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所愛的人問起,我快要死了嗎?

作者:莉莎‧史瑪特(Lisa Smartt)
誠實面對臨終的事實,雙方才能了解各自真正的感受。(Fotolia)

誠實面對臨終的事實,雙方才能了解各自真正的感受。(Fotolia)

      人氣: 209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父親病危的那一星期,有回他在床上坐起身來,用銳利的眼神緊盯著我,問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快死了嗎?」我被這個問題嚇得魂不守舍,完全無法回答他。身為女兒,該如何告訴自己的父親他就快要死了?當我必須面對自己的恐懼和悲傷,更是難以啟齒。因此,我對於他的詢問毫無準備,以致無法全然進入他當下的現實。當時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也不知道如何坦然而徹底地走進他的世界。

我向朋友芭芭拉徵求意見,她是一名治療師。我請教她,萬一我父親再一次問起,我該怎麼說。她告訴我:「大多數人都知道自己在世的日子不多了,與其害怕坦誠相告,不如老實說出來。臨終者往往非常孤單,因為大家都不說實話。放心吧,坦白告訴臨終的人來日無多,不會害死他的,他不會感到震驚。誠實面對臨終的事實,雙方才能了解各自真正的感受。」

有些家庭會比其他人容易面對現實。我採訪過傑瑞,他是一名經商的中年人,他和我分享了法蘭芯姑媽的故事。法蘭芯能大剌剌直接談論自己的死亡,一點困擾都沒有。她後來離開安寧照護機構,決定在家安度餘日。回到家之後,她就在臥室休養。整個家族的人都從全國各地回來陪伴姑媽,他們聚集在餐廳裡吃東西,並逐漸高談闊論起來,就像以往吃飯時那樣。人在臥室的姑媽不得不大聲喊道:「拜託你們小聲一點好嗎?老娘正在這裡等死啊!」

有一位父親在將要嚥下最後一口氣時告訴女兒:「我怕死。」她聽得出來這話一點都不假,但是並非所有人都能這麼勇敢,能毫無保留地表達或正視死亡。我訪談過眾多家庭,發現他們各有不同的方式。有些人能夠直白地談論,因為許多個案的早期診斷已為他們打開了溝通之門;至於其他家庭,臨終者和摯愛之人只有極少或根本沒有直言不諱的對話可能。

我和安寧護士凱西透過電子郵件討論問題,她回覆說:「當所愛的人問起:『我快要死了嗎?』我們該說什麼?這是很棘手的問題。事實上應對方式因人而異,而且要看他們會如何看待你給的資訊。我照顧我的媽媽,她也問了這個問題。如果她心情很好,我會說:『不是今天。』我也會說:『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她心裡有數。面對自己的父親或母親,這是蠻吃力的狀況。我才照顧過我的好朋友,她因為卵巢癌去世了。我們都開誠布公地談論她的病情,因為她知道我會實話實說。」

至於我自己,我從來沒有坦白且直接地回答過父親的問題。當然,就像芭芭拉說的,我覺得他心知肚明。儘管我和他從未因這個問題而有緊密的連結,然而後來的幾星期裡,我們之間確實營造了融洽的氣氛。要在摯愛的人臨終前與他們建立親密的關係,方法和機會俯拾即是。而且,不盡然都必須透過直白的對話。摯愛的人離我們而去之前,在每一個階段都有許多契機。直到我終於有了答案,那個答案能讓父親和我直接而坦誠地談論他不久於人世的事實;但是一切為時已晚,我再也沒有機會和他談到這個話題。他已經更往前走去,進入另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他的話語變得難懂,而且開始使用象徵、神祕的語言說話。他是不是快要死了?這個問題已不復存在。現在的他正處於新的存在狀態,已經開始要完整地面對現實,而新的存在狀態使他能夠心平氣和接受那個現實。 ◇#

──節錄自《聽懂臨終絮語:語言學家帶你了解親人最後的話》/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莉莎‧史瑪特 Lisa Smartt,語言學家、教育家和詩人。創立了「臨終話語計畫」(finalwordsproject.org),收集和解釋生命臨終時所留下的話語及其意涵,特別關注照亮與垂死相關的認知過程的語言模式。#

責任編輯:方遠

聽懂臨終絮語-立體書封300dpi(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說:「我只是做了平常的事情。我其實本應該能夠救更多人。這份遺憾將留在我的一生,直至死去。」
  • 秦檜夫婦跪像。(helennawindylee/Flickr)
    紹興9年初(公元1139年),心心念念的議和終於實現,高宗與秦檜等主和派大臣萬分欣喜,欲大赦天下、大擺酒宴以慶賀。此時憂國憂民的大將岳飛則上表直諫:「今日之事,可憂而不可賀,勿宜論功行賞,取笑敵人。」
  • 《今晚,我們用人生調味》(平安文化出版社 提供)
    我在和愛德華見面之前,就聽說了他在太太臨終前所作的承諾。
  • 克格勃派出色情間諜克拉娃引誘江澤民。江澤民一頭紮進美女的懷抱。兩情相悅之際,克拉娃在江耳邊輕聲說出江的漢奸上司李士群的名字,嚇得江六神無主。(引自《江澤民其人》,繪畫/佟舟)
    近日陸媒盤點了中國歷史上6大漢奸,但是難跟中國當代大漢奸江澤民相比。現在還活在世上、曾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江澤民不僅是地地道道的大漢奸,還是出賣160多萬國土的賣國賊。
  • 元 趙孟頫《鵲華秋色圖》平遠構圖,運用解索皴,質樸古意,確立日後文人畫的標竿。(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高雅文化,是社會運行的航標燈,意識形態中,藝術屬於上層建築,居社會階層金字塔的頂端,是高於生活的,這個層面人不會很多,但是會對社會文化有導向作用,他的力量是形而上的,往往和道德關係緊密。
  • 日本小學生開動前一起進行餐前禮儀。(石川県羽咋市官方網站)
    華人社會裡,米飯是不可或缺的糧食。我們從小讀詩就學到「粒粒皆辛苦」的道理,能夠吃飽喝足其實是我們的福報。日本民間就流傳著一個說法:一粒米上有七位神仙。父母從小以此告誡孩子要珍惜食物,倘若不懂得珍惜這點滴之恩,就如同拋棄了神仙的眷顧。
  • 我們一家是團體,但每一個人也是單獨的個體,可以依賴,但也可以獨立。(fotolia)
    卸下那個完美老婆和媽媽後,我練習著不再硬逼自己,如果很累,不行了,就對先生和兒子說,我需要休息,不能煮飯,我需要到房間睡覺,或者去跑步什麼的。
  • 這是發生在山東省諸城市密州街道建國社區的真實事例。林樹祥,男,今年65歲,曾經是諸城市區建國村的村書記,人品和口碑都還曾不錯的一個人。而目前,命運給予他的是一個「植物人」,躺在床上已經6年了,在他苦熬度日的時光裡,不知他對自己走過的路,做過的事還有記憶,或者痛苦和悔恨?那麼到底他做了哪些愧對良知的事呢?
評論