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曙光:中共國保警察利用身分證迫害法輪功學員

人氣: 5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13日訊】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起的這場長達十八年的迫害,不僅直接剝奪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權利,而且全方位的侵犯法輪功學員的基本生存權,沒收法輪功學員的身分證,在電腦儲存的公民信息中做手腳,只要法輪功學員使用身分證,就進行種種刁難,甚至綁架迫害。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在辦理戶籍、通訊、郵政、交通、銀行、辦駕照、辦理港澳通行證、護照等等方面,遭受迫害。

《居民身分證法》第二條 居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年滿十六週歲的中國公民,應當依照本法的規定申請領取居民身分證。

《居民身分證條例實施細則》第三十六條人民警察依法執行公務需要查驗公民的居民身分證時,應當首先出示自己的工作證件。

《關於規範居民身分證使用管理的公告(2017身分證新規)》第七條國家機關或者有關單位及其工作人員不得擅自複印、掃描居民身分證,不得扣留或者抵押公民的居民身分證。公民應當堅決抵制擅自複印、掃描居民身分證或者扣押居民身分證的行為。

《居民身分證法》第二十條人民警察有下列行為之一的,根據情節輕重,依法給予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四)違反規定查驗、扣押居民身分證,侵害公民合法權益的。

在法治國家,公安局辦案、警察執法都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不能以某種「身分」作為執法依據,肆意騷擾、綁架、搜查,這就是嚴重的執法犯法、侵犯人權的犯罪行為了。十八年來,為中共江澤民集團賣命、並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檢察官、法官等人員重複著江澤民的密令:「對法輪功不講法律」。

江澤民集團凌駕在法律之上,以政治運動的方式迫害教人做好人的法輪功,完全是違法的。下面列出來自明慧網的部分案例,這就是中共踐踏法律、侵犯人權的鐵證,所列舉的案例只不過是無數案例中的一個代表,是各類迫害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派出所不給法輪功學員辦身分證

案例一 法輪功學員不寫「保證書(放棄修煉)」不給辦理身分證

《曝光太原市杏花嶺區610、澗河派出所、七府園社區對法輪功學員李潤芳的迫害》: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是法輪功學員李潤芳被冤判六年回家的日子,回來之後,杏花嶺區610人員韓鋒夥同居委會社區人員韓梅等,以李潤芳在監獄不「轉化」為由,逼迫李潤芳寫「保證書」,否則不給辦理身分證。韓梅和澗河派出所片警李曉中多次去李潤芳家,以過來看看為由進行騷擾。

這期間,李潤芳去澗河派出所辦理身分證,戶籍警態度凶巴巴地說找管事的頭同意才辦。逼著李潤芳寫「保證書」,致使李潤芳無法辦理身分證,給李潤芳帶來了很大的不便、影響了正常的生活。李潤芳後來又多次去派出所要求辦身分證,都被拒絕。

案例二 從辦理第二代身分證開始,民警就一直不給辦理身分證

《家族八人遭迫害 全家控告江澤民》:在哈爾濱市,有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大家庭,全家十口人修煉法輪大法,健康快樂。可是在江澤民一夥十幾年的迫害中,有八口人慘遭關押、折磨、被迫流離失所等,他們是老一輩的管淑英、管淑芝、管淑琴、管淑君,下一代的方坤、方芳、方力和張靈。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全家控告首惡江澤民。控告書執筆的是方坤。控告書中說:

我叫方坤,今年五十歲,一九九五年末,看到家人由於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的巨大變化和美好,而走入修煉的。修煉後,她時時向內找,使她與婆家關係融洽了,家庭和樂生活幸福。

我的二妹方芳,今年四十八歲。二零零六年四月,我妹去哈爾濱市出入境管理局辦理護照,卻因她是修煉人而被拒絕簽發護照,並非法扣押,限制人身自由,同時還扣押了身分證和戶口。自二零零一年以來片區民警(姓騰)和居委會多人多次入戶上門騷擾,嚴重影響全家人的正常生活,給全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和恐慌。自從辦理第二代身分證開始,民警就一直不給辦理身分證,給正常生活與出行帶來很大的不便與損失。

