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論江澤民塗鴉中國法治】之二

梁木:下台黨魁憑啥當習近平絆腳石(中)

習近平除了打虎反腐,面對江澤民集團繼續三十年來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仍未進行清算。(大紀元合成圖)

習近平除了打虎反腐,面對江澤民集團繼續三十年來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仍未進行清算。(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20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12日訊】(接上篇

四、「依法治X」,江曾詭計

十八大以來,江、曾用立法手段給習攪局造亂,心得頗豐:一方面,通過中宣部的劉雲山牢牢控制輿論,用「江氏法治」阻撓依憲治國。另一方面,張德江則不失時機,或利用立法、或用忽悠立法的手段製造打擊習近平的聲勢。

1、設憲法委員會」製造彈劾聲勢,恐嚇習近平

2016年11月30日,大陸《法制日報》突然刊登了一則短小新聞,題目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磊:建議全國人大增設憲法委員會》。王磊認為,增設憲法委員會,以對法律法規的合憲性進行事先審查。

王磊的這一提議,絕非尋常。有媒體說,當真設立憲法委員會,那麼掌控了憲法委員會的人,就等於掌握了對憲法的解釋權,就可以行使憲法關於國家權力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享有修改憲法、罷免國家主席、總理等職權。

其實,設立憲法委員會,是江、曾在背後主使,是張德江彈劾習近平的陰謀。

香港《成報》早在張德江拿港獨大帽子扣新港首、逼宮23條時,就公開指出:張德江是陰謀家。

事實的確如此。張德江的下屬、人大內務司副主任委員李慎明,在配合王磊叫板、挑釁習近平時,公開撰文稱:人大可罷免國家主席。

筆者認為,王磊提議在人大設立憲法委員會,人大內務司副主任委員李慎明稱:人大可罷免國家主席,這決不是兩個偶然事件,而是江澤民和曾慶紅的佈局。這種造勢的性質屬於投石問路,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能起到一種恐嚇作用。這也是江、曾要習近平有所顧慮的分心策略。

2、出小憲法,用「地方立法」法搞山頭,瓦解習近平權威

以今天中共維繫獨裁的需要推論:按常規,在內鬥白熱化的當下,仼誰當總書記,人大都不會拆台,不會發生在總書記需要人脈的時候,人大出台「地方立法」法。

很顯然,江、曾讓張德江立法,允許地方貪官各自為政,在習近平鞭長未及的地方另搞一套,是用分散立法權的辦法與習近平作對,搞各自為政、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目的是要拆習近平的台。

對此,「人民報」轉「中青報」爆料說,2016年在「立法」法修改並獲得人大常委會確認後,多數地方政府都在第一時間啟動了首部地方立法的準備工作。在正式獲得立法權三四個月後,許多地方的「立法處女作」正式面世。

「中青報」說,那些知法犯法的惡官們都有立法的熱情,是為了制定出符合他們需要的惡法。文章說,張德江允許地方小官自己立法,是縱容地方官與習近平公開作對、攪亂國家。

「目前,地方人大立法面臨障礙,這就是對實務工作瞭解不夠,在多數情況下,負責立法的掌握的資訊不如實務部門工作人員。資訊的缺乏、虛假和不對稱,容易導致其在立法過程中被業務主管部門或者利益集團牽著鼻子走。這樣一來,掌握地方立法權的官員便有可能惡意出臺惡法為自己作惡提供權柄。使地方立法不能限制權力,反而為權力任性開綠燈。」

這正是江、曾想看到的亂局。作為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瀆職。張德江利用人大立法編排這套組合拳,是維護江澤民集團利益、與習近平對陣的招法。張德江想幹的,都是很陰毒的事。

江派一夥用立法充當「黨掍」、掣肘習近平,常常得逞。

3、搞向憲法宣誓活動,製造「依憲治國」假像

據報導,2016年1月5日,中共人大委託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憲法學會會長韓大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中共黨員幹部就職前向憲法宣誓使用的就職宣誓法器首發式。接著,新華社2016年2月26日電:依據1月1日起實施《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關於實行憲法宣誓制度的決定》,十二屆人大常委會26日下午5時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憲法宣誓儀式。儀式由張德江主持,領誓人、新任命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劉源,攜新任命全國人大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仼王超英、張勇、許安標,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劉偉、朱明春,走到宣誓台前,左手撫按憲法,右手握拳,一起詩朗誦:誓詞–「我宣誓,忠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維護憲法權威,履行憲法職責,忠於人民,恪盡職守,廉潔奉公,接受人民監督,為建設富強、民主、和諧的社會主義的國家努力奮鬥」。

擺個宣誓法器、放一本憲法、讓官員用手輕輕一模,嘴裡念念有詞,這就是依憲治國?!

