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國家檢察官學院副教授的淒慘遭遇

原最高檢察院國家檢察官學院綜合教研室副教授李莉女士(明慧網)
人氣: 346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09日訊】編者按:李莉,原最高檢察院國家檢察官學院綜合教研室副教授,於1992年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健康,工作兢兢業業。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李莉被停課隔離審查,開除公職。工齡24年的她被趕出校門。房子被沒收。

2015年11月6日,李莉在北京昌平的臨時租住房內離世,終年62歲。

以下是來自明慧網有關李莉生前的自述:

2001年1月,我被迫流離失所。警察為了找到我,幾次將我兒子抓進派出所,審訊不讓睡覺。我娘家的親屬遭騷擾,電話被監控,信件被拆開檢查,親屬的工作陞遷也因此受到影響。

我流離失所到廣東深圳。為了讓人們了解法輪功真相,我開始在當地發放真相資料。

2001年1月1日,我被綁架,1個月後被劫持回北京。在石景山看守所,一個警察抽我嘴巴,一個用皮鞋猛踹我的腿,因為怕人看見我被打的痕跡,他們又用力揉我腫脹的臉,等臉消腫後,才把我送回監室。

2004年3月,我被非法判刑9年,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監獄十監區。

從進去那天開始,獄方就不讓我睡床,只能睡在一張破桌子上。我決定給監獄長和檢察院寫信,但是他們攔住我不讓我投信。

我每天被罰在監室裡坐小凳子。

我還被逼製作好利來月餅盒,往4樓背紙盒箱子。一個人要幹2個人的活。7、8月的大熱天,我的衣服濕透得可以擰出水來。

監區長鄭玉梅經常調動全監區的在押人員開會批鬥我。

一次,我被帶到一層空閒的樓上,獄警把監控器掰下,開始對我進行封閉式「攻堅」。我剛一進房間,犯人就一擁而上,把我摔倒在一塊床板上。獄警指揮犯人在我的後背寫污蔑大法的字,往我的內褲裡塞污蔑大法的紙條。

關押我的房間的牆上、地上、廁所都用黑墨汁寫滿了侮辱法輪大法的話,警察和犯人讓我踩上面的字,我不踩,兩犯人就架我的胳膊拖著我走。

監區長鄭玉梅用穿著高跟鞋的腳踩著我,辱罵嘲笑我,逼迫我放棄修煉。

(明慧網)

我被罰站。2個犯人一邊給警察織毛衣,一邊監控我,我的腿、腳和手都腫得像饅頭一樣,一按一個坑,四十幾號的鞋子我都穿不進去,右腿沒知覺了。我昏倒在地,醒來接著站,我站了14天,精神恍惚,神智不清,沒有了方向感,一下又摔倒在地,太陽穴摔了一個大包,血液滲透進眼睛,兩隻眼睛變成了熊貓狀。

犯人做了一頂高帽子,上面寫著侮辱口號,硬是給我扣上,和文化大革命時的一樣。

(明慧網)

後來我被轉到魔鬼監區——四區,四區過道的牆壁上,張貼著各種法律條文,而且四區還大講佛教,電視中播放著某某和尚講的所謂講法,在圖書室懸掛佛像、點香,監區長劉迎春強迫法輪功學員信佛教。我被要求抄寫佛教知識,白天抄一天,晚上都睡覺熄燈了還要繼續抄,有時抄通宵,手僵硬、麻木,最後胳膊都麻木了,有時神情恍惚,剛一閉眼就撞到牆上。

後來我被強迫幹奴工活——包筷子,不停地幹,像機器一樣,不敢怠慢,不敢喝水,不敢上廁所。我的臉色蠟黃,開始尿血,身上浮腫。

出獄後我沒有退休金,沒有最低生活保證金,沒地方住,我又流離失所了。#

責任編輯:葉楓

評論
2017-01-10 1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