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蓮仙史(12)三真官指點

杜若

王重陽與北七真。 中間端坐者為王重陽。丘處機居其左首第一。(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634
【字號】    
   標籤: tags: ,

詞曰:「迎今送古,歎春花秋月,年年如約。物換星移人事改,多少翻騰淪落。家給千兵,官封一品,得也無依托。光陰如電,百年隨手偷卻。有幸悟入玄門,擘開疑網,撞透真歡樂。白玉壺中祥瑞罩,一粒神丹揮霍。月下風前,天長地久,自在乘鸞鶴。人間虛夢,不堪回首重作。」(《無俗念.樂道》)

金朝大定十四年(1174年)丘處機開始隱居蟠溪。他日間積累功德,夜間打坐修煉。六年之間,他苦苦磨煉身心,且歷經至死大難達七次,不過都死而復甦,那些遭魔的小死之難不知其數。他勤懇守道,堅志苦修,戰退睡魔。雖然受些魔折,但心中卻是喜悅明道,所以自號長春子。有暇之時他累積著書,留下《蟠溪鳴道集》刊行於世。

丘處機像(公有領域)

三元門下有唐、葛、周三位真官。三人駕雲遊至蟠溪,看到丘處機頂上白光衝天,即知他忍苦修行即日滿足,道緣結在龍門。於是三官變作三個差人模樣,肩上背著三個人頭,來到蟠溪準備脫鞋渡水。

丘處機看到後上前說道:「三位官人不必脫腳,我來背你們過去。」那三位差官說道:「我們有三個人頭在此,你怎麼背得過去?」丘處機說:「讓我先把這三個頭送過去,再來背你們就可以了。」

三位差官說:「這三個頭可是要緊的東西,不可丟失。若是失掉一個,我們的性命就難保了,務必要謹慎小心!」丘處機說:「三位官人但可寬心,我在此背人六年,並未失去一物。」於是他先將三個人頭送了過溪,掛在溪邊的樹枝上,然後再回來背人。

林鳥圖鑑
鳳頭蒼鷹(志達/大紀元)

只是剛過溪來,只見一隻大大的蒼鷹飛旋而來,直接將一顆人頭摶去了。丘處機見狀唬得膽顫心驚。三位差官也假裝驚惶,怒道:「我對你說過,人頭要緊,不可遺失。誰料,卻被這隻餓鷹摶了一個,你豈不是害我們性命嗎?這個人頭可是有名的強盜,是要獻給上司的。今日少了一個,連我們三人的性命都難保。」

丘處機聽完他們的話,心中難忍,他說:「那別人的頭是否可以代替?」差官說:「人死改相,別人的頭當然可以代替,只是如今要去哪兒找一顆人頭來代替呢?」丘處機說:「既然別人的頭可以代替,我看到三位各帶有刀,那就將我的頭割去代替吧。」

三官說:「既然你肯捨身相代,我們也不必殺你,你就和我們一起去見上司,我們直言相告你是修行之人,背人渡水,不巧遺失了。倘若上司憐憫,或許可免你的殺身之罪。」丘處機說:「既然如此,三位差官就到此廟中,待我煮些飯食,同三位吃飽了,就起程去長安。」

四人同進廟中。三位差官坐下,長春子急忙去燒茶煮飯,將茶泡好送出來,此時卻見三人均已改了天人法相,丘處機知是神仙降臨,遂即倒身跪拜,哀求度脫之道。

三位真官說:「我們是三元門下的唐、葛、周。看到你在此地累行苦功已有六年,即日已經功行俱足,見你能捨身代頭,性心純粹。因知你道緣在隴州龍門洞,到那兒行化度人,徹待功圓行滿之時,我們還有相會之日。」說完,這三位真官化風而去。

長春子望空拜謝,遂即簡單收拾一番,即前往隴州的龍門洞去了。@*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蟠溪之畔有座古廟,丘處機白天在蟠溪背人,晚來就到古廟打坐修煉。附近村莊有些頗有善心、崇佛尚道之人也會送些食物供他充飢。每逢冬日四九寒天,他仍不辭勞苦赤腳背人渡溪。若遇到大水漫漲之時,他就在廟中潛心靜修。
  • 當時二人在華陰地界的小華廟夜宿。一日,忽逢天降大雪,平地約有三尺厚,二人無法走出廟門。丘處機飢腸轆轆,腹中無物,又兼身上寒冷,開始還可以勉強承受,但捱到第三天夜裡,實在凍得受不了,於是心生一念...
  • 王重陽身跨白鶴,在空中看到潼關至華陰這段路程飯鋪稀疏,惟恐...
  • 六人離開登州地界後,忽然從龕飄出陣陣的氤氳之香,沁人心脾。說也怪哉,這木龕隨著香氣的籠罩,逐漸變輕了,猶如空龕一般。
  • 自從領旨下凡來,寄跡塵埃得自栽。幾度仙風催夢覺,數聲魚鼓喚心顏。三三行滿神胎結,九九功成道眼開。七朵金蓮今已會,特留雲路到蓬萊。
  • 王重陽已過不惑之年,回首昔日曾在官場多年,也曾在戰場驍勇殺伐。如今趁著機緣,一心訪仙求道。沒想到,半路會出現這等荒誕之事,故友的妻子想依他做夫妻。王重陽一心修道,因此面對女色,惟恐避之不及。
  • 然而世事如麻,光陰飛逝,一口氣上不來,命就非我所有。現在想效仿張良、范蠡、葛洪、賈耽,他們都是功成名就之後尋仙訪道。倘若真能與天地齊壽,與日月合明;或者能跨鶴遊三島,能騎龍上九霄,豈不快哉!當然,話雖如此,但不知是否會天隨人願。
  • 金兀朮得知岳飛撤軍的消息後,率領兵馬席捲而來,剛被岳家軍收復的河南失地,又全被金軍侵占了。岳飛在班師途中獲悉戰報,仰天悲歎:「所得諸郡,一夕之間全部被侵。大宋的社稷江山日後難以中興呀!看著乾坤世界,無法復原呀!」字字啼血,聲聲悲痛。
  • 由於鄉民貧困,多以盜匪劫財掠物為生。岳飛的母親就在他的背上刺下「盡忠報國」(後世演繹為「精忠報國」),以此教誡作為人生格訓。劉始宣撫真定,召募軍士,岳飛前去應選。經過選拔後,岳飛被任命為「敢戰士」中的一名主力隊長。因岳飛累次生擒大盜大賊,康王授職岳飛為承信郎。
  • 鍾離權、呂洞賓仙遊終南山,於虛空看到王家車馬盈門、良朋滿座。鐘師說:「這是王升真人下凡之處,今日正是滿月之期。我和你同去點化他一回,以免他忘了前因。」二仙遂即搖身一變,變成二個遊方的道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