中共的毛澤東即便是制定了一部用來欺騙中國人民的《憲法》,也還是為實現一黨獨裁的需要將公有制進行到他自己去了紀念堂;而江澤民,則打著貓論、悶聲發大財的幌子,親自率領131萬高官、家族和掌握企業經營管理權的黨員幹部一起動手,將中國人民自1949年以來創造的全部國家財富統統統哄搶瓜分歸黨魁黨棍黨員幹部私有。三十年來的哄搶瓜分,《憲法》賴以存在的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蕩然無存,中共不法政權鋪墊的執政平台被江挖成了天坑,中共還拿什麼依憲治國?

筆者認為:以公有制為基礎的《憲法》即便是毛澤東造的秀,也己從根子上就不存在了。把不存在當作是存在,把向被掏空了的憲法宣誓當作是忠於憲法、就等於依憲治國?!

現今大陸有學者要求中共依憲治國。這其實是個偽命題。當今的中國大陸沒有一部摒棄獨裁、體現公平正義的憲法。中共現有的所謂憲法,是一部被江澤民集團掏空了國家經濟的偽《憲法》,已不具有人類正常社會擁有的民主憲政的母法效力。中共本身就是一個被江澤民集團利用的不法政權,希望中共依憲治國,是無的放矢。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中共——江澤民集團不可能依憲治國。

五、拆穿伎倆

其實,江曾對付習近平使用的手段,都是簡單又卑劣,即用「依法治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捆綁了習近平。這也是從習上台後,江澤民集團反制習近平所採用的策略之一。不過,江曾是反手用的「法治」。

為看清江曾之陰,筆者在此簡單分析其「依法治習」的兩個特點:

第一,用「依法治國」取代「依憲治國」的強制過程。

從美國之音記者詳讀新華社、《人民日報》的報導,發現兩家報紙都將習的依憲治國改寫成「依法治國」,同時還對習的講話附加了一點,即:必須「堅持黨的領導,堅持民主集中制」的組織紀律。可見,習近平提出依憲治國的當時,在黨內是遭到了遏制的。從習近平被抹了依憲治國後的默不作聲,可以推測,江澤民搞「法打」是有效果的:即用保護江澤民集團利益的「法治」取代了習近平要的「憲治」。

第二是「捧殺」。從江、曾操縱劉雲山利用中共媒體對習近平近乎肉麻的吹捧,可見江、曾在對習近平執政方向的定位上(對其主導依憲治國可能脫離體制)有顧慮。江澤民知道:一旦習近平脫離體制,就意味著中共崩盤。如果中共崩盤,那將意味著他們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將被徹底清算。江澤民可不想看到這個結局。

其實,江澤民更知道習近平打虎對自己的危害,但孰輕孰重?江澤民還是選擇了利用習近平來維繫體制。為此,江派動用了所有的力量來吹捧習:「毛第二」、「習思想」。

習欲從黨章裡拿掉「三個代表」。為了滿足他的想法,江派劉雲山公開站出來放風,罕見表態,避提江胡、「力捧」習近平。

對此,有聲音說:劉雲山投降了習近平。其實並非如此,這是江曾一夥的更深的盤算。江澤民集團為維繫哄搶國家經濟犯罪不被反攻倒算,不惜向「習思想」獻出「三個代表」,這個招法酷似「打龍袍」。

打著遵紀守法的幌子,和習玩把戲,用塗鴉法治的遊戲規則為習鋪出一條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的必由之路——堅持黨的領導,哄習入彀。

習近平應當清楚:中共的立法,就是為黨魁獨裁所用。從毛澤東到江澤民,法律只為第一黨魁所用,是黨魁做事的依照,即黨魁想的、要的、做的,就是法。中共的法律,就體制本身而言,決不是黨魁放縱人大、甚至放縱最高法、最高檢,中宣部,讓這些党奴才為已卸任出局的黨魁出台檔,限制在位黨魁施政。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就是其在位期間,背著政治局與曾慶紅密謀在先、動手在先。他們聲稱三個月擺平法輪功,結果沒有擺平,這時江才找到肖揚,讓他出謀:由兩院出臺檔,當作司法解釋。

今日,習近平要對付張德江(包括最高法、檢),亦應如法炮製。做事根本不存在商量問題,就是給他們做事的標準、讓他們必須做好,而不是問他們行不行?可不可以?要知道:在體制內一天,就要守一天體制的遊戲規則。

中共建政至今,凡是體制內敢向黨魁耍威的奴才,一定是抓住了主子的軟肋。而總書記要收拾這些奴才,辦法也特簡單:就是「法治」。

這就是中共獨裁的法治。從這個意義上講,下臺的江澤民敢糾集張德江、劉雲山拿「依法治國」換下了習近平的「依憲治國」,可謂膽大包天。說白了,這才是真政變。習近平被逼宮至此,筆者無語。

六、冷思考

江澤民當政以來,江澤民集團對國家民族人民的犯罪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帶領黨員幹部搶了國家經濟,二是迫害了一億人的正信。實踐證明:目前,習近平打虎、反腐勢頭不小,但還尚未動到根子上的問題,因此就等於還是在維持著江澤民和江澤民集團的利益,等於還在任由江澤民集團繼續犯罪。

江澤民憑什麼任性?

