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鍾小玲的修煉故事

流亡三年半 闖出中共魔窟

2016年9月21日,鍾小玲來到加拿大。(鍾小玲提供)

人氣: 29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葉蓁報導)2008年4月8日,看似平凡的日子,卻讓鍾小玲遭逢生活的巨變。這天上午,家在廣東省珠海市的鍾小玲和母親走進超市,選購幾款打坐用的坐墊和一包打印紙。買單時,她母親拿出一張五元紙幣,收銀小姐拿來一看,臉色變了。

那張錢上面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字樣,是一張「真相幣」。

收銀小姐最後收下紙幣,為鍾小玲母女結帳。她們轉身坐電梯下樓,鍾小玲就被一個便衣警察和兩個保安堵截。便衣掏出工作證,說自己是警察,懷疑她包裡裝有法輪功的資料。他打過一通電話之後,將鍾小玲強行綁架。

因五元錢被判三年

鍾小玲說:「自從99年以後,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先後遭到10次以上的迫害,被軟禁、拘留、送洗腦班『轉化』。這次是最嚴重的一次。」

因為兒女在外,家裡又寬敞,每逢週末,鍾小玲都會冒著風險,為附近的法輪功學員提供集體學法、交流的環境。每次家裡都會有10幾人,最多的時候30多人。她還在家做法輪功真相資料,置辦一系列設備。她說,自己一直是當地公安重點監控的對象。

據明慧網報導,2008年8月6日,珠海市法院對鍾小玲非法開庭;2009年5月22日,珠海香洲區法院非法宣判對她處以三年有期徒刑,她被送到廣東女子監獄。因為印著真相的五塊錢,鍾小玲遭到修煉法輪功以來,最嚴重的一次非法迫害。

她回憶,在監獄裡,警察不讓她睡覺,逼迫她看誹謗大法的錄像、資料,還有24小時的包夾監控。期間,鍾小玲在看守所也待了一年多的時間,條件更是艱苦。她睡在靠近廁所的地上,一塊地膠板就是她的床。「我們吃不好,睡不好,每天還要高強度勞動。」她早晨5點多就得起床做手工花,連做10幾個小時,直到下午才得片刻休息,完全沒有機會學法、煉功。

為什麼不放棄修煉

早年離異,獨自拉扯大一兒一女的鍾小玲,十幾年默默承受著生活的巨大壓力。因為信仰法輪功,她隨時可能被抓、被迫害,更是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是什麼讓飽經風霜的她勇於面對生活的磨難,並堅定修煉法輪功呢?其實在1998年修煉大法之前,鍾小玲是個幾乎對人生絕望的女子。

鍾小玲是位教師,工作穩定,但婚姻的變故,一度讓她感到消沉無助,對前夫以及其父母充滿了怨恨。經朋友介紹,她有幸接觸法輪功。當她打開《轉法輪》,看到師父照片的一瞬間,莫名的親切感湧上心頭。鍾小玲淚流滿面,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師父。接著,她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對人生的態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她說:「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人是有前世今生的,我和前夫的恩怨,也許是善惡輪報的循環。」她表示,如果她一直生活得幸福美滿,壓根就不會想接觸修煉的事。或許她這輩子受的苦,正是苦其心志,讓她看淡人生的得失,追尋人生的真諦。

從此,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修煉心性,對前夫一家人也無怨無恨。逢年過節,或者是孩子放假,她就帶著一雙兒女去前夫家裡團聚。她還給「公公」「婆婆」買生日禮物,跟他們講修煉法輪功的益處。「公婆」沒有女兒,都歡喜地把她視為親女兒。有次他們一起散步,鄰居問鍾小玲是誰,他們就說:「是兒媳婦!」鍾小玲說:「直到今天,他們都認我這個不是兒媳的兒媳。」

自從走進大法修煉後,鍾小玲從根本上轉變了為人處世的態度,重新振作起來。因此她非常珍惜得法的機緣,無論遇到任何苦難,她都不會放棄修煉大法。

2011年4月,鍾小玲出獄,但她並沒有擺脫當地公安的迫害和監控。每個月她被強制要求去居委會「匯報」,哪怕是回老家、找工作之類的日常事務。每隔幾天,這些人還以「關心」的名義,到她家去「觀察」。鍾小玲說:「我每天都處在隨時被警察抓捕的恐懼中。」

然而,鍾小玲擔心的事情再次發生。2012年6月,鍾小玲北上石家莊打工。因臨近「7.20」敏感日,她又被珠海公安與610人員跟踪。7月9日,鍾小玲連一件換洗的衣物都沒有,直接被送進了臭名昭著的三水洗腦班(對外掛名:法制學校),直到9月28日才獲自由。

img_20170109_042038_hdr
2016年,鍾小玲來到加拿大。(鍾小玲提供)

有驚無險的出逃之路

經歷了無休止的騷擾與迫害,鍾小玲無法正常工作,為了支付女兒的大學學費,她先後變賣三處房產,幾乎到了山窮水盡的境地。失去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環境,更不能自由地修煉大法,鍾小玲感到身心俱疲。她不僅對中共政府絕望,便下定決心,一定要闖出國門,到一個自由民主的地方,向全世界揭露中共的惡行,還法輪大法清白。

作為中共監控的重點對象,鍾小玲無法在大陸順利辦理護照、簽證等出境手續。2013年春,她從南方某城市出發,走上一條有驚無險的逃亡之路。

鍾小玲隨身只有一個背包,裡面裝滿了被迫害的證據,包括逮捕證、釋放證、判決書、起訴書等。一路上,鍾小玲坐過大巴、摩托車,甚至要徒步翻越高山。她回憶:「我是白天爬山,起碼能看得見,但真的太艱辛了。」她說,很多人都是在晚上爬山,不敢打燈,摔傷是常有的事。

與跋山涉水的辛苦相比,鍾小玲最擔心的是過邊卡。雖然有當地嚮導帶領,但是鍾小玲沒有護照,一旦被發現就有可能被遣返,面對更嚴酷的迫害。

鍾小玲住在一家華人開的私家旅店裡,平時除了到餐廳吃飯,就把自己關在客房裡學法、煉功。鍾小玲曾一度與負責營救的朋友失聯,身上沒有太多的現金,支付當地的餐費、話費都很困難。她說:「如果不是堅修大法的信念支持著我,我是熬不過來的。」

除了克服內心的恐懼、煎熬感,鍾小玲還要時時處處注意安全。大約1個月後,鍾小玲幾經周折,終於抵達曼谷。#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1-18 5: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