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訪陳建剛律師:我不願為安全放棄言論權利

北京人權律師陳建剛近照。(大紀元)

人氣: 19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31日訊】從2015年開始,大陸三百多名律師和人權倡導者先後遭中共圍捕。本月獲釋的律師李春富被確診為精神分裂;一份會見筆錄顯示,警方也對律師謝陽刑訊折磨。儘管處境險惡,筆錄發布者、謝陽的辯護律師陳建剛表示,盡管如此,「不願為了安全而放棄言論權利」。

2015年「709」事件後陸續被捕的律師,目前多數人已被釋放,少數幾人被判刑並當庭「認罪悔過」,有的被「電視認罪」後取保,有的取保後被噤聲。1月12日,忽然被釋放的律師李春富言行異常,經醫院診斷患了精神分裂症……這些律師在被關押期間都遭遇了什麼?

1月18日,兩份《會見謝陽筆錄》在網絡發布,記述了「709」律師謝陽在被監視居住期間,中共警方對他的毆打折磨及刑訊逼供、刑訊自污、刑訊認罪的事實。

謝陽被警察指定三個方向寫「自述材料」:「要麼是為了名,要麼是為了利,要麼是為了反黨反社會主義。」並被要求揭發檢舉構陷其同行,這樣就會立功,獲得取保釋放。

筆錄記錄了中共警察的驚人之語:

「我們整死你像整死一隻螞蟻一樣。」

「在這裡面不是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應該是我們讓你說什麼你就說什麼。你別以為出去以後可以告狀,我告訴你,你告狀也沒有用,你這個案子是北京的案子,我們代表的是黨中央來處理你這個案子。我們即使把你弄死了,你也找不到任何證據證明是我們弄死你的。」

「我白天休息得很好,每到晚上這個時候我就很興奮,我就是要故意折磨你,你看著,我要把你折磨成一個瘋子,你別以為你以後出去還可以做律師,你以後就是一個廢人……」

「我們有的是資源和手段,這個案子,我們沒有任何限度地往下整,包括你在的律師事務所,你的同事朋友,我們想整誰,想怎樣整就怎樣整。」

中共警方還以謝陽的妻子和孩子的生命相要脅,原話是:「你老婆孩子開車的時候要注意交通安全,現在這個社會交通事故比較多。」

近日,「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又披露,仍被關押的律師李和平及王全璋,在指定六個月的監視居住期間也遭受強電擊等酷刑折磨,致當場暈厥……

作為「709」事件的當事人、《會見謝陽筆錄》的發布者,39歲的北京律師陳建剛近日接受了記者的採訪。本篇為上半部分,據錄音整理。

* * *

記者:請問您和「709」事件的關係?

陳建剛:「709」他們沒抓我,我本人非常意外,當時我已經做好被抓的準備了。因為第一個抓的是王宇和包龍軍,在北京的律師中,我個人認為我和他們的關係最好,我們感情最親近,我也經常和王宇一起做案子。當時警方幾次對我威脅訓誡,不要說話、不要寫文章之類的。現在大風潮漸漸過去,抓的人大部分被放出來,我又成了「709」謝陽律師的辯護人,而且他的案件中有很多材料與我有關。

陳建剛律師(右)與王宇律師合影。(大紀元) 陳建剛律師(右)與709事件中被抓捕的王宇律師昔日合照。(大紀元)
陳建剛律師(右)與「709」事件中遭抓捕的王宇律師昔日合照。(大紀元)

最初我是「709」謝燕益律師的辯護人,但後來官方指派了律師,家屬聘請的律師不讓上。在我之前有很多律師要求見謝陽,都碰壁了,因會見不成也控告過很多次了。現在是一年半以後案子到了法院,我才開始介入,他們再沒有理由不讓會見。

謝陽是個非常剛強倔強的人,寧死不低頭。他不接受官方指派的律師,要求自己聘請律師,如果還不讓律師接見,就無法開庭。警方也還沒有像天津警察對待李和平及王全璋那樣,無恥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吧,所以,最後我見到了謝陽。