案例三 趙予傑兩度遭冤獄 至今不給辦理身分證

《青海省林業局趙予傑兩度遭冤獄折磨》:我寒窗苦讀十五年書,父母親對此付出更大,苦盡甘來,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令人羨慕的青海省林業局工作。可是,就因為信仰,我被入罪,我因此被開除公職。失去工作後,我沒有經濟來源,生活艱難。

出獄後的某年,我去西寧市八一路派出所辦理身分證,辦證人員收了二十元辦證費後,將我非法扣押在該派出所。後來,西寧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來了三個人,不給我辦證卻非法審訊我:「這幾年都在幹啥」。我的大嫂與他們交涉了好久,我被非法扣押三個多小時後才離開。直到現在,他們阻擋著不給辦理身分證。

案例四 遼寧省青原縣刑警大隊侵犯人權 強製法輪功學員持牌照身分證相

《遼寧省青原縣刑警大隊惡劣行徑》:遼寧省撫順市青原縣刑警大隊對剛從出獄的法輪功學員辦理身分證,強制其手持牌子照身分證相,牌子上面寫著污衊罪名,逼迫法輪功學員承認自己有罪才給辦理。

案例五 因媽媽修煉派出所不給兒子辦身分證,就業成問題

《我家人受株連迫害:丈夫被拘禁 兒子拿不到身分證》:因我修煉,我的兒子今年都二十二歲了,派出所一直不給辦理身分證,因此耽誤了他工作。二零零三年他的舅舅、叔叔找到派出所要求給辦理身分證,惡警們不但不給辦理,反而把他們非法扣留好幾個小時,逼供我的下落。只因我信仰法輪大法,很多親人都受到了江集團的邪惡迫害和株連。

公安國保「610」非法扣押法輪功學員的身分證

案例一 石家莊市新華區「610」主任逼迫法輪功學員,不簽字就扣押身分證

《河北省石家莊市新華區610主任劉浩傑惡行》:劉浩傑,男,四十多歲,石家莊市新華區「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非法機構)主任,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劉浩傑緊跟江澤民集團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走在石家莊市迫害的最前列。

去年五月訴江大潮興起後,劉浩傑指使各街道辦、居委會、派出所對訴江法輪功學員進行恐嚇、威脅,逼迫「簽字」、寫所謂「四書」有的到單位騷擾、施壓,對於沒有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就找家屬子女騷擾,以開除家屬工作相威脅,還威脅說:如果不簽字,往後五人一組,輪番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扣押身分證,不能外出、坐火車,停止一切福利等等。

案例二 警察抄家,搶走了馮有福夫妻二人的身分證等私人物品

《老父被關押一年半 河南林州市馮俊紅被綁架》:河南省林州市桂林鎮董街村六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馮有福,退休幹部。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上午,馮有福在一個親戚家辦事,被鄉幹部欺騙,說要他辦理一個什麼手續,需要他簽字。馮有福被騙回到自己家,結果二十多個鄉鎮幹部和派出所人員一擁而入,翻箱倒櫃進行抄家,非法抄走了很多東西,並把馮有福綁架走。

中共警察這次非法抄家,還搶走了馮有福夫妻二人的身分證、戶口本、工資冊等,意欲斷絕馮有福家人的生活,家中值錢的東西,甚至連門簾都被搶走,衣櫃都被掀翻,東西扔的狼藉遍地。老百姓說,當年土匪下山也沒這麼過。

案例三 法輪功學員在火車站安檢時被帶走,車站派出所警察扣押其身分證

《四川遂寧市李玉瓊再遭綁架》:四川遂寧市安居區攔江鎮法輪功學員李玉瓊,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和家人乘火車準備回老家,於中午十二點在成都火車東站過檢時發現背包裡有些護身符卡片,當場被安檢人員劫持入火車東站派出所站內駐點,警察對李玉瓊進行驗血、拍照,然後扣押身分證、卡片和資料,轉送至成都東站派出所,由警察詢問做筆錄。李玉瓊沒有配合,並一直講真相勸善。

