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歐觀點》 中共是現在才變壞的嗎?

人氣: 14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1月24日訊】(文:浩然)前兩天我打電話給國內的朋友祝賀新年,不可避免地談起霧霾、腐敗、遍地的黃賭毒。朋友一陣唏噓,最後說了一句:「都是鄧小平、江澤民這些人把國家搞成這樣。毛澤東那時候就沒這麼多醜惡現象。」

放下電話後,我一直覺得朋友的結論不大合理,但似乎國內有不少人堅持這個觀點。他們的依據就是:五六十年代,社會上的盜竊、搶劫比現在少,黃賭毒也比現在少。
但是他們都沒有回答過我,那時為什麼治安問題和醜惡現象比現在少?

流氓地痞去哪兒了?

每個社會都有不同類型的人,其中必然有好吃懶做,不務正業者。那麼這些人在中共統治時期是不存在了嗎?恰恰相反,他們不但存在,而且很多還生活得很好,甚至還有權有勢起來。因為他們被中共「收編」了。

這種「收編」不是從1949年開始的,而是從中共成立後不久就開始了。最有代表性的一個事件就是毛澤東1927年3月發表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其中對以無業游民為主力的農會運動大加鼓勵,在其中「清匪」一節中更是明白地寫道:「會黨加入了農會,在農會裡公開地合法地逞英雄,吐怨氣,『山、堂、香、水』的祕密組織,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這「會黨」就是當時黑社會性質的團體。

當毛坐穩了中共的頭把交椅,又竊取了中國的大好河山。當然這些痞子們更可以堂而皇之地「合法」搶劫,「合法」殺人了。

我們的錯覺如何形成的?

可是明明在五、六十年代遭遇搶劫的家庭和被毆打、侮辱和被殺害民眾的數量是古今中外首屈一指的。但為什麼現在許多大陸同胞卻認為那個時期的治安很好?

這就是中共的狡猾之處。它不是任由那些痞子暴民去亂搶亂殺,而是在不同時期劃出不同的一小批人,作為迫害的對象。供那些被收編的痞子流氓們發泄他們思想深處最陰暗、殘忍、毒辣的魔性。而這些人又都是有一定財富,有學識、有名望的社會精英。對他們的摧殘更能讓那些穿著制服的痞子和流氓們有一逞獸慾的快感,當然就沒必要去騷擾平民百姓了。而現在認為那時候治安好的人大多都是當時沒受衝擊的普通百姓的後代。他們當然沒有特別屈辱和悲慘的經歷。

中共在各種運動中都要劃定一批「鬥爭對象」,罪名很多,如:地、富、反、壞、右,還有名目繁多的「反黨集團」。連習近平的父親也「有幸被擁有」了一個「習仲勛反黨集團」。這些直接被迫害的人多達數百萬人,受牽連受間接影響的人達數千萬。

但是因為被迫害者還會被抹黑、搞臭,就算是沒有被迫害致死,也對當年遭受的痛苦經歷羞於啟齒,更是不會向自己的孩子們提及。所以在網上很少能看到「我家當年如何被抄家的,我父母如何被羞辱、毒打的」這類帖子。

醜惡現象是被消滅了?還是被收歸「黨有」了?

另外,很多人認為五六十年代色情和毒品等醜惡現象被消滅了,其實不是「消滅」了,而是收歸「國有」了,確切地說是收歸「黨有」了。眾所周知的妓女改造運動,被共產黨標榜為政績之一,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確實起到了欺騙的效果。但是如果對比幾個時間點,也許能發現一點問題:

1949年11月21日北京警方突然查封所有京城的妓院,開始了妓女改造運動,1951年全國的妓女改造運動基本結束。

1950年空政文工團成立,1950年10月鐵路文工團成立,1951年5月海政文工團成立……。其實這些文工團都是在戰爭年代就有了,只是規模不夠大、名號不夠響、選擇面不夠寬而已。到1951年各級文工團都得到了充實和發展。當然,這絕不是說妓女進了文工團,因為黨的高級幹部是看不上妓女的。妓女進不了文工團,但進了文工團的良家少女會變成什麼?——現在網上曝光的內幕已經足夠多了。

至於說禁毒,當然也是共產黨掌權後要做的。雖然在延安時期,黨用三五九旅種鴉片,張思德所在的中央警衛部隊燒制鴉片,再由任弼時擔任鴉片專員向國統區銷售鴉片。既毒害了國統區的「幹部群眾」,又賺回了大筆的資金用於發展壯大自己的實力,起到了一箭雙鵰的效果。

但是黨真正掌權後,情況就不同了。基層黨員是黨的「馴服工具」(劉少奇語),基層群眾那就「馴服工具」控制下的「工具」,如果工具都被毒品折騰壞了,還怎麼為黨魁去「解放全世界」呢?
但是就像黨的特供體制一樣,對普通黨員百姓是一套冠冕堂皇的說辭,對高級幹部卻是另一套做法。

咱們還是對比兩個事實:

1、「1950年2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發布《關於嚴禁鴉片煙毒的通令》,我國開展聲勢浩大的禁煙運動,禁絕了為患百餘年的鴉片煙毒。」(見《中國警察網》)

2、劉青山(天津地委書記)、張子善(天津專署專員)因貪污被調查時,辦案人員發現他們都有嚴重毒品上癮的症狀。果然以吸食毒品作為條件,他們立即放棄抵抗,全都招供。

但是請注意,審查他們的時間是1952年初,也就是說他們是在「聲勢浩大的禁煙運動」中,吸食毒品成癮的。

而且,他們的部下李克才(天津專署副專員,大約相當於副廳級)在1950年發現劉青山吸毒後,劉青山乾脆當著李克才的面吸毒,李專程去向當時的河北省第一書記反映此事,但結果是劉吸毒變本加厲,吸毒成癮到了不顧工作的地步。

最後李克才在1951年底的河北省的人代會上當著824名參會代表的面,公開揭發劉青山、張子善的貪污行為,才迫使省委組織部出面調查。(關於李克才的記述見《鄉音》2013年第一期)

這些記述說明雖然全國在禁毒,但在廳局級以上的官場裡,吸毒是被默許的,甚至是被縱容的。而且最終扳倒劉青山的理由也不是吸毒,而是貪污。順便提一句,劉青山的附加罪行裡也有一條:生活作風問題。(在黨的語言體系裡這是淫亂的代名詞)

所以說,對淫亂和吸毒等等醜惡現象,黨從來就沒打算消滅,而是「收藏」起來獨自「享用」。直到鄧小平改革,這些特權階層的「特供」也流入民間,而且正是因為有了「黨」這個靠山,這些醜惡現象才比歷史上的任何一個時期都更加肆無忌憚,以致現在泛濫成災。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責任編輯: 童景

評論
2017-01-24 1: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