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紀事》之廿三:誰也逃不過歷史審判

作者:謝燕益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人氣: 8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16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有幸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十三、誰也逃不過歷史的審判!

709案的發生,我和我的同仁們被抓起來,客觀上產生了一個意外的收穫,就是我們有條件通過親身的體驗把酷刑以及這個專制政權中最隱祕、最黑暗、最邪惡的方面、嚴重侵犯人權的罪惡逐步揭示出來,這是十分有利於人權與法治方面得到改變的一次難得的機會。打破恐懼,打破陳規陋矩,這方面是那些體制內的貪官們無法應對的,一般刑事犯也沒有這個資源、能力和話語權,我們責無旁貸。現在我更多的是做一個歷史的記錄者,我認為,我們每一個709的律師和公民都應努力承擔起這份責任來,以此不負天下人的厚愛。我們這些律師和公民通過709的熬煉有了更多的選擇,可以成為一個記者、一個作家、一個人權活動者、一個社會活動者等等,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

維權者聯合起來,不僅在個案中,個體權利訴求上無法解決問題時,我們要想清楚中國現實中的普遍訴求,這就是民權,首先民權訴求的主要對手是誰?其實就是官僚權貴既得利益集團。那麼這個思路用在整個維權運動中、用在和平民主運動中都是有效的,而對手都只是一個個具體的權貴個人而不是集體,不是一個什麼黨什麼派,其實什麼黨什麼派早已死亡了。在他們當中大多數只是旁觀者,我們主要是針對作惡者,用我們的理性和誠意馴化人們的理性。對於專制統治集團的罪惡、對人民欠債的人──我們甚至只針對欠下重債的人,大多數被綁架者要想辦法把他們擇出來,並且要想辦法讓他們清楚這一點,只有極少數作惡犯罪者將遭到審判和清算,凡是行善者,哪怕昨天還在作惡,事後彌補,棄惡從善,不作惡保持中立者,只要有歷史的記錄,都需要甄別界定做到最大的諒解寬宥。

而在官方則演繹著另一部歷史,維穩體制的代表如傅先生,本來是藉助2008年奧運會強化維穩體制立功上位的,08年註定將成為中國歷史上的一個轉折起點,他們強化維穩體制的表現客觀上卻是體制內權貴們的現實需要,而維穩體制眼前給了權貴們某種安全感,他們自此更加肆無忌憚地瘋狂掠奪與壓迫。與此同時,由於當權者的恐懼,下面的人進一步放大這一恐懼,當權者不了解真實情況被誤導而製造問題、放大問題,血債幫就是如此一步一步獲得整個體制為之背書的。其實當權者不明白滿腦子鬥爭哲學、成王敗寇你死我活的歷史經驗邏輯,不懂得民主政治進之在朝退之在野的規則,只知道一味鎮壓維穩。

維穩體制由於它的違法性質,從長遠來看,權貴特權階層無異於把自己裝進籠子裡。這些無惡不作、巧取豪奪的既得利益集團,由於越來越沒有安全感,意圖通過維穩體制來保障他們的安危及利益,可是沒有民主人權與法治,他們的命運終究也受制於人,被時時操控。因此,為何各種名義的實名制、對公民非法監視、監聽、六張網大行其道,維穩機制不斷加強的內在邏輯,有了以上的背景介紹,大家可想而知,血債幫欲借709等事件進一步和光同塵轉移焦點掩蓋罪惡的目的顯而易見。與此同時,無論宣傳口、政法口各強勢部門以及體制內的保守勢力、既得利益、血債幫各懷鬼胎,客觀上也需要籍此擴大自己的控制權、話語權等權勢,掩蓋各自的罪惡、歷史債務以保障自身安危。

在專制社會裡,不斷的權力之爭、新主與舊主之爭,新舊既得利益集團互相傾扎你死我活,一個個政治漩渦,明槍暗箭,不得不被裹挾著作惡,傅等人的下場誰也無法預料。但是沒有人是無辜的,也沒有人可以僥倖。在內心裡,我很同情像傅先生一樣的人,他們又何嘗不是專制極權的最大受害者?他們也有妻兒老小,在造物主面前,他們都不過是可憐的孩子,是一個特定歷史時期、特定社會條件下的悲劇性角色。大家都感受得到,其實當曹順利失去生命時,傅先生也是恐慌和後悔的。重要的是這些極少數的血債幫,自己要知道從今日起開始歸正自己,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哪怕一點一滴的善念善行、積功累德都會記錄在歷史上,記錄在生命中,將功補過未為晚矣!自今日始,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盡一己之力促進減少人道災難增進人類文明福祉,以最大的善意和愛對世對人,何患得失?

儘管傅先生們給我和我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但是從我個人來說,我願意原諒他,他也有家庭,有老人妻小,只要他能夠自我醒悟從此不做惡並且能夠積極行善積德,我想應該人與人之間本著互諒互讓與人為善的態度相待。有些歷史原因和專制制度的原因造成了今天這種局面,專制權力是一切災禍的總根源,包括專制統治者在內,我們每個人都是受害者。

傅先生們在過去的歲月裡一直活得提心吊膽、戰戰兢兢,如果人生能夠重新選擇,可以確信,傅先生、王立軍們乃至周永康都會有不同的選擇,誰會願意踏上一條不歸路呢?好在,我認為,傅先生們或許還有機會,迷而知返,失道不遠,過而能改,謂之不過,知過能改,善莫大焉!但願他們在最後時刻能有一個明智的選擇,都有一個好的未來!

