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漂亮小護士就職2年 竟似破繭獲重生

【大紀元2017年10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裴晏編譯報導)職場老將們常說,年輕人出社會的第一份職業很關鍵,因為它決定你將來的職場倫理標準,和做人處事的態度。社會是個大染缸,遇到虎豹獅象,年輕人跟著變勢利;遇到胸懷大度的主管,新鮮人的視野也跟著變寬。

美國有位小護士就在臉書上分享她入行兩年的心態轉變,引起網友熱烈的回應,感佩她無私慈愛的職業倫理。

活潑俏麗的親善大使

住在肯德基州的蒂芬妮(Tiffani Ellington Harpole)是從大學護理系畢業兩年的護士新鮮人。活潑好動的蒂芬妮在大學時很活躍,各類活動都有她的身影,還參加校內情人節親善大使選美比賽。

蒂芬妮(前排左四)於2014年2月參加情人節親善大使選美比賽。(Tiffani Ellington Harpole/Facebook)
蒂芬妮(前排左四)於2014年2月參加情人節親善大使選美比賽。(Tiffani Ellington Harpole/Facebook)

入行前,她對未來的醫護工作充滿好奇與期待——她將成為醫院裡飛來飛去、身穿優雅制服的白衣天使,解救人間疾苦,就像經常出現在媒體雜誌上的優雅護士形象那樣。

活潑俏麗的蒂芬妮是個人見人愛的甜姐兒,2016年5月與姊妹們合影。(Tiffani Ellington Harpole/Facebook)
活潑俏麗的蒂芬妮(右三)是個人見人愛的甜姐兒,圖為她2016年5月與姊妹們合影。(Tiffani Ellington Harpole/Facebook)

美國小護士的美好憧憬:一路高升

美國的護士荒由來以久,雖然辛苦,但護士是個人人羨慕的高薪工作。這一行業擁有完整的專業執照認證制度,最高級別的高級護理師(RN,即Registered Nurse)甚至與醫師平起平坐。

護理系畢業的大學生都會在臨床工作數年後,往碩士級的護理診斷師(NP,即Nurse Practitioner)目標努力,然後下個目標就是再往RN級別努力。

剛畢業時,蒂芬妮跟大家一樣,對未來充滿無限的美好憧憬:我絕不會只做個小護士,我一定會努力往上升級。我百分之百要儘快拿到NP等級。蒂芬妮帶著對這份工作的驕傲與自信進入職場。

第一線醫護工作的挑戰:辛苦又殊勝

不過,兩年後的今天,蒂芬妮漸漸改變了她的自我期許。

最重要的改變是:急診室的歷練,讓這位曾經喜歡打扮得美美的小護士逐漸放下自己,照顧病人變成了她生活的重心。她開始重新定義「只是個小護士」的意義。

現在的她,睡眠時間很少,而且是「少量多餐」地搶零碎時間休息。一頭亂髮,慘白的指甲已經很久沒去作美甲了(有礙專業衛生及專業形象),整晚通宵照顧病患是常有的事。 就算才新婚幾個月而已,每週卻有三天不能回家過夜。這些是她為工作放下自己的外在改變;而內心,她卻經歷了人生觀和職場倫理的大轉折。

才畢業兩年的蒂芬妮,從「立志不只是當個小護士」到「立志當個小護士」,從「為我」到「為他」的巨大心態轉變令人佩服。(Love What Matters/Facebook)
左邊是剛進社會拍的護士照,美美的長髮造型讓蒂芬妮看起來容光煥發、神采飛揚;而右邊則是兩年後在車上隨意的自拍照,一頭亂髮和黑眼圈,素顏的臉上沒有任何脂粉。不過蒂芬妮卻更喜歡現在的自己。(Love What Matters/Facebook)

小護士入行兩年的心聲:救人比職位重要

蒂芬妮在臉書分享她經歷職場洗禮兩年的人生感悟,獲得大批網友讚揚,為這位年紀輕輕就懂得從「為我」轉變到「為他」的小護士的胸懷按讚。很多醫護界的職場老將還不見得有她這麼快的心態調適呢。

來看看這位在第一線的白衣天使給自己定的職場倫理標準是甚麼。這裡面透露著她如何學會發自內心地真正進入護士專業,而不是只當它是個享受高薪和高社會地位的顯要職位。兩年的職場過程中,她對自我的期許包含了給別人更多的慈悲和寬容。相信她一定也遇到不少啟發她的職場良師益友吧。她寫道:

「不管你是誰、甚麼背景,我都會盡心照顧你。」

「我不會評斷你懷孕的行為對不對,我會像神明愛你一樣地愛你。

「我不是第一次幫人清理生產過程的大量失血。

「如果你睡不著,就算是大半夜,我也會陪你聊天直到你睡著,雖然我自己已經很累了。

「當你的新生兒被轉到加護病房,而醫生卻查不出來寶寶哪裡不對勁時,當你遭受這麼大的打擊時,我會陪你一起哭。

「在必要時,我會替你召喚醫生趕來醫院,即使我心裡也很不安——因為我已經半夜裡連續兩次緊急呼叫他了。

「我會當你的造型師、你的服務生、你的臨時奶媽、你的衛生人員、你的宣傳者、你最好的好朋友(如果你願意的話)。

「我仍然只是一個小護士。我每天都在學習,有一天我可能也會去考我的NP執照,誰知道甚麼時候,但那不重要。我現在唯一知道的是:當個小護士真是太酷了!」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