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公安部被清洗幕後(5)震撼的電波

長春電視插播,猶如一道震撼電波,刺破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謊言鐵牆和黑幕。圖為大陸天空一次閃電。(Getty Images)
人氣: 168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報導)近年來,中共公安部的多名軍級師級官員被查,全國24省的公安廳廳長換人。公安部是江澤民執政時期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遺毒至今。公安部頻遭清洗的背後,究竟有哪些內幕?

(接上文)

2002年3月5日傍晚,吉林省松原市。冬日的夜色早早籠罩大地,萬家燈火已經點亮。

一身電工裝扮的劉成軍和他的搭檔「亮」,在7點前抵達了松原市前郭爾羅斯蒙古族自治縣縣林業局。縣林業局就在幼兒園旁邊,兩人順著幼兒園樓邊登上那個矮房。幼兒園窗子裡亮著燈,正好照在他倆所在的電線桿的位置。

亮沒有用手電,很熟練地切斷電線桿上一條電視輸出的主幹線,然後將電線的兩頭接在一台VCD播放機上。劉成軍在一旁,不時幫拿電線和打下手。一切就緒,他們啟動了光盤。

夜裡的風很涼,亮脫下工作服,蓋在了VCD上。離開前,兩人回頭最後望了一眼電線桿和那台承擔重任的播放機。他們深知,要馬上離開這裡。

在打車返回的路上,兩人看到警車在耳邊呼嘯而過,往電視台的方向開去。

包括劉成軍這個小組在內,吉林省的長春和松原各有2組人、一共有4個地方同步進行電視插播。據悉,大約有15人參與了真相插播計劃與行動,他們分別是:雷明、張聞、劉偉明、侯明凱、劉海波、孫長軍、梁振興、李德海、魏修山、周潤君……

回到住處後,劉成軍總是想要去看看結果,一個人先走了。

3月6日上午,劉成軍回來了。他哭著說:「感謝你們哪,成功了。公共汽車上都在說法輪功真相的事。 說一支線播了20多分鐘,另一支線播了半小時。自焚真相都播完了,老百姓看明白了,縣城轟動了!」

後來大家得知,長春的插播也非常成功。當天晚上7點19分起,長春有4個城區的居民看到同樣的真相,第一次持續了5分鐘,第二次持續了整整45分鐘。

這就是震驚中外的長春電視插播事件。長春30萬有線用戶、上百萬觀眾,看到了被中共封鎖的法輪功真相;同時,在距離長春市約150公里的松原市,大概有十幾萬人看到了《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真相片。

這次電視插播,猶如一道震撼電波,刺破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謊言鐵牆和黑幕。隨著消息的傳開,整個長春和松原都沸騰了。人們互相打電話,奔走相告;還有人說,法輪功平反了。

1999年7月20日,中共和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江澤民下令3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官方媒體全部是喉舌,一邊倒的宣傳。而法輪功卻一直廣受歡迎,大陸大約有1億人修煉法輪功。並且,在此之前大陸媒體曾廣泛正面報導法輪功。

到2000年下半年,雖然迫害已經推行了1年多,但由於法輪功擁有廣泛群眾基礎和其顯著的祛病健身效果,迫害似乎難以推動下去。很多人去北京上訪。2000年的時候,北京天安門廣場每天幾乎都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舉著橫幅,大喊「法輪大法好」。

江澤民對此傷透了腦筋。為解決這個困境,江澤民、羅干密謀勾結公安製造轟動效應。栽贓嫁禍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案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被炮製了出來。

2001年中國傳統新年期間,中央電視台在黃金時間播出天安門自焚偽案,在全國老百姓心中播種仇恨。自那以後,很多老百姓再談起法輪功時,臉色就變了。

電視插播,可以說是法輪功學員的被逼無奈之舉。劉成軍,是這次長春和松原兩地電視插播的主要協調人之一。

劉成軍(明慧網)
劉成軍(明慧網)

劉成軍住在長春附近的農安縣,是一個傳奇人物。他額頭有一塊傷疤,別人問他,他笑了,說是以前跟人打架打的。他身材魁梧,身高180cm多,據說在成為法輪功學員前「挺厲害」的,很能打架,沒人敢惹,是在農安社會上一個小混混,有一定「名氣」。

修煉法輪功後,他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深知自己得到了高德大法。他曾說:「古人只是學常人的知識尚能做到頭懸樑錐刺骨,而我們學的是宇宙大法,萬古難遇的天法,我們為甚麼做不到?難道大法弟子還不如古人嗎?」

劉成軍家全家福(明慧網)
劉成軍全家福,右一為劉成軍,中間是大姐劉琳(明慧網)

