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赴日工作的中國人最多說明了什麼?

人氣: 13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01日訊】一份出自日本厚生勞動省(厚生労働省)的最新調查顯示,「在日就業的外國勞動者數量2016年10月首次突破一百萬」,「其中來自中國的勞動者人數最多,超過34萬人」,「較2015年增長6.9%」。對此,中國大陸有官媒依照日本總務省去年9月發布的數據——「日本共有65歲以上老年人口3461萬,占日本總人口的27.3%」得出了如下結論,即「日本社會老齡化嚴重」,「嚴重的老齡化導致部分行業勞動力嚴重不足,外國勞動者成為日本勞動力的重要補充」。

在這個結論中,我們尤其需要注意的問題是,日本的老齡化或是外國勞動者扎堆日本的主要原因,然而卻不一定是中國人紛紛選擇在日本就業的主要原因。特別是「人數最多」、「增長」之類的特點,則更加說明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赴日工作必有其另外的原因,而這樣的原因也顯然應當從中國自身來找尋。

日本厚生勞動者的另一項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占日本總勞動人口2%左右的外國勞動者「主要從事製造業、零售批發業」等工作。也就是說,大部分中國人在日本所從事的行業是中國在過往30年所擁有的強項。長久以來,中國受到全球矚目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這個「世界工廠」創造出了製造業以及諸多相關行業的奇蹟,它幾乎成為了中國崛起的決定性因素。而如今,這個曾因為製造業迅猛發展而不斷吸納勞動者的「世界工廠」卻出現了勞工外流的景象,就不得不讓人覺得有些詫異了。

仔細想來,箇中原因或許並不複雜,無外乎就是工人「主動離開」或「被動離開」這兩點。顯然,「主動離開」與工作環境、工作強度、工資待遇緊密相關;而「被動離開」則與最近幾年,中國沿海地區普遍上演的工廠「倒閉潮」有關。

事實上,中國的勞工問題一直就飽受詬病。整個製造業的異軍突起、如火如荼,正是建立在竭盡所能的壓榨農民工血汗的不人道行為之上的。從富士康「連跳自殺」的個體事件到三分之二的示威、抗議發生在製造業和建築業的群體事件,都能讓人頗為直觀的感受到,那些在中國社會最底層從事生產、加工等體力勞動的農民工或早已淪為「現代奴役制度」所打造的「新型奴隸」。由於自身所遭遇的不公待遇,他們逐漸的就會形成反抗、逃離等某種下意識反應。

與此同時,讓我們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的消息是,那些只能為工人提供最差的環境、最低的工資的企業、工廠,幾年前就已紛紛開始產生「連鎖倒閉」的效應。尤其是在沿海城市出現的「工廠倒閉」、「外資撤離」,似乎都成了這幾年的年度流行語了。去年年初,大陸某知名網站有文章指出,「2016中國失業潮和降薪潮將拉開序幕,三類人將首當其衝」。而在「三類人」中,農民工就是其中的一類。在基本上毫無知識、技能的情況下,失業農民工的惟一出路或退路,顯然就是返鄉、繼續務農。可面對著無地可耕的荒涼、慘澹之景,他們或許只會更加絕望。

就在此時,如果日本願意打開本國的就業市場,吸納來自國外的勞動者,對那些迫切求生的中國勞工來說,不得不說是一件喜出望外的大好事。而更重要的是,我們更應該看到,中國的勞動者之所以能順利赴日工作,顯然與日本在一系列舉措上所表現出的積極、開放、竭盡所能提供幫助的態度有著直接的關係。

最明顯的就是延長外國人在日本的簽證時間。有資料顯示,由於在日本國內工作的外國人約5成對「在留期間短」感到不滿,因此日本政府於2012年將外國人的在留資格從最長3年延長到5年。此後的2015年再次延長到「最長8年」。此外,還有議員提議,向在日本上大學的留學生推薦實習工作,將留學生赴日本企業的就職率從目前的2成提高到5成。尤其是對學護理的留學生,還專門開設了「護理簽證」,使他們畢業後更方便的留在日本工作。

相比日本政府對外國勞動者不斷的降低准入門檻,中國的有關部門則可謂是對那些在北、上、廣、深從事著最艱辛、最底層工作的非戶籍、外來打工者持續設置著重重障礙。我們且不說放開戶籍,這是連做夢都不敢想的。就說這暫住證,不僅分成好幾種(北京分A、B、C三種),並且每年都要重新再辦,連官方自己都承認「暫住證制度為勞動力自由流動人為設置門檻」。令人費解的是,既然被視為「自由流動」,既然是一個國家的國民,為何還要辦「暫住證」?如今,雖說改成了「居住證」,然而,數以億計的外來打工者,尤其是農民工,卻依然享受不到與本地居民完全相同的各項保障與福利。

此外,大學生的遭遇也並不比農民工幸運多少。從外地到北、上、廣、深求學的大學生,在每年即將畢業之前,就會被學校的就業辦公室催促著,儘快找到有資格將學生的戶籍、檔案留在本地的就業單位。否則,時間一到,學生的戶籍或檔案就會被打回原籍,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在「雙向選擇」的政令下,學校甚少會向大學生提供實習機會,能否留在一線城市,學生得全憑父母的關係,又或者是自己的本事。

在這樣一個職位稀缺、遷移困難、門檻重重的時代,中國人真的能踏實的找到一份工作嗎?其實,大家的恐慌心理並不難想像。因此,日本的准入無疑是為這些求生無門的中國勞動者打開了另一扇希望的窗。能夠放下心來延長簽證時間的日本政府,想必也不會人為的製造出不簽合同、不上保險、拖欠工資之類的惡劣事件。而對於僅僅只想從奴隸狀態中抽身出來,或只想憑自己的勞動謀求生存的中國人來說,僅此一點或已足矣。#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02-01 5: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