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九大前 中共騷擾「709」案律師及家人

十九大前,中共對「709」案涉案律師和家屬加強「維穩」。圖為漫畫阿平為仍在監獄的人權律師所作。(李和平律師推特)

十九大前,中共對「709」案涉案律師和家屬加強「維穩」。圖為漫畫阿平為仍在監獄的人權律師所作。(李和平律師推特)

人氣: 11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十九大前,中共對「709」案相關律師及家屬管控也升級。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在老家遭警察騷擾,餘文生律師又被約談並發失去自由後的聲明,梁小軍律師辦公室門口被安上監控器,謝陽律師被詢問是否病危等。

國保傳謝陽病危 妻擔憂其處境

10月9日,「709」案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在其推特上發布消息,說自己突然接到不少朋友詢問謝陽被病危的消息是否屬實。

陳桂秋說:「我在2017年10月7日與他最後一次通話後,再也聯繫不上了。我聽說謝陽打電話給別人,說他暫時沒事。但謝陽為何不接我的電話?卻可以主動把話傳出來?此舉讓我極度懷疑謝陽目前的處境。」

她表示,如果謝陽病危,一定是被湖南國保下藥;如果不能再與她聯繫,一定是被湖南國保控制。

陳桂秋還註明,「湖南國保」包括隸屬湖南省公安廳、長沙市公安局、洞口縣公安局、瀏陽市公安局的所有國保。

據律師權益網11日披露,湖南律師羅茜曾發消息表示,9日當地國保警告她,不許去探視病危中的謝陽。

而湖南維權人士歐彪峰當晚披露,自己跟謝陽當日下午與晚上均有通話,謝陽並未表示身體有異樣,還想要找國保問為什麼傳出他病危的消息。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被騷擾

10月10日,「709」案律師王全璋現在仍被非法關押,他的妻子李文足在湖北巴東老家被當地警察騷擾。

李文足和父親到戶籍地補辦戶口薄時,發現不時有人偷拍他們。

當地警察還私闖民宅,在不出示任何手續的情況下,想要把前來探訪李文足的友人帶走。

隨後,李文足就巴東警察此做法向湖北恩施州巴東縣公安局提起行政複議,要求確認當地公安人員「不亮工作證強行闖入私宅」的行為違法。

李文足在推特上寫說:「自從我的丈夫王全璋律師被抓,我就成為黨國眼裡的『重要人物』,走到哪裡都有人『關心』。十一回到巴東,有朋友來家裡拜訪,馬上就有政府人員找到我爸問,你們家裡來了兩男一女,是哪裡的?來幹嘛?」

李文足披露,朋友到家後不久,就有三位自稱社區的人到家裡,要求登記流動人口信息。隨後,四警察強行闖入家中,「說有人報警我家裡來了閒雜人等,要帶走來訪友人」。

她調侃道:「警察走時說等會兒再來,即使被抓,我也要優雅地走進派出所。趕緊洗頭化妝換衣服,(剛才警察來時我穿著睡衣,朋友說我像電影功夫裡的包租婆)坐等警察再來……」

余文生被談話

10月10日,王全璋案前代理律師余文生發出聲明,交代在可能失去自由情況下的相關事宜。

余文生律師說:「鑒於目前非常時期及我個人處境,身居北京險地的我,已經做好再次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代價的準備。如我有不測,我身後事,全由我妻子許豔負責解決。如我妻自由受限,由我兄余京生負責解決。屆時,請各位朋友關注,並給與我妻子道義支持。」

同時,余文生還公布了他妻子許豔和兄長余京生的電話號碼。

10月12日晚,余文生的妻子發消息表示,有2個國保又到家裡找余文生,「國保從我家樓下的平房中拿的車鑰匙,他們在車上談。這說明那個平房現在已經被國保安排人入住監視。」

許豔說,國保不許余文生對外發聲,要求他妥協,但余文生都拒絕了。

「國保表示,他們什麼都可能做。余文生表示,他直面一切違法打壓,甚至是失去自由與生命的代價。」許艷說。

梁小軍辦公室門口被安監控器

10月10日同一天,曾為「709」案謝燕益律師的代理律師梁小軍發現,自己所在的北京道衡律師事務所辦公室門口被安裝了監控攝像頭。

梁小軍律師所在律師事務所被中共安上了監控器。(大紀元合成)
梁小軍律師所在律師事務所被中共安上了監控器。(大紀元合成)

梁小軍在推特上表示:「今天上班,聽辦公室同事講,10月1日下午,幾個人在我們律所斜對面裝了一個碩大的監控,攝像頭正對著辦公室門口。想起前段時間,同事還討論為安全計要在所裡安個監控,我表示反對。現在看來,我們確實沒必要安,黨國牽掛著我們,為我們操碎了心啊。」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7-10-14 2: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