今天,組成中共這部機器的131萬名高官,即滿朝文武大都是江當年提拔的、大都跟著江哄搶公有制經濟犯過罪。這些人所以替江效命,一是因為滿身是罪,二是與江澤民之間的利益驅使。習近平如果不採取應變策略、不給他們一條活路,這些人只能繼續替江辦事。

從這個意義上講,關於十九大的組閣,儘管在換上來的一批人當中,有姓胡的、有姓習的,筆者認為:這些姓並不見得好用。關鍵時,最關鍵的是:跟誰走是要害。用人時,需要查清的問題是:這些人,在江澤民帶領黨員幹部哄搶瓜分公有制經濟過程中,有無參與犯罪?家族撈錢沒有?是不是滿身粑粑、罪惡累累?如果是,那便還是江澤民一夥的人渣。就像最高法的周強,十八大以來一直跟著習近平忽悠,但在關鍵時刻就跳出來攪局,替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出台第二次「釋法」。

從習近平三番五次被人大、中宣部、最高法、最高檢用法律手段捆綁、束縛手腳上看,江、曾手段極為狡詐。

其實,習近平打老虎反腐之所以能夠一直推進、走到今天,實乃天意所助,以及江曾自身的困境所致。

江曾知道:任由習近平打虎,他們必得完蛋;而能阻止他的辦法又令其兩難:若當真用極端手段篡位,很可能引發內亂,導致中共快速崩盤,那樣一來的結局是:江澤民帶領黨員幹部哄搶瓜分的國家經濟、迫害近一億信仰的問題被撥亂反正。因此,江用「法治天子」的辦法,拿哄搶瓜分國家經濟、迫害近一億信仰的犯罪問題捆綁習近平,同時調集人馬,在國內外、黨內外造勢,讓習近平四面楚歌、八方受敵、受阻。

跑去美國的郭文貴,所以用「反王不反習」的辦法參與江習鬥,應該是「老領導」出於上述考慮而授計於他。

筆者認為,曾慶紅、江澤民所以讓郭文貴「反王不反習」,並不是考慮到習的好壞。面對習近平打虎反腐,江曾在心裡恨得咬牙,但是,為安全哄搶瓜分私有到手了的國家利益,江、曾合計:儘管形式上習近平在跟他們作對決,但實質上並沒有完全阻止他們哄搶瓜分國家經濟、迫害法輪功的犯罪。在江曾看來,面對他們的犯罪,習近平即便是不情願的,或者是被捆綁的,只要默不作聲(允許江的人馬繼續作惡),就等於是一夥的。事實上,習十八大上台至今,儘管在遏制江澤民集團哄搶瓜分國有大企業上、在阻止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問題上有一些動作(廢除勞教制度、一些遭抓捕的法輪功學員被撤案等),但是他並沒有宣佈停止迫害。

筆者認為,在江習鬥中,習近平之所以採取上述作法,一來是因為習上台後,當時無人可用。二來呢,江把自己在位期間培植用來作惡的那些搞「江家政治、經濟、文化」的人安插在習身邊,這些都有關係。他們在維護江澤民哄搶瓜分國家經濟、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給習吹風,以致上台時要依憲治國的習近平,今天還寸步維艱。

從這個意義上講,以治大國如烹小鮮自詡的「廚師長」習近平,上位至今,之所以落入了江曾「依法治國」的圈套,是因為沒有看懂這個「局」。

在江澤民看來,對付習近平,只要能剪掉他用來打虎的左右手,就夠了。

以江曾塗鴉法治中國的手段推測,郭文貴是個被利用來剪掉王歧山的「沒羽箭」。郭文貴應該思考:當他手中可用來掀翻王岐山或王岐山等人的猛料用完之後,「老領導」會以什麼方式獎賞被卸了磨的驢呢?筆者猜想:很可能是暗殺。因為,這種卸磨殺驢子的暗殺可以抹黑對手、嫁禍習王,讓驢子的價值釋放到最大。

其實,郭文貴(包括所有從體制裡反出來的人)都有條件、有能力做個真正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漢,為何要等到被卸磨的那一天?

透過江澤民用物權法取代憲法的立法,可見:用依法治國取代依憲治國,是江澤民諸多綁架習近平的手段中,玩得最嗨的一招。

事實上,自十八大上位至今,習近平除了打虎反腐,面對江澤民集團繼續三十年來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仍未進行清算。尤其今天,江澤民集團在習近平掄圓了的打虎鐵拳底下,還敢公然繼續瓜分國企的混制,繼續對道德高尚、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進行邪惡迫害,而習近平顯得無力阻止,說明江澤民惡用法治捆綁習近平的策略還在起作用。

對於現狀和未來,習近平應該警醒。在不脫離體制的當下,需要酌定:究竟是要重振依憲治國理念,還是繼續江澤民和江澤民集團的「依法治國」。(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10-12 3: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