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2017年第一槍傳遞的信號

人氣: 78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04日訊】2017年註定是個多事之秋。在新年頭一天土耳其發生新年恐怖襲擊、中國大陸被曝發生兩千多起火災後,四川攀枝花市傳出了新年的第一槍,這起不同尋常的槍擊案震驚了世人。說其不尋常,是因為它不是以往頻發的民殺官案件,而是一個官員痛殺另外官員的事件。

據大陸媒體披露,1月4日10時50分許,攀枝花市國土資源局局長陳忠恕持槍闖進攀枝花市會展中心,對正在開會的該市委、市政府主要官員連續射擊後逃跑,市委書記張剡、市長李建勤受傷,目前張剡身上三顆子彈已取出兩顆,暫無生命危險。而陳忠恕則在會展中心一樓自殺身亡。

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在陳忠恕持槍進入會場,將子彈射向市委書記、市長兩人時,必定抱著必死的決心,而從其連發數槍看,雙方的矛盾應是積累已久。

是什麼深仇大恨讓陳忠恕,這個曾是全國國土資源管理系統推進依法行政的先進個人,對上級官員、亦是同朝為官者痛下殺手?難道正常的溝通,或者行政程序、法律程序都無法解決彼此的矛盾?是什麼原因讓他決絕的拋棄家人,選擇魚死網破?而他又是通過怎樣的途徑獲取已被中共當局明令禁止民眾持有的槍支的?

有來自當地媒體人的消息稱,陳忠恕痛下殺手的原因是當地紀委在領導授意之下,要調查這名國土局長相關礦權問題,導致這名局長不滿,最終槍擊上級。也有人透露,該局長曾對朋友埋怨被書記長期穿小鞋,心中頗有怒氣。

資料顯示,李建勤是在2016年7月剛剛調到攀枝花市任職,此前一直在國土資源部任職,應與陳忠恕的矛盾較小。而張剡2006年12月調任攀枝花市委副書記,2015年6月任攀枝花市委書記。而2005年3月,與張剡同齡的陳忠恕從攀枝花下屬的米易縣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調任攀枝花城市管理局副局長,2010年任攀枝花東區區長;2013年5月,任攀枝花國土資源局局長、黨委書記。二人應是從2006年產生交集,並在工作中逐漸積累矛盾,而且長期沒有得到解決。

伴隨著自己被調查的消息的傳出,脾氣火爆的陳忠恕應該是抱著「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讓你舒服」的想法,走上槍擊上級後自殺之路,這也間接說明主管攀枝花國土資源的陳忠恕的問題不是沒有,而是很多。至於被槍擊的市委書記是否有問題也並不好說,誰又能保證不是貪腐之輩,而且與陳有利益瓜葛呢?以往,知道自己有問題但又害怕牢獄之災的中共其他官員,在反腐的大棒即將砸向自己之際,選擇的是各種方式的自殺,並沒有傷害其他人,而陳忠恕則開了自殺前先殺死同僚的先河,而這是否會引發其他官員效仿還不得而知,但至少在心理上,不少官員在審查下屬時會有了某種無法言說的忌諱。

2017年由中共內部官員打響的第一槍,折射了在中共一黨專制下,官員是何等的危如累卵。一方面,官場變異的上下級關係,黨大於法的現狀,使官員根本無法通過正常的途徑,如行政程序或法律程序來解決矛盾,從而導致積怨愈深,直至無法調和。另一方面,當北京高層力圖通過反腐、整黨來扭轉官場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時,走投無路的官員極有可能選擇暴力對抗,明裡的,暗裡的,甚至包括暗殺、公開殺人。

此前海外媒體報道,曾有不少紀委官員就死於暗殺,而陳忠恕選擇公開殺死上級,除了將走投無路官員的決絕心態公諸於眾外,更是將中共的行政程序、法律程序的崩潰昭示天下。這樣的中共,還能挺多久?

此外,在官方加緊控槍,甚至將天津靠打氣球擺攤掙錢的大媽判刑後之際,陳忠恕如何獲得槍支,又有多少官員、百姓擁有槍支,成為當局一個相當頭疼的問題。因為沒有人可以預料2017年不會有第二槍、第三槍的出現。

而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書記市長被槍擊新聞見諸媒體後,與民殺官出現時的群情激憤相比,根本不見民眾的任何悲傷,反而網絡上或是一片嬉笑,或是調侃,或是追問背後的黑幕。這說明了什麼?再次說明中共和官員早已是民心盡失,官員的死活對於老百姓來說只是茶餘飯後的談資。

蘇聯解體前,《西伯利亞報》以「蘇共代表誰」為題進行讀者調查,結果顯示,認為蘇共代表人民的占7%,代表工人的占4%,代表全體黨員的占11%,代表黨政幹部的占85%。筆者相信,如果現在在中國做類似的調查,結果將極為相似。

古今中外歷史早已證明,民心向背乃是一個政權是否存在的關鍵。當政者惟有明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惟有明晰一切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且「損上益下」才能真正得到民眾支持的道理並切實實踐,才能獲得江山永固。

然而,今天的中國亂象紛呈,當官者不僅與民爭利,而且迫害良善,破壞環境,草菅人命,社會問題層出不窮。民眾不只沒有乾淨的食物和飲用水,沒有清潔的空氣,更沒有言論、出版、信仰、免於恐懼的自由。老百姓只能敢怒不敢言。這樣的中共失去民心也就絲毫不令人奇怪了。而讓這樣的百姓去同情官員自然無異於天方夜譚。

行政程序、法律程序的崩潰,民心的喪失都在敲響中共的喪鐘,而任何保黨之舉都不過是逆歷史大潮而行,不僅于國無利,于百姓無利,于當權者同樣無利。#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01-04 10: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