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保護中國留學生言論自由

澳外交次長:維護澳洲價值觀 抵制中共滲透

澳洲前駐華大使、外交部次長孫芳安 (Frances Adamson)在阿德萊德大學呼籲,澳洲大學保護學術和言論自由不受中共滲透的影響。(視頻截圖)
澳洲前駐華大使、外交部次長孫芳安 (Frances Adamson)呼籲,澳洲大學保護學術和言論自由不受中共滲透的影響。(視頻截圖)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燕楠澳洲悉尼報導)澳洲前駐華大使、外交部次長孫芳安 (Frances Adamson)近期在阿德萊德大學發表演講,呼籲澳洲大學保護學術和言論自由不受中共滲透影響,並鼓勵中國留學生利用言論自由的環境參與那些與他們有不同觀點的討論,而不是讓對方噤聲,因為自由辯論是破除謊言的利器。

當天,孫芳安在該校的演講中,鼓勵中國留學生去體驗真正的澳洲教育,敦促澳洲的大學堅持其原本的價值觀,「免受不容忍或外部的干擾」。她說:「(澳洲的)大學不是只給學生發發證書,而是要培養具備全面參與政治、社會和經濟生活能力的公民。」

她認為,讓持不同觀點者噤聲的做法與學術自由背道而馳。「在我們的社會中,不管是學生、講師還是政治家,讓任何人噤聲,都是對澳洲價值觀的公然侮辱。」

中國學生在澳洲的言論自由不僅引起了澳洲最資深的外交家孫芳安的關注,澳洲一些學者也對中國學生的課堂表現深有感觸。

悉尼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東亞項目主任瓦拉爾(Merriden Varrall)博士8月1日在《紐約時報》撰文說,曾在北京教書的他觀察到中國學生有幾個傾向。例如,排斥在課堂上討論批判中共的文章;大部分學生認為中共是「和平」的;不敢在課堂上表達自己的觀點;即便有學生對公開討論感到興趣,也會被其他同學制止。他當時對中國學生一昧地認同中共當局觀點的傾向,感到十分震驚。

曾做過4年澳洲駐華大使的孫芳安表示,澳洲大學校園引以為豪的歷史就是支持言論自由,讓人們對不同的觀點進行激烈的辯論。既然中國學生付了學費,那麼當然有資格深度體驗一下真正的澳洲教育。

「如果你沒有遇到陌生和有挑戰性的東西,顯然是沒有獲得足夠的(體驗)。所以當你遇到了,讓我來鼓勵你一下,不要保持沉默或盲目指責(對方),而是要禮貌地參與。」 孫芳安說,「只有通過辯論,而且是禮貌性的辯論,才能讓謊言被破除。」

孫芳安在演講中表示,她也注意到了最近幾個月來吸引廣大公眾目光的一些新聞,雖然她沒有明確表示是哪些新聞。但她引用了澳洲總理特恩布爾的一段話:「(保證)澳大利亞主權,(保證)國家主權的民主進程免受外國政府的干預是我們關注的重中之重。」

特恩布爾是在澳洲廣播公司《四角》(Four Corners)節目播出了中共通過政治獻金、間諜活動對澳洲進行滲透的內幕之後,做出的這番評論。澳洲副總理喬易斯(Barnaby Joyce)批評允許外國勢力用金錢影響澳洲政壇屬「叛國行為」。

節目播出後,中共外交部毫無意外地對此完全否認,並指責其為「假新聞」。

孫芳安在演講中說:「我們已經注意到那些指責『假新聞』(的行為),也看到一些不良的影響和干擾。這很讓人擔心,許多國家對此也非常關注。」

她表示,澳洲政府會非常負責地維護起一個穩固的法律機制,讓公開自由辯論獲得法律保護,言論自由能在澳洲大地上暢行無阻。

對於澳洲所面臨的挑戰,她說:「我們是選擇作出不情願的妥協,還是堅持我們真實的價值觀,這取決於我們自己選擇的應對。但正如阿德萊德大學創建者所說的,『不要受不容忍的影響或外來的干擾』。」

澳洲廣播公司在報導中說:「作為澳洲最資深的外交家,孫芳安對她發表的公共言論非常謹慎,所以當她加入到圍繞中共影響力的討論中來的時候,北京和堪培拉都會關注。」

無獨有偶,維州聯邦議員丹比(Hon Michael Danby MP)日前在國會議會的發言中也表達了對中共滲透澳洲校園的擔憂,他一開始就說:「澳洲的大學已經成為我們與中國之間意識形態之戰的前沿。」

 

Capture
維州聯邦議員丹比(Hon Michael Danby MP)在國會議會的發言中表達了對中共滲透澳洲校園的擔憂。(視頻截圖)

丹比從最近澳媒對中共滲透校園的曝光中發現,「共產黨將中國的反對自由價值觀的戰爭擴大到國際上了,戰爭已經抵達澳洲,成為我們前所未有的挑戰。」

「諸如統戰部這樣的核心機構正在將其意識形態之爭出口到全世界。

「毫無疑問,大學有壓力需要全額付費的學生們填滿教室;帶來私人捐款;並提高學校的科研排名。但是澳洲總理特恩布爾的前顧問加諾特(John Garnaut)表示對於處理這些風險,我們的大學需要接觸被疏離的學生,彌補未能讓學生同化(西方教育)的失敗,並提高教育品質。大學需要全面的、有韌性的戰略來彌補現有的脆弱性,並堅持開放和批評性問詢的原則。最重要的是,大學還應該審視一下中共當局在他們的校園做了些什麼,在我們澳洲校園裡做了些什麼,並且更認真地聽一聽他們說了些什麼。」

「你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共想要介入澳洲外交政策的企圖。這個被充分資助的捐款戰略,大學(滲透)的戰略,顯示了北京施加的長期的影響力。澳洲應如何看待來自中國的個人和實體機構的投資,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我們的確應該對中國的投資以沒有種族區別的態度對待,但我們也應該對(中共)在澳洲多樣的政治影響行動有一個分開的討論。」

他還表示海外留學生到中國深造,他自己還在大學讀書時就已經有留學生出現在校園,雖然那是很久以前。但是「我們需要確保留學生擁有自由的環境,並且不會被(中共)使領館過度地施壓及影響。」

《悉尼晨鋒報》說,全澳範圍內,有14所在澳洲大學掛靠、但受中共教育部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 (漢辦)資助的孔子學院,這些學院一直受到許多團體的批評。#

責任編輯:宗敏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