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交流 文化重寶傳扶桑

亡佚千年寶典《群書治要》從日返中土(上)

作者:秦山 整理
唐閻立本《步輦圖》(局部),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此畫描繪唐太宗接見吐蕃使者祿東贊的場面。(公有領域)

唐閻立本《步輦圖》(局部),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此畫描繪唐太宗接見吐蕃使者祿東贊的場面。(公有領域)

      人氣: 5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治世寶典:《群書治要

群書治要》是唐貞觀初年,魏徵、虞世南、褚亮、蕭德言等受命於唐太宗李世民,輯錄前人著述諫書的一部匡政著作。

《群書治要》一書,整理歷代帝王治國資政史料,擷取經、史、諸子百家中有關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精要彙編成書。「上始五帝,下迄晉年」,以「務乎政術,存乎勸戒」為宗旨,從一萬四千多部、八萬九千多卷古籍中,「採摭群書,剪截淫放」,博採典籍六十五種,共五十餘萬言,歷經數年,於貞觀五年(公元631年)編輯成書。目的在於尋求治國理政的要領,因此書名明稱《治要》。

遣唐使傳回治世寶典 日本歷代奉為圭臬

因為當時中國雕版印刷尚未發達,加之唐末戰亂,致使此書至宋初已失傳。非常幸運的是,此書經由日本遣唐使帶到了日本,從此被日本歷代天皇及皇子、大臣奉為圭臬,成為學習研討中華文化的一部重要經典。

根據日本人細井德民為《群書治要》寫的「考例」中談到,「慎重考察我國(指日本)歷史,承和、貞觀年間(日本第五十六代天皇年號「貞觀」,相當唐乾符二年,即公元875年),御前屢次講解此書,距離現在幾乎有一千年了,而(中國)宋代和明代的儒家學者,沒有一個提到的,可見此書(在中國)已經散失很久了。」

《群書治要》亡佚千年重現中土

日本的鐮倉幕府(1185年—1333年)第五代將軍金澤實時特別喜歡收藏書籍。他發現了《群書治要》覺得非常有收藏價值,於是請人抄錄此書。

到日本德川幕府時期,德川家康(公元1543年-1616年,於1603年建立江戶幕府)看到了這部書的價值,於是在元和2年(公元1616年)下令印刷了51部駿河版的銅活字刻本。不過這套書並沒有來得及廣傳,因為德川家康也在這一年(公元1616年)逝世,只有傳於德川氏族系具有繼承幕府將軍權位的御三家,就是尾張、紀伊和水戶德川家。

到了天明光格天皇元年,德川家康的第九子德川義直的子嗣尾張藩主有感於《群書治要》治國治家的重要意義,用了5年的時間命人把書校正後,在1786年(日本天明六年)重新刻印活字版「天明本」,並分贈諸藩主和親臣。這就是今天流傳於世的天明本《群書治要》,不過當時已經有三卷失傳(詳註二)。

《群書治要》,日本元和二年(1616年)銅活字刻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藏。(公有領域)
《群書治要》,日本元和二年(公元1616年)銅活字刻本(駿河版),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藏。(公有領域)

日本寬政八年(公元1796年)尾張藩主家以五部移送長崎海關掌管近籐重藏,托其轉達中國。近籐氏以一部存長崎聖堂,一部贈諏仿社,三部贈唐商館,由中國商人攜回,《群書治要》重回東土。

明朝嘉慶七年,鮑廷博輯《知不足齋叢書》,序中已言及天明本《群書治要》。其後,《群書治要》入阮元輯《宛委別藏》。民國年間,商務印書館曾將《群書治要》重新排校出版。《群書治要》得以傳世。

《群書治要》編成由來

《全唐文》收錄了唐太宗的《答魏徵上群書治要手詔》,其中可以追溯唐太宗下令編輯《群書治要》原委,唐太宗看了魏徵上呈《群書治要》慨言:

朕少尚威武,不精學業,先王之道,茫若涉海。觀所撰書,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使朕致治稽古,臨事不惑。其為勞也,不亦大哉!

唐太宗說自己年輕時崇尚帶兵打仗威武之事,先王治世之道、聖賢經典浩如汪洋大海,前所未見、聞所未聞的竟然這麼多。讀了這部書,能夠從古人處學得治理國家之道而不惑。這部書的功勞真是很大!