公安國保做非法標記 使乘坐交通工具的學員遭騷擾

案例一 來自火車站工作人員內部的消息

《給外出坐火車同修的一點建議》:一直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因坐火車而被非法反覆搜查,甚至被迫害的事情。

我的鄰居就是在火車站工作的,他告訴我,你們法輪功學員的身分證號碼都是被邪黨做了記號的,從你們買票就知道了,不管你放得如何好,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的安檢和別的旅客是不一樣的,是要重點搜查的。

從網上報道看,被迫害的同修有的帶大法書的,有的帶大法真相資料的,有的帶光盤的,還有的帶真相幣的;有的同修能正念闖出,有的同修因此而遭到迫害,這些同修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分證號碼已被邪惡做了記號。

那個「記號」是聯網做在了國安的電腦裡,而不是在那張實際的身分證裡。所以自己是無法通過破壞身分證而抹去的。那個「記號」是在那個身分證號碼上,只要手工輸入身分證號碼,即使沒有那張身分證也一樣能查到這個身分證號碼所有人的身分。

案例二 法輪功學員謝燕敏登記入住賓館遭綁架

《南京十四所高級工程師謝燕敏再被綁架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謝燕敏為參加中共「十一閱兵」國家重點工程升級軟件版本,去北京出差登記入住賓館後,因身分證帶有特殊中共監控信息,隨即北京石景山派出所警察突然闖入房間,以維穩為名,對她進行非法搜查。只因電腦中裝有三份法輪功資料,當即將她抓走,非法勞教兩年,關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嚴管隊迫害。

案例三 方啟華等上火車兩個小時被帶走

《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方啟華被綁架補充》: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方啟華,2017年7月上旬,去外地新疆探親,於8月上旬返回,在新疆火車站使用身分證購返程車票時,由於身分證被邪惡做了手腳,方啟華和其家屬在上火車兩個小時,就被跟蹤的幾個警察強行帶下火車。方啟華的家中也被武漢市武昌區徐家棚派出所非法抄家。法輪功學員方啟華被劫持到武漢市武昌區臭名昭著的楊園洗腦班關押。

「610」利用銀行卡迫害法輪功學員

案例一 因身分證做了手腳,銀行存款都不能取出

《一家四人被非法勞教 河北定興縣張亞芬控告江澤民》:由於在勞教所遭受的迫害,二零零九年回家後,我一直身體不好,重活不能幹,家人都擔心我的身體。雖然我被迫害成這樣,可是一直有人在暗中監視我們。就連我的二代身分證公安局都做了手腳,我去銀行存款都不能用。給家庭生活帶來困難。

案例二 濰坊市諸城市警察非法查封法輪功學員李明霞兒子的銀行卡

《山東省濰坊市諸城市法輪功學員李明霞的家人遭惡警非法查封銀行卡》:諸城法輪功學員李明霞於二零一五年因訴江被非法抄家,後被迫流離失所。期間,諸城國保大隊對其家人騷擾,於二零一七年八月二號,又對其在外地上學的兒子程義博的銀行卡非法查封,包括人民幣及美元。因為孩子上學的一切生活費用都在卡上,這給孩子的學習、生活造成很大影響,家人去要沒有結果。

案例三 存在銀行的工資取不出,到底誰在搗鬼?

