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維權律師「處境危險」 法國律師界聲援

來自歐洲的人權和律師界人士在中共駐法大使館前集會,聲援在中國遭迫害的維權律師。(慈蕊/大紀元)

人氣: 3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慈蕊巴黎採訪報導)「自由!請給中國律師自由!團結!巴黎與北京團結在一起,我們與中國的律師團結在一起,請釋放被關押的律師李和平、江天勇……」在1月24日「處境危險律師國際日」,法國律師公會在中共駐法大使館門前集會並召開研討會,抗議中共威脅及迫害中國的大陸維權律師同行們。

來自歐洲律師人權研究所(l』IDHAE)、歐洲民主律師協會(l’AED)、法國律師公會(le SAF)、青年律師公會聯盟(la FNUJA)、亞美尼亞法學家及律師協會(l』AFAJA)的一些律師及法學家們,聚集在中共駐法大使館附近,一遍又一遍地高喊著,抗議數百名中國律師與維權人士因捍衛公民權利而遭到威脅和迫害,被報復、關押、監控騷擾,甚至多名律師從2015年7月大抓捕後至今仍沒有消息。

這些律師界人士身著黑色律師袍、高舉著聲援中國維權律師的條幅,及受迫害律師的照片,這次參加抗議的不僅有律師協會的成員,他們的一些親友及得知此事的民眾也聞訊到場支援。

今年「處境危險律師國際觀察站」(L』Observatoire international des avocats en danger)關注的是中國維權律師。繼關注伊朗、土耳其、菲律賓、巴斯克地區和洪都拉斯等地身處險境的律師後,今年1月24日已經是第七屆「處境危險律師國際日」了。

巴黎律師公會副會長多米尼克·阿提亞斯(Dominique Attias)女士。(慈蕊/大紀元)
巴黎律師公會副會長多米尼克·阿提亞斯(Dominique Attias)女士。(慈蕊/大紀元)

巴黎律師公會副會長多米尼克.阿提亞斯(Dominique Attias)女士說:「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的律師像在中國這樣遭受著如此殘酷的迫害。從去年起,已有500名中國律師被抓捕、被監禁、被失蹤,這些律師的家人不知道他們的下落,也不允許去探監。在中國,律師完全沒有言論自由,所有的中國人都沒有言論自由。」

巴黎律師公會成員雅克·布伊蘇(JACQUES Bouyssou)先生。(慈蕊/大紀元)
巴黎律師公會成員雅克·布伊蘇(JACQUES Bouyssou)先生。(慈蕊/大紀元)

巴黎律師公會成員雅克.布伊蘇(JACQUES Bouyssou)說:「就中國被關押的維權律師問題,法國政府於去年八月在八國集團會議上與中國當局洽談,要求釋放這些維權律師,這是法中外交關係中最優先提到的問題。我們希望各國政府能夠關注這件事,中共當局能夠還這些中國律師自由。」

當日下午,律師們又聚集到位於巴黎1區Harlay街的律師之家(La Maison du Barreau)召開了有關中國維權律師的專題研討會。會議組織者向與會者分發了由歐洲律師人權研究所撰寫的《天文臺2017》紅皮書,書中詳細講述了鄭恩寵、陳光誠、高智晟、郭飛雄、江天勇、唐吉田、滕彪、倪玉蘭、王宇、唐荊陵、王全璋、李和平、李春富、謝陽等30多位維權律師及其助手因代理敏感案件被中共報復及被打壓迫害的事實,這些律師中大部份都參與過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而遭到中共的打擊報復。

前法國律師公會會長讓-雅克·岡第尼(Jean-Jacques GANDINI)先生。(慈蕊/大紀元)
前法國律師公會會長讓-雅克·岡第尼(Jean-Jacques GANDINI)先生。(慈蕊/大紀元)

前法國律師公會會長讓-雅克.岡第尼(Jean-Jacques GANDINI)先生說:「當前中國在法律方面最大的問題是理論與實踐的差距過大。一些人被抓捕獲刑,往往是被冠以一個幌子罪名,以保護中共的自身利益。在中國,迫於中共的壓力,人們不能說出想說的話。」

法國律師公會成員紀僥姆·格雷茲(Guillaume Grèze)先生捧著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的照片。(慈蕊/大紀元)
法國律師公會成員紀僥姆·格雷茲(Guillaume Grèze)先生捧著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的照片。(慈蕊/大紀元)

法國律師公會成員紀僥姆.格雷茲(Guillaume Grèze)先生在研討會結束後說:「這些律師頂著巨大的壓力捍衛人權,他們的勇氣深深地打動著我,真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這些年我看到一些中國維權律師在美國避難,我想他們也可以來巴黎,我們很願意接待他們。」

責任編輯:德龍

評論
2017-01-30 6: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