我和謝陽相識、相知、相友愛,他當然要和我說實情了。我們會見的房間有四個攝像頭,之前我被訓誡,不能這樣不能那樣,很多規矩的。本來律師會見可以拎包帶手機的,但我還是按他們的要求,把東西鎖在櫃子裡。和謝陽交流時,他們有次突然闖進來,問謝陽是不是哭了,問他情緒是否有問題,等等吧。總之,監控是異常嚴密的。

「作為一個人和豬狗的重大差別之一就是,人能說話,而豬狗不能說話。」

記者:您在會見謝陽的筆錄中記錄,警察對謝陽律師說:「我們整死你像整死一隻螞蟻一樣。」您認為警察為什麼敢這樣做?

陳建剛:會見謝陽,使我了解到警方辦案的過程、方式。這也不是意外的事情,因為我們是辦理刑事案件的律師,如何逼迫當事人招供,警方等偵查部門有很多喪盡天良的手段。謝陽的經歷讓我看到,中國的警察多麼卑劣、多麼無恥、多麼惡毒、多麼沒有底線。

在這個體制裡,他們很清楚寫在紙面上的法律都是騙人的,他做違法的事情,殘害人權的事情,他並不懼怕法律,法律沒有用,他不怕。怕天理報應?怕三尺頭上有神靈?無神論教育啊,幾十年了,哪有神?沒有天理。怕當事人的報復?能嗎?他們掌握公檢法、特警,掌握國家所有的暴力機構,可以武裝到牙齒,而老百姓拿一個彈弓就視為違法,打靶的玩具槍都是槍枝,拿玩具槍會判無期。當事人如果報復,他就可以把那一家人都消滅掉。

他不需要怕,他有恃無恐,他恃的是什麼?他恃的是領導的安排、領導的指令,領導給他這個活兒,幹得好會獎勵他,他會升職加薪啊。作為想在領導面前表現,沒有良知、沒有獨立思考能力、渴望升職的警察,就沒有什麼可以制約他的了,讓他殺人他都會幹的!他只怕領導的一個眼色。

記者:「709」案發後,您感到過恐懼嗎?

陳建剛:我被抓過幾次,短時間扣留拘押,但沒有受過酷刑,他們還沒有打在我身上。曾經有律師把我發的東西轉發了一下,就在職業上受到了處罰,但我還一直沒出什麼事。

人權律師被污名化,說反黨反社會、顛覆國家政權什麼的,我母親就對我有很大的意見,經常打電話罵我:「你在網上胡說八道,這個黨好那個黨好的,你惹禍招災,你活夠了?」

「709」開始時我很擔憂啊,當時孩子很小,老二還不到一週歲,老大四歲多。因為我們家和全璋家差不多,妻子是家庭主婦,不問世事的,照看兩個小孩,我又不是掙錢的律師,沒有什麼積蓄,全部家庭責任就我一個承擔,如果我被抓進去,他們怎麼過?那時我就儘量多陪小孩吧,因為不知能陪多久,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把我抓進去。

「709」以來我妻子也慢慢見識到了,她當然擔心,也還是理解的,但我確實無法平衡我的律師職業和家庭的關係。

都知道我發言一向激烈,但我從來沒有停止過。我的底線是:作為一個人和豬狗的重大差別之一就是,人能說話,而豬狗不能說話,只讓我活著不許說話,和豬一樣,或者為了活得好一點就要搖尾巴,跪地喊萬歲,那像狗一樣啦,這是我不能接受的。

我寧可坐牢或者死掉,我不能接受這種生存狀態,我不願意為了安全就放棄言論的權利。

陳建剛手持書法條幅:反對酷刑 關注謝陽。(陳建剛推特)
陳建剛手持書法條幅:「反對酷刑 關注謝陽」。(陳建剛推特)

「我們國家沒有法律,只有黨的意願。」

記者:您認為法律是什麼?在目前的中國,法律又是什麼?