《貴州省六盤水法輪功學員周遠勛被停發退休金》:周遠勛是某單位退休職工。周遠勛現在住在貴陽,每月的退休工資都在貴陽支取。自二零一七年一月份,周遠勛領取完工資,直到半年後的X月,周遠勛到銀行去取工資時(半年的工資),銀行的人說他的信息不全,要他去辦居住證。待周遠勛辦好居住證,再到銀行取工資,銀行的人說要身分證,周遠勛把身分證給她,她說身分證用不了,周遠勛問他補辦一個可以不,她說可以。周遠勛就到有關部門去辦身分證,可有關部門說他的身分證號被鎖住的提不出來,辦不了。周遠勛的戶口所在地屬六盤水中山區大灣鎮派出所。

限制法輪功學員家屬辦駕照

案例一 兒子受不給辦駕照的威脅與母親斷絕母子關係

《四川簡陽法輪功學員自四月以來被騷擾的情況》: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東溪鎮的彭秀瓊也多次受到騷擾迫害。當地公安610逼她兒子制止她煉法輪功,兒子對他母親說:你再煉法輪功就斷絕母子關係,還說:我學駕照都受到限制……

案例二 「你如果堅持煉功,你子女就不准考駕照」

《江西九江沙河街鎮派出所騷擾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十點鐘左右,沙河街鎮派出所警察湯勇、金志泉、劉燕等三人,敲開法輪功學員王叔平的家門後,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闖進王叔平的家中,金志泉非法逼問她:「你還煉不煉法輪功?你的電話號碼是多少?你有沒有法輪大法書籍?你家的寬帶帳號、密碼是多少?」劉燕威脅說:「你就登記一下,你如果堅持煉功,你子女就不准考駕照、不准上大學、不准考公務員。」另外,金志泉在沒有經過王叔平同意的情況下,擅自闖到臥室裡非法搜查、用記錄儀攝像。

禁止給法輪功學員辦理港澳通行證、護照等

案例一 四川綿陽禁止給上了「黑名單」的法輪功學員辦理出國護照

《四川綿陽科學城將一些法輪功學員上了黑名單 限制自由》:四川綿陽科學城將轄區的一些法輪功學員上黑名單,禁止給這些法輪功學員辦理出國護照,法輪功學員小吳連續兩年申請辦護照出國旅遊,都沒批下來,理由是科學城每年報一次黑名單,給辦理護照的部門,轄區張德秀今年辦護照,沒辦下來,也是這個原因。

案例二 不放棄信仰,護照不給辦

《上海劉淑芳被非法抓捕 家人要求釋放》:這些年劉淑芳不放棄信仰,堅持修煉真、善、忍,可我們家卻遭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迫害和打擊。二零零三年,上海610頭目李麗芳在我家所在地居委會——乾溪四居委對劉淑芳進行洗腦轉化,威脅她兒子配合他們的「工作」,否則就下崗。當時她的兒子被逼得跪在地上哭著喊著:「媽媽啊你轉化啊、媽媽啊你轉化啊……」「你不轉化就斷絕母子關係。」在這種家人遭受巨大壓力的情況下,劉淑芳只好搬出自己的家,在外面租房借房四處落腳。目前,兒子一家三口在巨大的壓力和不理解下,不願也不敢來探望和贍養我們兩位老人,好好的一個家就這樣散了。

十多年來,劉淑芳每到一處,當地的居委、派出所常會以她修煉法輪功為理由,欺騙威脅房東要她搬家,不趕她走就去找公司要房東家人下崗開除。這麼多年來,我們兩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就在這樣居無定所、顛沛流離的生活中被四處驅趕,經常搬家,房子不讓租、護照也不給辦。在這艱難的生活中,承受著江澤民集團強加給我們的苦難。

案例三 不給法輪功學員辦護照一家人難團圓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朴太淑遭騷擾》:吉林大學南校家屬區孤身一人居住的女法輪功學員朴太淑,一九七三年生,二零一三年她被非法勞教時期,丈夫看到巨大壓力影響到了幼小孩子的心靈,領著倆十歲孩子割捨心愛的吉大教師工作去日本謀生,目前朴太淑護照一直被公安卡住,不能出國找家人團聚。

