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敘事性非虛構文學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十二

迴盪在大海上的甚高頻電波(上)

不明眼疾影響工作 學法輪功不治自愈 甚高頻無線電台海域上廣傳真相

1998年孫錄操當大副時和妻子、兒子的合影。 (孫錄操提供)

1998年孫錄操當大副時和妻子、兒子的合影。 (孫錄操提供)

人氣: 54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報導)2000年冬季的一個凌晨,從天津到日本的渤海海面上,靜靜地行駛著一條集裝箱貨輪。突然,在船隻間通訊用的甚高頻無線電台(VHF)的16頻道上,響起了一個清澈、堅定的男聲。這聲音與其說是呼叫,不如說是播報。他讓方圓120海里內的所有船隻駕駛台上的值班人員都豎起了耳朵,抬起了頭。

此時天還黑著,但能見度很好。不時有亮著燈的船隻靠近,又遠離。周圍只有海浪聲和機器的嗡嗡聲。只聽那電台中傳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各報紙、電台、電視台停止污衊法輪功!」「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在這樣的一串字句後,一切又歸於寂靜。

「怎麼回事?」「什麼情況?」「哪個船喊的?」「是法輪功?」船員們像炸開了鍋似地互相詢問。但是,那個聲音沒有回答他們。

另一頭,集裝箱貨輪上的實習船長孫錄操,關掉了無線電麥克風。剛才的法輪功真相,就是他喊出的。此時,中共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進行了一年零四個月了。孫錄操本人和他認識的所有法輪功學員都是受益者。他覺得,恢復大法名譽是他必須做的事情。

「過一會再打開麥克風廣播真相!」孫錄操盯著面前的雷達顯示屏心裡想,「是啊……沒有大法,我怎麼能當船長?」曾幾何時,孫錄操連雷達都看不了,一看眼睛就像針扎一樣疼。

孫錄操的煩惱

孫錄操是大連人,1987年從大連海事學院中專部畢業。幹了幾年水手之後就當上了三副。煩惱就是從那個時候來的。

三副的職責除了船上的消防、救生和設備的保養,還需要值航行班。但他發現值班時他看不了雷達屏幕,一看眼睛就疼。那一次,他上船三天就下了船,實在沒法幹活兒。

大連的醫院、上海的醫院、俄羅斯專家、西醫、中醫,能看的大夫都看了,就是查不出毛病。每個醫生都對他說「你的眼睛沒有毛病」。

那個時候他快把利眼的動物肝臟都吃遍了,甚至一看到羊肝、雞肝就想吐。可是雙眼仍是不能看東西,最後連聲音也聽不了了。

在96年初要考大副的時候,他的妻子特地在考場外給他搭了一張床。因為他已經虛弱到考前最後一刻才能從床上起來進考場,答完卷出來後,必須馬上躺回床上休息。

8月底的時候,他的妻子拿回來一本書,問他:「你看不看這本書?法輪功的,對身體好。」當時他想都不想地說:「不看,我對氣功不感興趣。」

「那我可要煉了?」妻子問。孫錄操看著妻子,不置可否。他想,她這個人忒實在,別讓別人騙了吧?於是,他就在妻子白天上班的時候偷偷看起了《轉法輪》,目的是給妻子把關。

兩天之後,他看完了書。總覺得哪裡不一樣了,仔細一想才猛然發現:「我的眼睛怎麼沒有疼啊?」隔天,他就拉著妻子到附近沙河口劉家橋的老人活動房學起了法輪功。

隨著雙眼得康復,孫錄操又能看雷達、上船幹活了。當時他就在心裡說:「這個大法太好了!」便下定決心一修到底。

當孫錄操看到《轉法輪》書上寫著,人們修煉之後道德回升,有的針織廠的工人都把以前拿的毛巾頭送回工廠時,他想起了家裡的一大包工具。那是有一次去歐洲接船的時候,他順手從船上拿回來的歐洲貨。他決定把工具送回去。

「對不起,」他跟機務經理說明,「這是我當二副的時候,從船上拿回家的好工具。現在我學法輪大法,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知道這是不應該的,我就送回來了。」

當時,機務經理和一旁的人事經理愣愣地看著孫錄操,臉微微泛紅,不知說什麼好。他們知道,這船上的工具人人都拿,哪有往回拿的?哪有承認偷工具的?經理都覺得,這煉法輪功的人也太老實了。

修煉後,孫錄操白天領著水手們在甲板上幹活,晚上還主動值班。遇到矛盾也變得心平氣和,就是在別人因為誤會指著鼻子罵他的時候也不吭聲。一次,他的船長跟公司總經理介紹了他的情况。公司總經理說了一句:「要都像孫大副這樣,公司就好了!」

孫錄操休息的時候就看書,沒有風浪或者船拋錨的時候他就煉功。船上開始有人跟他學習法輪功。

一位船上的廚師剛一煉功天目就開了,有一天他悄悄告訴孫大副:「我看見海面上盡是佛、菩薩,一眼望不到邊。」到青島的時候,廚師的妻子上船,也學了法輪功。看書看到第五講的時候,她的天目看到一個菩薩端來一盆清水。她於是想到:「這本書就像清水一樣,能洗掉我頭腦中不好的東西,教我怎麼做好人。」

孫錄操也在船上成立了學法小組。他的小組很特殊,這些一起學法的人大多只有一個航程的緣分,到港了就各奔東西。就這樣,他介紹了不少人入道得法。

1999年4月25日那天,孫錄操正在從日本回大連的路上。他向船長請假要下船,上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去。船長問他:「為什麼突然請假?」

他跟船長解釋,法輪功教人做好人,可媒體卻黑白顛倒,「那讓好人怎麼做?我要去中南海跟他們評理去。」船長一聽嚇壞了,更不給他假了:「你太年輕,那中南海是隨便去的?共產黨殺起人來可不認識你是誰!」

大海上的甚高頻電波

因為所有反映情况的渠道都被堵死了,孫錄操就開始在船上利用甚高頻各頻道講真相。

他知道,附近海域中的無數條商船、漁船、軍用船、公安船、海關船,都在聽著他的播報。他每隔三個小時就播一次,用公用頻道、港口調度頻道、引航員頻道、港務監督頻道……他從渤海播到黃海,又從黃海播到南海。

有一天在從上海到香港的旅途中,他忽然感覺很疲憊,不想再繼續播了。當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中一條大蟒蛇,張著大口,吐著芯子。這時有個像哪吒一樣的小孩跳進蛇口,抽出芯子。蛇一下子就蔫了。

第二天醒來後他回想起這個夢,便聯想到自己,感覺自己就像那個哪吒一樣,正在拔除中共喉舌的毒芯子。他對自己說:「不行,這事可千萬不能懈怠。」

2001年新年,中共中央電視台上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孫錄操打開麥克風,告訴海上的人們:「自焚是假的!我們師父在書中明確指出:自殺是有罪的。」他還把從日本和香港華語廣播中聽到的自焚案疑點、分析都及時地播報給大家。

有一次,他廣播完之後沒有關機。就聽見一個人用質問的口吻說:「你為什麼在公用頻道說這些話影響大家工作?!」

孫錄操回答:「中央電視台能向全國人民造謠,我為什麼不能在公用頻道上闢謠?」

他話音剛落,電台中就傳來叫好聲:「說得好!」

就這樣,在這條船上當實習船長的三個多月裡,孫錄操天天用甚高頻廣播法輪功真相。◇#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