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坊館長:神韻交響樂展現了文化底蘊

2017年10月1日下午,北港工藝坊館長蔡亨潤觀賞神韻交響樂團於台中市中山堂演出。(陳霆/大紀元)
2017年10月1日下午,北港工藝坊館長蔡享潤觀賞神韻交響樂團於台中市中山堂演出。(陳霆/大紀元)
2017/10/02

【大紀元2017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黃玉燕台灣台中報導)一曲《梅花》令許多觀眾回味無窮,看到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一上台,北港工藝坊館長蔡享潤說,「很有共鳴,現在很少在唱梅花,聽了其實眼角……感動地眼淚就流了下來。」他說,「這個跟我們想的不一樣的交響樂團,把文化底蘊都提升了出來,真的很棒。」

蔡享潤於2017年10月1日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台中中山堂的演出,他盛讚說,「不是只有西方的小提琴、大提琴還有像直笛、豎笛這些;裡面還融合了我們中國傳統的樂器二胡,整場聽下來,感覺震撼力蠻大。」

他認真細數了交響樂團的成員,並讚歎說,「至少有80位以上的音樂家,真是不簡單。」若仔細查找其中震撼的元素,他說,「不像外國的交響樂只有西方樂器,神韻交響樂團還融入我們在地台灣的、或是中國的曲風、很不一樣。」

他特別推崇《梅花》的演唱,「像六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都會有共鳴。」「就是熟悉的音樂,熟悉的思考。」他說,「其實是我們本身血液中,流的是這些血液的因緣。」

《神之韻》以3位二胡演奏家作為領奏,樂曲主旋律描繪天界眾生的美麗與莊嚴,曲調流場宛如天仙起舞的優雅身姿。蔡享潤說,「像『二胡』這一次還特別單獨演奏,很少有這樣子把中國風、國樂意象拉進來。」

他也觀察到,「其實現在很多國樂團體,也是有慢慢在朝向交響樂方式去走,但是感覺起來都還是國樂的感覺;但是神韻不一樣,有西方味道,也有我們東方的味道,這樣融合起來很棒!」

以磅礴氣勢博得滿堂彩的樂曲《大汗》,透過絃樂和木管,急促、激烈的表現出短兵相接、萬箭齊發的戰爭場面,模擬著元世祖忽必烈及蒙古大軍的到來。蔡享潤讚歎說,自己好像也看到了激烈的場景,「裡面有幾首樂曲,好像是在沙漠草原奔跑,有馬蹄種種音樂,哇!真的配的很棒。」

安可曲更讓他感到意外,蔡享潤說,「本來以為要結束了,很多人在喊安可,大家都站起來,其實也想站起來,我不好意思站,但是還蠻感動。」最後應觀眾期待,指揮不僅回應了三首安可曲,還與台下有了互動,他說,「大家跟著節奏在拍手,那是很棒的感覺;台上台下融合一起,這種氛圍、很棒。」

「希望大家一定要親自來聽來看,這個一個跟我們想的不一樣的交響樂團,把我們自己文化底蘊提升了出來,很棒,真的很棒。」他說。

責任編輯: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