案例四 收走法輪功學員護照限制出國

《甘肅省平涼市崆峒區人員騷擾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秦秀峰,是涇川縣商業系統退休職工,現家住在崆峒區南門十字暖泉小區。二零一七年五月下旬,住區所在派出所、居委會等單位三人到秦秀峰家,強迫秦秀峰簽字按手印。八月下旬,崆峒區公安局警察把她叫到區公安局,收走了她前幾年去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旅遊的護照,限制她出國。

案例五 欺騙移居海外法輪功學員家屬收取了他的護照,阻止他出國

《山東平度市610扣發法輪功學員家屬養老金》:我叫陳振波,是原山東省平度市青島金華元種業有限公司會計,現是美國永久居民。我的丈夫張榮訓原是平度市政府公務員,於二零一一年退休後,二零一三年移民美國舊金山定居。

我丈夫的養老保險金通過中國銀行發放。今年六月份,中國銀行告知他存放養老金的信用卡(帳戶)有風險,被凍結。中國銀行的客服人員告訴他可以把款通過單位轉到另一個中國銀行卡(帳戶)上。他便打電話與單位會計聯繫,四天後被告知必須本人回國親自辦理。我丈夫感到奇怪,接著就打了專門負責養老保險金髮放的平度市養老保險辦公室的電話,答覆是:可以辦理(不需本人親自回國),讓單位來辦手續就行了。他立即回電話告訴了單位會計。單位會計說:這事情你找政工科吧,是他們做出的那個答覆(讓我告知你的)。我丈夫找了政工科,答覆是:分管領導說先放放、暫不辦理。第二天他接通了平度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局副局長鄭美英(分管領導)的電話,鄭美英一口否認是她不讓辦理的,並說:是他們把你工資扣了,在往外推責任。

二零一二年初,我丈夫通過了美國政府的移民申請,並通過了美國大使館簽證。但平度市610辦公室以我在美國從事「顛覆」政府的活動,不許探望為由,欺騙性的收取了他的護照,阻止他出國。

結語

身分證是每一個成年人必須持有的身分證明,沒有任何一個法律規定不能給哪一類成年人辦理身分證。

國外有對不良信用記錄人員的黑名單,但那是對危害他人、危害社會的壞人所作的記錄,目的是在對他的懲罰中讓他覺醒、變好。而中共卻把這世上最好的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善良人拉進了「黑名單」,千方百計的逼著他們變壞。

法輪功教人向善,以真善忍為準則,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修煉法輪功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告訴人們真相、製作、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完全是法律允許範圍之內的,也是合法的。中共迫害民眾,以謊言宣傳對民眾洗腦,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江澤民集團操縱中共法院歪曲法律、陷害法輪功學員,是江澤民集團利用中共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自一九四九年以來,中共邪靈在歷次運動中害死八千萬中國人,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相當於三個月來一次南京大屠殺。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無法彌補的災難,給中國人民造成了無法癒合的傷痛,從今日中國「假、惡、斗」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保證公民的信仰自由是遵守憲法、執行法律的根本。生活在一個「政府人員」可以肆意踐踏法律的社會,是可悲的,更是可怕的。我們國家是個神傳文化的國度,承傳了幾千年的古老文明,被中共從西方引進的邪教無神論暴力革了命。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剝奪公民的信仰自由,絕大多數參與迫害的人都知道它是違法的,只是被中共多年來「黨的利益高於一切」、「 政治挂帥」的邪說洗了腦,才敢跟隨江澤民無法無天、無視法律的迫害好人。

法輪功學員面對中共江澤民集團的野蠻逼迫和歧視並沒有消沉和退卻,他們依然懷著善良的心在給迫害他們的人講真相,講法律,以喚醒他們的良知。

縱觀人類歷史,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的,所有殘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沒有一個善終的。江澤民這個毀滅人類的罪魁禍首就要遭到惡報天懲了,那些追隨江澤民迫害修煉人的打手,是作惡到底還是幡然悔悟呢?先停下作惡的手,想一想吧!只有愚蠢的人才撞到南牆不回頭。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10-13 9: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