劉成軍的姐姐劉琳回憶說,那時劉成軍每天必讀一遍《轉法輪》。有時通宵達旦讀法,有時只睡一兩個小時。到了第二天早上,他會準時到煉功點煉功。

劉琳還舉了這樣一個例子:有一段時間,劉成軍的岳母不知為甚麼常常無緣無故地罵他,有時動手打他,有一次他感到真的要把握不住自己了,頭都要氣炸了。但就在這實在難忍的時候,他想:我是個大法弟子呀,超出常人境界的修煉人,怎麼能動氣呢?師父講了:「難忍能忍、難行能行。」這時,他穩下心來,搬了一把小凳子,坐在了岳母身邊,非常冷靜地說:媽,您消消氣,打我、罵我都成,但您彆氣壞了身體。岳母一聽,「噗」的一聲笑了,再也不罵了。

可是,劉成軍回到自己房間裡卻哭了出來,他感慨自己和岳母的變化。他心裡默默地說:師父啊,您的話弟子都記著哪–「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

迫害後,和平修煉的環境沒有了。劉成軍還常常想起,迫害前長春各大公園和廣場每天清晨大煉功場面–音樂悠揚,大家靜靜地煉習五套功法;結束後,大家又靜靜地離開,準備上班。那是一段多麼美好的時光啊。

面對無辜迫害,沉默無益於事。為說明法輪功真相,劉成軍多次挺身而出,也因此多次身陷囹圄,歷盡酷刑。他心裡急啊,怎樣才能讓更多人知道真相?

2001年10月1日,劉成軍隻身第3次到北京上訪。他將「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高高舉起,喊出了發自心底的呼聲「法輪大法好!」據說,他繞廣場跑了3週。被捕後,他絕食絕水22天,硬是闖了出來。

黑雲壓頂下,和很多法輪功學員一樣,劉成軍也被迫流離失所了。

在臨時住所,他不但承擔真相資料印刷,還經常利用晚上時間出來散發真相資料。因為劉成軍平日裡老是開著一輛卡車在農安和長春之間運送真相資料,張羅資料點,人送外號「大卡車」。劉成軍後來自己化名「大勇」,取勇猛精進之意。

一次,劉成軍把兒子默涵帶到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們共用的住處,兒子當時只有5、6歲。晚上劉成軍輕輕撫摸著兒子的頭,兒子依偎在父親的懷裡,安然入睡。這麼小的孩子,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和大人一樣承受著魔難和痛苦。劉成軍眼裡含著淚,充滿著父親的慈愛。

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說,「那表情裡含著父親的責任、父子的深情、和必須衝破各種阻力要做自己應該做的事的堅韌,以及對參與插播將面臨的迫害,甚至是死亡的預先承擔;複雜而又深沉,令我至今難忘。」

2002年3月5日晚。

插播過之後, 長春很快戒嚴了!公安警察全部出動,全城大搜捕。整晚上長春到處聽到警車鳴笛的聲音。

明慧網報導,時任公安部副部長、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又稱610辦公室)主任劉京趕到長春督戰。據說,江澤民對此十分恐懼,暗中密令「殺無赦」。

據事後的統計,吉林省的警察抓捕了5000多位法輪功學員被捕,包括大多數並沒有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

參與長春主幹線插播的雷明是最先被捕的。3月5日晚8點,雷明和張聞在插播現場最後撤離時被發現,雷明沒有跑掉。

其他人被抓的消息也不斷傳出。警察四處搜捕,劉成軍一路逃亡。

在逃亡的路上,劉遇到了一個便衣,對方似乎認出了他,尾隨他跟進了一家小賣部。

便衣剛要動手時,劉成軍機智地裝成一個社會小混混的模樣,對著店主大聲嚷嚷。那時候警察都知道,法輪功是一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老實人,哪有像這樣的?就這樣,劉成軍硬是在便衣警察要抓他的時候,巧妙地甩掉了他們。

危險最終還是來臨了。

3月23日半夜1點多,由公安部督辦、吉林省公安廳廳長指揮,長春市公安局、松原市公安局等聯合組成一群警察,動用20餘輛警車包圍了前郭縣深井子鄉七棵樹村山後屯,其中7輛車包圍了劉成軍的姨父家。這是他最後藏身的地方。

公安警察像土匪一樣闖入柳家。一邊要求柳家給做飯吃,同時又把劉成軍的表弟帶到深井子派出所。

酷刑逼供下,劉成軍的表弟說出了劉成軍的大概藏身之處。警察隨後將柳家的窩棚包圍,朝柴垛縱火。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火勢越來越大。很快,劉成軍的手被燒傷了,他不得不從窩棚後面鑽了出來。

