭,其實那人是宜川縣檢察院起訴科的科長。王律師當時沒說甚麼,但後來那人一站起來說話,王律師就說,「你住嘴!你今天是書記員,你就管你的記錄!」那人只得坐下,這下就把他們鎮住了。

有理有據 感染每個人

他們唸《起訴書》,拿那些《人民日報》啊、新華社社論甚麼的說法輪功,龐有一下就站起來,說:「你住嘴。你是法律人,你不能這樣說話,法律人說話要靠證據。」他說:「你今天說的全是社論語言。你又不是媒體人,你應該把證據說出來。沒有證據,唸這些東西,不是很荒唐嗎?我看你不懂法。」

他說完之後,法警就吼他坐下,龐有問審判長:「有規定被告人說話不能站起來嗎?」審判長說沒有規定,於是龐有就對法警說,「如果你再碰我,你就違法了。」於是法警再不敢碰龐有了。

開始王律師也不言語,靜靜聽著他們說,輪到他辯論了,他就滔滔不絕,說話氣勢如虹,聽起來有理有據的。他講到依據法律,法輪功不違法,起訴龐有就是違背法律、龐有的行為不構成犯罪等等。王律師在法庭的狀態和平時大不一樣,他特別亢奮、有激情,非常自信,聲音特別大,反應特別快,思路特別嚴密,無懈可擊。他的狀態感染了每個人,好像他就是法庭主角一樣。

記得當時他們還把一些光碟拿上來,說是龐有違法的「物證」,他們直接抓過光碟,要書記員放錄像。王律師又站起來,說:「停!你們懂不懂法啊,如果今天審的是殺人案,這是一把刀,就是證據啊,你們怎麼對待啊?你們都得戴手套、拿個拖盤,下面放一塊布擱上吧?這是證據啊。你們根本不注意,隨便就拿物證,你們敢這麼隨意,就證明你們都知道當事人是無罪的!」

那些人一下全都傻了,對答不上來。

法警靜聽 法官像蔫了

庭審的氣氛慢慢就變了,審判長、檢察官他們基本不說話了,好像蔫了,坐都沒有坐相了。我看見好幾個人腿都哆嗦起來,法庭由審判龐有,變成了審判他們一樣。樓道裡也沒人溜躂了,法警都坐在旁聽席後邊,瞪著眼睛安靜地聽著,就聽王全璋和龐有兩人說。

開始法庭還錄像呢,後來我看他們把錄像給關了,哎,那天的錄像如果能公開,真是太精彩了!連我這不修煉法輪功的人,聽著都振奮啊!

那天庭審很長時間,從下午2點到7點吧,最後說隔日宣判。

到了6月11日,王律師打電話給我:「明天你去宜川接人吧,龐有可以回家了。」我很驚奇:「不可能吧!?」不敢想像龐有能被放回啊,延安那邊一直說只要是法輪功就得判,而且這次要「從重處理」啊。但第二天我趕到了宜川,真的接回了龐有,那時他已經被關押半年之久了。後來聽人說,那次王律師的庭審辯護,使我內弟能免於起訴被放回,真是奇蹟了。

一個月後,就聽說王全璋律師被抓起來,聽說是「709」案……唉,我老覺得對不起王律師,連一次像樣的飯都沒有請他!#

錄音整理:陳莉 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7-01-25 8: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