陳建剛:比如說在台灣,法律是立法院通過才能產生效力,議員是一張張地磕頭拜票,一票票地拜,老百姓信任他,才會給他一張選票。法律不是一黨總書記或黨魁的意願,它是全民的公議,任何人都受法律約束。

但在獨裁專制的國家,法律就是統治自己人民的工具,是統治者裝飾自己的招牌。

比如所謂一國兩制的現狀,最近香港選出了兩個二十多歲的議員,但全國人大馬上就能迅速地造個法,把議員的資格剝奪掉。在專制的手中,法律就像泥巴一樣,可以隨意地捏。

我們國家沒有法律,只有黨的意願,它只是統治律師、老百姓用的。律師抗爭只能依據法律,法律已經失效了,那麼抗爭就是秀才見了兵,你和它講道理,它就抽大刀砍你。

了解內情的都知道,冤案昭雪不過是政治鬥爭的結果,是不得已,並不是律師抗爭來的,它完全可以把一個無罪的律師消滅掉。

「他們在基層幹的壞事太多了。」

記者:以前您經常在網上發表中共當局不喜歡的言論,請問是因為您個人有過什麼遭遇嗎?

陳建剛:我從小就對國家、對政治體制、對共產黨有想法。我生在山東農村,我看到的就是村幹部、黨支書貪污公款,大吃大喝,醉生夢死,耀武揚威。

作為「全心全意為人民」的領導幹部,他們對村民無恥無賴無德,老百姓在他們的手中受欺壓凌辱,卻只能逆來順受,還要給他們送禮請客。他們在村裡的大喇叭裡亂吼,通過各種手段吃拿卡要,通過計劃生育斂財等等,像流氓一樣,讓我難以接受。

我不是因為我家遭受了什麼才憤憤不平,我親眼所見,鄉政府帶來一群流氓欺壓我們鄰居,像古時候戰爭攻城門一樣,數人扛著一根圓木撞牆,把人家新蓋的房子前後左右都搗出大洞來,有的是把房頂掀下來,把房子夷平,牽牛,搬人家糧食,搶走財產,連門都弄走。本來就窮得噹噹響,不給人家活路啊,就因為沒得到批准而生了孩子。

當年我家裡的嬸子馬上就臨產了,被要求強行墮胎,一個男嬰啊。但我們那兒祖祖輩輩的順民,不敢有任何反抗,連說一句話都不敢說。

他們在基層幹的壞事太多了。我記得我們縣一個幹部通過大喇叭講話 :「上面開會,如果領導批評我,讓我站起來,那我就讓你們全部倒下去。」有錢的買著生,有權的明著生,沒錢沒權的偷著生,逃跑嘛。

我讀初中時,當地有對小夫妻生因為多生了孩子,逃跑了,結果鄉政府搞株連,把家裡的老奶奶抓走,栓在鐵鏈子上,放到狗洞裡,和狗一起關著!就在鄉政府。有什麼人權啊,活得和狗一樣。

還有一個鄰居,因為生孩子就給抓到鄉政府毒打。我見得太多了,80年代抓大量的婦女到縣醫院流產墮胎,然後像扔垃圾一樣扔掉,有些嬰兒弄下來還是活的,直接殺人嘛,這種罪惡居然是政府組織人光明正大地幹。

高中時,我聽過我們學校黨委書記給教職工開大會,在下面的我們聽得清清楚楚啊,大喇叭廣播啊,他說,「如果我因為沒搞好計劃生育工作挨了批評,你們想一想,我這股急勁,我必然會發作在你們身上!」這些老師有什麼人格尊嚴呢?無人權的情況比比皆是,這個國家爛到了極點。這就是我成長過程中的所見所聞。(未完待續)#

採訪整理:程莉,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7-02-01 3: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