眾目睽睽之下,警察先是用碗口粗的大棒對他一頓暴打,大叫:「開槍,朝頭上打,打死了不要緊!」

松原市的警察李伯武(音)往劉成軍腿上連開兩槍,並罵道:「這回我看你往哪跑!」。然後立即給他套上腳鐐,戴上手銬,將他塞進車裡。一夥警察又抓了柳長發夫婦,揚長而去。

5月初,劉成軍被轉到鐵北看守所。公安酷刑逼供。劉成軍被綁在老虎凳上52天,牙被打掉了,腹膜被撕裂導致小腸疝氣。

2002年9月18日,這一天是「公開審判」電視插播者的日子。

長春市中級法院。法院外,警方如臨大敵,路口都是警察或便衣。法院內也是一番景象。法輪功學員們庭審前被到一個單獨房間。警察一邊電擊一邊吼:「到庭上能不能不喊、不吱聲。」 很多人被電得在地上翻滾。知情者透露,劉成軍等人被毒打電擊了很長時間。

這次庭審,劉成軍被非法判刑19年,關進了吉林省第二監獄(俗稱吉林監獄)一大隊。

吉林監獄。一次,警察將劉成軍拖到水房。警察用手編腰帶對他猛抽臉、抽眼睛,用木板打他。腰帶上的大紐扣都打碎了,厚厚的木板被打折了好幾根。當時一位目擊者(刑事犯)佩服地說:「劉成軍真是一條硬漢,被打時一聲不吭。」

一輪又一輪的暴打之後,劉成軍臀部被打得腫得很高很高,血滲透了短褲,連短褲都脫不下來了。

即使身處獄中,即便遭受酷刑,劉成軍依然是那個有著一顆金子般善心的「大勇」。

一次,看到一位法輪功學員的衣服破了,他一邊為他縫補,一邊給大家唱了一首歌曲《祝福》,鼓勵大家堅忍剛強,走好正法之路。在場的人聽得淚流滿面。

他還把自己的獄內購物卡給了其他法輪功學員,囑咐他們買成營養品,分給那些被關小號和其他需要補充營養的法輪功學員。

因為堅持信仰,劉成軍遭受到血腥折磨。每天一大早約4、5點鐘,別人還沒起床,就被叫起來「坐板」,即坐在一個小木條把上。

等犯人們出工走後,6個犯人把他拉到鋪下,按著他,把木板立起來,狠打他的後背、腰眼、屁股。劉成軍身上的肉被打開了,血把內衣內褲都濕透了。他們嘴裡還罵著:「你怎麼不叫,你××的裝有剛。」

劉成軍生前最後一張照片,人已無法坐直。(明慧網)
劉成軍生前最後一張照片,人已無法坐直。(明慧網)

2003年10月下旬,劉成軍已被迫害得脫相,吐字說話很困難,生命隨時處於危險之中。他曾一度被送吉林市中心醫院搶救,醫院下了病危通知。公安醫院醫生確診劉成軍為尿毒症,也下了病危通知。

2003年年底,劉成軍已經奄奄一息。家人在吉林市中心醫院見到他時,他全身都是傷痕,整個人骨瘦如柴,眼窩深陷,心腎重度衰竭,說話很吃力,幾乎發不出聲音。

看到家人來了,他艱難地用手指著一個看護他的犯人說:「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們要善待他,救度他。」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被感動了,淚水奪眶而出,那個護犯眼裡也噙滿了淚水,說:「沒甚麼,我應該的。」

2003年12月26日凌晨4點,經過21個月的煉獄摧殘,劉成軍離開了人世,年僅32歲。

這次由公安部主導的電視插播事件大抓捕中,至少8人被酷刑虐殺。

34歲的劉海波在2002年3月10日晚從家中被抓,家中5000元現金和身上的錢被搶走。警察當著他妻子和兩歲兒子的面,打斷了他的腳踝。一位現旅居澳洲的姓霍的警察披露,凌晨1點多刑訊到最後,他看到兩個警察把一個高壓電棍插入劉海波的肛門裡電擊內臟。幾分鐘之後,警察開始叫喊:劉海波沒心跳了!後來警察對外稱其死於心臟病,屍體被秘密火化。

劉海波和妻子(明慧網)
劉海波和妻子(明慧網)

插播者中超過10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他們之中至今還有不少人仍在獄中煎熬⋯⋯

15個冬天走過,15個春天來過。劉成軍、梁振興、劉海波、周潤君、雷明……這些勇者的姓名傳遍了全世界,連同他們名字一道被流傳的還有在長春、松原兩地上空和在人們心中留下永遠的震撼電波。

為紀念15年前的壯舉,一位法輪功學員寫下了下面的詩句:

正覺行

金剛證法總在前 冤獄酷刑視等閒
鐵門重重不可擋 燕京鬼炸談笑還
力撥雲天點烽火 萬鈞重負隻身擔
不懼此生成玉碎 誓把真像播人間

(編注:文中除了“亮”是化名,其餘均為真實姓名。)#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1-27 9: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