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留學溫哥華很貴? 仲介飽私囊 政府無監管

人氣: 3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余天白溫哥華編譯報導)隨著國際學生近年加速流入大溫哥華高等院校,不少從學校及學生處兩頭獲利的國際留學仲介收入頗豐。然而,加拿大政府對留學仲介的管轄空白使得這一行業醜聞頻出,過高收費甚至敲詐勒索客戶的現象時有發生。

國際留學仲介通常同時與多家大學或學院簽訂合約為其招募國際學生,並獲得所招募學生的第一年的部分學費作為佣金。佣金占學費的比例根據學校、合約規定和學生來源國不同而通常在10%~40%不等。

溫哥華太陽報報導,美國語言學校Bridge Education Group於2016年推出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有高達41%的加拿大國際學生在入學時藉助了第三方仲介。

大溫院校重視國際招生

溫哥華蘭加拉學院(Langara College)在其2017~2018財政年度預算中,分派167萬加元用於支付國際招生仲介的費用,與兩年前相比上升了二倍多。道格拉斯學院(Douglas College)則在2015~2016財政年度中支出逾110萬加元,用於支付國際招生仲介的佣金,相比前一年度的開支(57.5萬加元)幾乎翻倍;2014—2016年間,負責招募國際新生的道格拉斯學院國際學生部的旅行預算從12.2萬加元增至30萬加元。

蘭加拉學院對外發展部副主席Ajay Patel指出,學院內當前的國際學生中,有六成在入學時利用了招生仲介提供的服務。

但如卑詩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西蒙菲莎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和維多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ctoria)等研究性大學則較少依賴仲介招募國際學生。此類大學一般憑藉自身雄厚的宣傳資源、品牌效應和校內招生部門便可吸引足夠的國際學生前來就學。

但與西蒙菲莎大學合作的轉分制學院──菲莎國際學院(Fraser International College)則同樣廣泛利用第三方仲介招收國際學生。菲莎國際學院創辦方之一、國際教育集團Navitas旗下有180名簽約仲介,分布在全球130個國家內。

留學仲介貓膩多

來自阿爾巴尼亞的國際學生Elsa Leraj於2014年登陸溫哥華,在一所私人語言學校內學習英文。她表示,在出國前,阿爾巴尼亞的一名仲介曾為幫助自己和姐姐辦理旅遊及留學簽證開價1萬5千加元,而阿爾巴尼亞的平均月工資不到五百加元,且加拿大聯邦政府收取的旅遊簽證和留學簽證的手續費用分別為100和150加元。「我不知道這些錢都到哪裡去了。」Leraj說。

曾為Leraj姐妹辦理簽證的仲介名為Luli Makashi,屬於阿爾巴尼亞ANDE-LM Ltd.公司。該仲介在2016年4月因有關簽證詐騙的指控而遭阿爾巴尼亞警方逮捕,該案件目前仍在當地法院處理中。

另一名來自印度的留學生Rishikesh Bala在接到蘭加拉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後,其家人僱用了印度Eduwings Career Consultants顧問公司的一名留學仲介為其申請留學簽證,並按加拿大政府的要求在擔保投資證明(Guaranteed Investment Certificate,簡稱GIC)帳戶內存入了1萬加元,作為申請人有能力負擔加拿大生活開支的證明。然而,Bala的留學簽證被拒後,該仲介卻拒絕將GIC帳戶的密碼告訴給Bala一家人,直到Bala的父親付給仲介100加元「賄賂」。

Bala隨後找到了另一家名為CANAM Consulting的仲介公司為自己申請留學簽證。雖然簽證最終獲批,但Bala一家向該公司支付的500加元「處理費」依然遠遠高出普通印度留學仲介收取的費用。

蘭加拉學院對外發展部副主席Ajay Patel表示,學院近段時間沒有收到與學院簽約仲介相關的投訴。「我們的仲介批准程序包括一份完整的申請,包括要有推薦人,還有直接面對面的訓練以及仔細的審核。蘭加拉的工作人員每年都會審核所有仲介。仲介還需要簽一份寫有我們相互義務的合約。」

但他也表示,學院對仲介在收取學校一方佣金以外另向學生收取費用的做法沒有限制,但蘭加拉學院並未要求國際學生必須通過仲介申請入學,有越來越多的國際學生已開始直接向學院申請就讀。

道格拉斯學院則表示,其簽約的大部分仲介都不會為幫助申請留學簽證而額外向學生收取費用。

仲介起到了重要作用

雖然留學仲介行業名聲不佳,但行業內人士堅持認為,第三方仲介在國際學生進入加拿大的過程中扮演了非常關鍵的角色。國際教育事務顧問公司(International Consultants for Education and Fairs)市場部副總裁Mike Henniger指出,來自印度和中國等國家偏遠地區的學生的家人並不通曉英文,但卻要做出有關留學這一將對人生產生重大影響的決定,此時仲介便起到了學生家庭和學校之間的橋梁作用。

「他們花了大錢,對這件事投入了極大的信任。他們需要找人了解信息,而這些學校並不能(在海外)提供這樣的顧問服務。仲介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這個作用往往被低估了。」

加國政府監管空白

印度留學仲介公司AKC consultants的創始人Aladi Arun承認,國際留學仲介行業內確實有部分「壞傢伙」,但加拿大政府也對此有部分責任。他指出,與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等國家相比,加拿大聯邦政府對留學仲介沒有制定任何具體規則,幾乎不存在任何監管。

目前,加拿大境內唯一對國際留學仲介採取監管手段的省份為曼尼托巴省(Manitoba)。2013年,曼省立法要求只有簽署行為規章、保證不欺騙或誤導客戶的留學仲介才可從業,並在曼省省府中新設國際學生主管一職。◇

責任編輯:李道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