從看守所出來後,我像許多人一樣發現了一個熱點話題,就是郭文貴爆料。歷史發展到今天,無論郭文貴先生是否爆料,只要有點常識和邏輯能力的人就可以判斷出如下事實,即第一,中共幾代高層權貴集團幾乎將這個政權、整個中國當作巧取豪奪的工具,進行著一場場分贓的盛宴,不管是腐敗者還是反腐者蓋難倖免。這些專制權貴集團將至少幾十萬億乃至上百萬億多民脂民膏、天量財富轉移到海外(其中包括全民以及子孫後代賴以生存的自然資源、環境的過度開發、透支與變賣),轉移到包括新加坡、美國、加拿大、澳洲、中東、日本、韓國、開曼群島、巴拿馬、拉美、非洲、香港、瑞士、英國等歐洲國家以及世界各地的帳號,並在海外購置大量資產。第二,這些被權貴既得利益集團搜刮的民脂民膏又有相當數量以各種基金、各種商業組織乃至公益慈善組織的名義返回國內參與新一輪的巧取豪奪、權貴盛宴!第三,他們的親屬子女大都移民海外或者具有雙重國籍或者隱匿身分、具有多重身分,同時,這些竊國大盜們均不同程度地利用金錢、地位包二奶、養小三,生活糜爛墮落,有私生子女的不在少數。

由於中共專制集團本質上是個分贓犯罪集團,他們必然會走到今天的地步。無論中共的情報系統、統戰系統、安全系統、宣傳系統、警察系統、紀檢系統以及司法系統、軍隊系統幾乎無一不走向黑惡化,無一不參與到巧取豪奪、對人民瘋狂地掠奪與犯罪。正因為這個原因,專制集團才要千方百計地封網抓人,害怕人民知道真相,不斷建立和強化維穩體制構建六張網,對人民嚴酷防範、鎮壓,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對外轉移財產,因分贓不均而相互撕咬,導致局面失控棄船而逃的現象,他們對人民發動了一場全面的超限戰爭,而人民需要儘快覺醒起來、行動起來!

在異議人士李旺陽、曹順利、彭明遇害之後,劉曉波被癌症身故這一事件的惡劣程度不亞於朝鮮對美國大學生奧托的虐殺。著名異議人士楊天水在坐牢期間也被宣布查出腦癌……在專制社會裡每天不知會發生多少罪惡。

今天的中國已經是一個比較開放的社會環境,專制權力受到輿論以及體制內外各種政治力量的制約,過去完全封閉的專制環境下,曾製造出和平時期3700萬人口因饑荒喪生、易子相食的人間慘劇。專制制度對人心靈、人性的腐蝕毒害、對人基本理智的傷害以及對人格的扭曲和分裂往往是超乎想像的。例如毛澤東作為一個獨裁者,晚年在享受山呼萬歲的同時卻眾叛親離,連最親密的戰友都反戈一擊欲除之而後快,晚景淒涼。他一生自負於駕馭人性,可終竟被人性戲耍。他在人生的最後歲月裡手無縛雞之力、中風後腳無法走路、嘴無法說話、眼睛看不清東西,只剩下一口氣時都不敢稍稍放鬆權力,其內心的恐懼與絕望可想而知。一個欲揮舞世界的大人物最終竟然連自己的四肢都無法支配,這是何等的悲哀,豈非上帝的詛咒?

面對罄竹難書的罪惡,誰也逃不過歷史的審判!只有懂得妥協才有出路,妥協是民主的制勝法寶。當權者、強權方面的妥協無疑能夠大大降低民主的成本,只要有一次妥協,就可以成就民主事業。大家只要超越個人、黨派、階級的局限立場以天下蒼生為念,擔當人道使命,我們的家園就會有一個光明的前景!

當權者看到的危機可能更深刻、更廣泛、更全面。經濟危機、社會危機已全面迸發,可是醒悟的程度卻往往趕不上形勢的發展,用不了多久人們就可以看到,今天不是專制集團、舊勢力如何垮台的問題,而是新社會、新秩序如何構建的問題。一個社會的自治能力、自愈力正面臨嚴峻考驗,這正是當前和平民主的歷史任務。

體制內無論處於什麼樣的角色,即便是當局在國內、國際安插的臥底眼線,混跡於維權公民、民主陣營,都不足為慮。只要能夠看到大勢所趨,懂得順勢而動,知曉善惡,即使昨天作惡,只要從今日起積累善意、積功累德,一定會對將來有所裨益。在民間方面,和平民主意志就像滴水石穿,終將擊穿一切阻擋勢力!而庶民的勝利則要以最大的慈悲彼此相待,堅持理性的立場,走和平民主的道路,才能最大程度地形成變革的共識,完成歷史使命!#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李婧鋮

評論
2017-10-22 2: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