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村民遇洪災 政府救災不力 一年維權無果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人氣: 4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10月11日,河南安陽縣磊口鄉泉門村數十名村民到鄭州市政府上訪被攔截,一名女村民被打傷。該村去年遭遇特大洪水災害,當地政府救災不力,一年來未將村民安置妥當,村民上訪至今無果。

10月11日,四五十名村民準備到鄭州市政府上訪,他們剛走到安陽縣城時,被鄉政府與村委等官員攔截,雙方發生肢體衝突。村民李女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有一位有腰間盤突出的女村民被打傷送入院,政府人員還威脅村民,如果再上訪就要抓捕他們。

李女士表示,去年村民曾到安陽縣政府上訪,但當局並未給村民一個滿意的答覆,無奈到市政府上訪,結果又被攔截。他們的訴求是要求政府加寬、加高當地一座橋(去年洪水時由於橋洞窄小,沖下來的樹木、石頭等全部堵在橋洞處,至洪水高漲淹沒村莊)。「不能讓我們再一次遭受這樣的災害,這個災害對於我們來說太痛苦了。」李女士說。

10月11日,河南安陽縣磊口鄉泉門村數十名村民到鄭州市政府上訪被攔截,有一名女村民被打傷。(村民提供)
10月11日,河南安陽縣磊口鄉泉門村數十名村民到鄭州市政府上訪被攔截,有一名女村民被打傷。(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下午,該村被突如其來的洪水淹沒,許多舊房子被洪水沖走。村民袁女士說:「別的村子是由村長提前通知撤離的,我們村什麼通知都沒有,家裡財產都沒有轉移走,損失嚴重的是家裡的房子都被水沖走了,什麼都沒有了。」

袁女士還透露,據她所知,有一名女村民在撤離時,因為未能帶著行走不便的父親,其父親被洪水淹死;當時媒體記者到該村採訪,並未報導村民所受的災害,而是報導村官是如何「救災」的。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時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時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時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時的情景。(村民提供)

她還說:「洪水退卻之後的前兩天,村委對我們村民是不管不顧,對我們沒有提供任何幫助。我們當時沒有飯吃,水全部被污染,兩百多名村民不斷地去鄉政府,在鄉政府那裡不走,到最後鄉政府沒有辦法,只好給我們做飯。」

另據其他村民透露,村官貪污救災物資,將各界人士捐助的麵粉轉賣,志願者提供的衣服等救災物資也未進行發放。李女士表示,至今村委裡還有積壓的救災物資。

洪水過後村民幾乎是自己清理淤泥,修復被沖毀的房子,當時雖然有一部分官兵進村救災,結果村官把官兵們領到自己家裡修復房子。而一年以來,許多村民依靠外出打工掙錢來修復家園。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李女士的家當時全部被沖毀,一年以來他們自己修建房子,因為財力不足,至今家具、家電等未置辦,只是將房子建了起來。當地政府對於災民的補償每戶僅給800元,受災最嚴重的也只能獲得2萬元至4萬元的補償,但是村民自己建房子的費用遠遠超出此金額。

袁女士家的養殖場也被洪水沖毀,當時政府官員只是簡單地進行了登記,之後無任何下文,他們家未獲得任何補償。

村民還向記者表示,引起特大洪水的原因是村中數年前因一選礦廠運輸礦石修建了一條道路,此條道路將河道攔截成幾段,而且一座橋修建的橋洞非常狹小,導致洪水沖下來的樹木、泥土等全部堆積在橋洞處,無法流下去,河道的河床多年來被廢礦石填滿。

洪災之後,村民多次要求政府清理河床,重修大橋,將橋洞加寬、加高。李女士表示,當地政府根本不顧民意,只是簡單地修復道路,因此村民曾多次阻止施工,最終被迫走上訪之路。

村民們表示,他們將繼續維權,要求政府給他們一個安全的家園,並對災後的損失進行合理補償。#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去年7月19日該村發生洪災後的情景。(村民提供)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10-13 2: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