清陳士倌《聖帝明王善端錄》之唐太宗一。(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清陳士倌《聖帝明王善端錄》之唐太宗一。(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群書治要》編輯之一的魏徵是唐朝政治家、思想家、文學家和史學家,因直言進諫,輔佐唐太宗創建「貞觀之治」的大業,而青史留名。魏徵在《群書治要》序言中,闡述了《群書治要》書成的由來。

魏徵在序言中寫道:「聖上您生來富有才智,有著生而知之的聖明智慧,本性和天道相通,行為和神明接近。用自己含而不露的美德潛移默化的改善了社會風俗,教化出了前代國君沒有教化出的良好社會風氣;克制自己,利益他人,完成了歷代帝王所不能完成的偉業。北方異族的地域都歸入了大唐的版圖,遠至海外的日本也都學習穿戴我朝的服飾。天下和平安寧,人民生活美滿。然而我皇並不因此而沾沾自喜,態度謙恭溫和,處處以堯舜為榜樣,言行有依有據,完全考察古聖先王的常道而行事,不只在平靜的水面上照看自己的容顏,更要從古聖先賢的教誨中得到治國的大道。」[注1]

「皇上認為六經《詩》《書》《禮》《樂》《易》《春秋》內容繁多,百家的學術非常駁雜,想深入研究和完全掌握這些典籍,以此窮究天地萬物之理,就需要花費很多時間,而且收效甚微;即使全部閱讀,泛泛的瀏覽,雖然很廣博,但卻不得要領。因此,就下詔讓臣等採集摘錄各種書籍,刪除削減淫濫迂腐的內容,使古聖先王的傳世典籍得以彰明顯揚,發揚光大。」[注1]

「聖上的目的是為了得到治國理政的方略。我們從群書中選取重要的文段,這都是出自皇上的主張。我們力求摘取書中的精華內容和深刻思想,學習聖賢宏大深遠的志向,力求全面蒐集古人治國的綱領,而不是侷限於某一個方面。」[注1]

《群書治要》從六經開始至諸子百家的著作,時間跨度上自五帝,下至晉朝,全書原本編為五冊,共計五十卷。

《群書治要》內容

《群書治要》蘊含大量名句、格言、警句。唐代道家修煉得以廣泛弘揚,求道訪道者非常之多。太宗扶持正教,不計教派。歸正儒學,尊崇道家。這在《群書治要》的摘選內容上可以體現出來。

《群書治要》以「務乎政術,存乎勸戒」為宗旨,全部五十卷目錄如下:

卷一《周易》;
卷二《尚書》;
卷三《毛詩》;
卷四《春秋左氏傳》(上)[][註2]
卷五《春秋左氏傳》(中)
卷六《春秋左氏傳》(下);
卷七《禮記》;
卷八《周禮》《周書》《春秋外傳國語》《韓詩外傳》;
卷九《孝經》《論語》;
卷十《孔子家語》;
卷十一《史記》(上);
卷十二《史記》(下)《吳越春秋》;
卷十三《漢書》(一)[][註2]
卷十四《漢書》(二);
卷十五《漢書》(三);
卷十六《漢書》(四);
卷十七《漢書》(五);
卷十八《漢書》(六);
卷十九《漢書》(七);
卷二十《漢書》(八)[][註2]
卷二十一《後漢書》(一);
卷二十二《後漢書》(二);
卷二十三《後漢書》(三);
卷二十四《後漢書》(四);
卷二十五《魏志》(上);
卷二十六《魏志》(下);
卷二十七《蜀志》《吳志》(上);
卷二十八《吳志》(下);
卷二十九《晉書》(上);
卷三十《晉書》(下);
卷三十一《六韜》《陰謀》《鬻子》;
卷三十二《管子》;
卷三十三《晏子》《司馬法》《孫子兵法》;
卷三十四《老子》《鶡冠子》《列子》《墨子》;
卷三十五《文子》《曾子》;
卷三十六《吳子》《商君子》《尸子》《申子》;
卷三十七《孟子》《慎子》《尹文子》《莊子》《尉繚子》;
卷三十八《孫卿子》;
卷三十九《呂氏春秋》;
卷四十《韓子》《三略》《新語》《賈子》;
卷四十一《淮南子》;
卷四十二《鹽鐵論》《新序》;
卷四十三《說苑》;
卷四十四《桓子新論》《潛夫論》;
卷四十五《崔寔政論》《昌言》;
卷四十六《申鑑》《中論》《典論》;
卷四十七《劉廙政論》《蔣子萬機論》《政要論》;
卷四十八《體論》《典語》;
卷四十九《傅子》;
卷五十《袁子正書《抱樸子》

[注1]此處三注皆為魏徵所言,文中為參考白話譯文,原文古文請參閱原著。

[註2]:卷四、卷十三、卷二十等《群書治要》書中三卷,日本鑄版當時已經亡佚。

(待續)(轉編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花王」牡丹(容乃加/大紀元)
    千歲牡丹花王之王在哪裡能見?中國湖南松柏村百千歲的牡丹花王被老牛吃掉了?牡丹花好像是大唐花國中異軍突起的花王,唐人讚頌花王國色、天香,開元以後,京邑間傳唱牡丹花詩,公卿多吟賞,宮廷中侍女以頭戴牡丹為美。隨著大唐文化流傳到日本,今天日本文化中也很珍愛牡丹。回頭看,千歲牡丹在中國,老牛不識王花主,奇中一嘆!
  • 復活節彩蛋。
    復活節是英國及其它許多信仰基督教的國家的一個主要節日。春季裡的復活節與冬季裡的聖誕節相呼應,聖誕節是為了慶祝耶穌的誕生,復活節則是為了慶祝耶穌的死而復生。兩個節日都已有約兩千年的歷史,如今依然是英國等國最盛大的節慶,代表了當地人們心中的信仰和對神的崇敬。
  • 在人類歷史上,曾經湧現過很多文明,其中古巴比倫、古埃及、古羅馬文明沒有傳承下來,唯有中華文明歷經風雨傳承至今。這說明中國的傳統和理念是最適合人類生存和發展的文明。
  • 日本奈良時代正倉院獻納帳冊有「大小王真跡帳」,當時皇室可能獲得有王羲之的真跡(圖容加翻攝)
    (shown)當前日本國內仍然保存著從奈良時代 (西元710-780年)傳承至今的古代貴重書蹟, 歷歷證明奈良時代已經有多量的中國名蹟渡海東傳,奈良一朝對王羲之的崇拜可謂無以復加。
  • 日本佛像光背銘代表作「法隆寺藥師佛光背銘」(容加翻攝)
    日本飛鳥時代中期到奈良時代約二個世紀,是模仿移植中國書法的鼎盛時期。日本法隆寺金堂東間的〈藥師佛光背銘〉和金堂的釋迦像的〈釋迦佛光背銘〉被譽為日本佛像光背銘之代表作, 更重要的是,這兩件日本現存最早期的佛像光背銘表現出中國書法的藝術成就。
  • 整體而言,現存日本的第一件書蹟《法華義疏》非常明顯帶著中國晉朝、北朝的寫經書法風格。
  • 日本奈良朝公文書之朝臣的中文署名書法(圖:容加翻攝)
    中國書法傳入日本有四大歷史高峰期,經過了這些時期的收藏,使得現今在日本國內能見的中國書法書蹟在數量與質量上著錄成人類的文化遺產;日本的書道可謂是中國書法的旁支,而日本的書蹟收藏,也是中國書法在海外遺下的一個寶庫。
  • 大盤若波羅密多經是奈良時代流行的唐土佛經的一例(圖:容加翻攝)
    (shown)日本飛鳥時代「遣隋使」之時,中國書法透過佛教經典和寫經的傳播,開展了對日本書法深刻的影響之旅。
  • 現今有蹟可考日本的第一件書蹟《法華義疏》(圖示卷一部份),是純粹中國風的書蹟,產生在七世紀初,帶有中國南北朝的書風。(圖容加翻攝)
    現今有蹟可考日本的第一件書蹟《法華義疏》,是純粹中國風的書蹟,產生在七世紀初,帶有中國南北朝的書風。
  • 日本東大寺正倉院珍藏古代書蹟「千字文」模書斷文部分(作者翻攝)
    (shown)中國書法傳入日本以〈千字文〉的傳說最古。已故日本書道學者飯島春敬提到「一般傳說認為此時可說是習字的開始,日本書道史的第一步」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